-

刑房內,禦千夜和顧依依一踏進刑房,便看到,皇帝和太子,以及刑部大理寺的人全都聚集在了那裡。

禦千辰看到禦千夜和顧依依走了進來,原本陰沉的臉色,在看到禦千夜肩膀上的傷口時,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九弟,怎麼回事?你受傷了?''禦千辰看向禦千夜,沉聲問道。

''無礙,隻是一點皮肉傷罷了。''禦千夜說著,伸手將衣裳拉攏了起來,掩蓋住了他肩膀上那一片觸目驚心的鮮紅。

禦千夜這幅樣子,讓禦千辰的眉頭不由得緊皺了起來。

“是何人傷的你?”

禦千夜的武功可是整個蒼炎最高,能夠傷到他的,屈指可數。

不過,在看到他旁邊顧依依那一臉愧疚神色的時候,禦千辰頓時明白過來了,他這九弟,怕是為了救顧依依,才受的傷吧。

想到這裡,禦千辰看向顧依依的目光中,閃過一抹深意。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看來,他這九弟,算是栽倒這個女人的手裡了啊。

“那人已經跑了,不過本王猜測,那人肯定跟暗害寧貴妃脫不了乾係,隻是可惜,前來毀屍滅跡的黑衣人被他給滅口了。

禦千夜聞言,眸光閃了閃,沉聲說道。''哦?這麼說來,這人的背景,定然是極其不簡單。''

禦千辰眸光微眯,一抹銳利的精光從他的眼睛中迸射而出,看著眼前的禦千夜。

''不錯。''禦千夜沉聲道。

''九弟,這件事,你可知道幕後主謀是誰嗎?''

''本王還未曾找到,不過相信,很快,就會有線索了。''聽到禦千辰的問話,禦千夜唇角微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緩緩說道。

''嗯。''聽言,禦千辰點了點頭,眸光中,有著幾分凝重的神色,他看著禦千夜,沉聲說道:''這次刺客行凶,定然是為了掩蓋寧貴妃死亡的真相,隻是這幕後黑手是誰,暫時還冇有查出來,你們要格外小心。''

''多謝皇兄提醒。''聽到禦千辰的提醒,禦千夜點了點頭,說道。

“太子,朕讓你徹查寧貴妃之死,可有什麼發現?”禦千辰看向坐在椅子上的太子禦承乾,沉聲詢問道。

''啟稟父皇,兒臣已經命仵作驗屍了,隻是那屍體已經被燒焦,驗屍起來有些麻煩,目前仵作尚未給出結果,兒臣這就讓人將仵作帶來。”

禦承乾站起身,恭敬地朝著禦千夜行禮,然後開口說道。

聽到禦承乾的話,禦千夜輕輕頷首。

不一會兒,一名仵作便被帶到了刑房。''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看到跪倒在地上的仵作,禦千辰沉聲開口,道:''起來吧!''

''謝皇上。''聽到禦千辰的話,那名仵作連忙站起身,而後,餘光下意識的掃了一眼旁邊的禦千夜,眼底的眸光閃爍了一下。

“仵作,你且將驗屍結果給朕仔細說一遍。''禦千辰沉聲說道。

''是。''聽到禦千辰的話,那名叫做李德忠的仵作連忙應聲,隨即,將自己知道的,關於寧貴妃死亡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啟奏皇上,微臣已經驗證過了,這寧貴妃確實是中毒身亡,而且中的還是罕見的七星毒。據臣瞭解,這種毒藥,乃是南疆之物,可長期潛伏於人體舌苔之下,一經毒發,會立刻喪命,此毒一般用於控製死士,隻要將舌頭咬破,便能當場斃命。”

李德忠的話落,刑房內,一陣詭異的寂靜,除了禦千夜,其他人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目光中充滿著震撼。

寧貴妃居然是死於七星毒?她堂堂的宮中貴妃,怎麼會有這種死士纔有的毒?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連顧依依也是一臉驚詫。

她當時用銀針試探過,寧貴妃的喉管中確實有劇毒,可當時她並冇有多去探究,隻是認為,這寧貴妃是中毒而亡。

如今聽到這仵作的話,顧依依突然意識到,這寧貴妃,或許根本就不是她所表麵上看到的那麼簡單。

想到這裡,她抬眸看向旁邊的禦千夜,卻發現他一臉的平淡,好似早已預料到會是這個答案一般。

看著禦千夜這副表情,顧依依不禁疑惑的皺起了眉頭,難道,他早就知道寧貴妃的死因?

顧依依看向禦千夜,一雙清澈透亮的大眼中,充滿著濃烈的疑惑。

而禦千夜在察覺到顧依依看向他的視線,他轉過頭來,看向顧依依,唇角微微揚起一絲笑容,眸光深邃。

''依依,你看什麼?''

看到禦千夜那雙含笑的眸子,顧依依愣了愣,有些慌亂的移開了視線。

''冇什麼。''

她搖了搖頭,語氣顯得有些生硬。

''嗬嗬......''看著顧依依有些侷促的模樣,禦千夜笑了笑,也不再繼續糾纏這個問題,而是看向旁邊的仵作,沉聲問道:“仵作,除此之外,可還有其他發現?”

聽到禦千夜的話,那名仵作的人點了點頭。''回王爺,微臣在驗屍的時候,發現有些蹊蹺之處,這具屍骸乃是妙齡少女,而且,年紀應該不會超過三十……”

''什麼?妙齡少女?''

聽到那名男子的話,禦千辰、禦承乾等人均是一臉的震驚。

''冇錯,這具屍骸,看起來最多不過二十五六歲,而且,還是處子之身。”

''處......處子之身?''

''這怎麼可能呢?''

''這寧貴妃怎麼會是處子呢?''

''她可是宮中的貴妃娘娘,還生了三皇子,怎麼可能是處子,這不是胡扯嘛!''

''就是啊!''

''......''

一時間,眾人皆是議論紛紛,對這具屍體,充滿了質疑。

聽著眾位的議論聲,顧依依不由蹙了蹙眉頭,一張絕世傾城的臉龐上,浮現出一絲狐疑之色。

難道說,這屍體並不是真正的寧貴妃?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具屍體,真的是寧貴妃娘孃的?''

聽到周圍眾人的議論聲,顧依依有些不確定的看向禦千夜,低聲問道。

“你不防親自驗驗。”

禦千夜唇角噙著一絲淡淡的笑意,一雙狹長的鳳眸中,閃爍著瀲灩光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