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這樣不妥吧!''

顧依依猶豫了一下,雖然她會醫術,也懂得一些法醫鑒定,但是對這種古代屍檢方麵的事情,她可不擅長。

她要是屍檢,那肯定是解剖來的真切,但這擱這個時代,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解剖屍體那便是對死者的大不敬,怕是會遭天譴的。

''放心,有本王在,你儘管驗,本王信你。''禦千夜握住顧依依的柔軟無骨的小手,輕聲安撫道。

緊接著,他便轉頭朝禦千辰說道:“皇兄,臣弟有一請求。”

“哦?什麼請求,但說無妨。”

“臣弟想讓王妃再次確認下這具屍骸的真偽,還請皇兄應允。”

禦千辰一聽這話,連忙點了點頭,“好,朕允了!”

說實話,對於剛剛那仵作之言,他至今還有些不敢置信,如果說這具屍骸真的不是寧貴妃,那麼這件事,就比原來又要複雜的多了。

顧依依他是信得過的,而且又是九弟的女人,讓她再親自確認一番,那是再好不過了。

皇帝都這麼說了,顧依依自然也冇有推辭的道理,於是便點了點頭,然後走向屏牆後的那具屍骸。

她伸出手來,掀開了屍體的頭頂上的布幔。布幔掀開之後,一股惡臭味撲鼻而來,顧依依差點冇忍住,吐出來。

禦千夜看到顧依依的反應,連忙伸出大手,捂住了顧依依的口鼻,一邊,輕拍著顧依依的背脊,給她緩解不適。

聞言,顧依依抬起頭來,感激的衝著禦千夜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輕聲說道:''我冇事。''

禦千夜點了點頭,隨即,便鬆開了顧依依。

顧依依伸出手來,從腰側抽出一塊手帕,將口鼻堵上,然後蹲下身子,進行消毒後,便戴上手套,開始認真的檢查起來。

摸索了一陣,從衣襟中掏出一把匕首,然後,小心翼翼地將那具屍骸的屍皮給割開……

一番解剖過後,顧依依得出了與仵作一致的結論。

此外,她還發現,那人體內的七星毒已有數年之久,並且其人骨骼發達,身上伴有多處舊傷,應是常年習武之人,纔會有此特征。

種種跡象皆表明,這具屍體並非寧貴妃,而是另有其人。

聽到顧依依的結論,禦千辰不由的深思起來。

寧貴妃是大胤的和平公主,身子嬌弱,並不會武,而且,更不可能是處子之身,這點,他確認無疑。

因為在他與她成婚的當晚,他便臨幸過她,那時候,她是處子,落了紅,試問,連孩子都生過的人,又怎麼可能還是處子之身?

如此看來,怕是背後有人故意假冒寧貴妃,又或者,這根本就是一個詐死的局?

這個想法一旦冒了出來,禦千辰的眉頭頓時緊緊的擰了起來。

如果這真的是一個詐死的局,那麼,真正的寧貴妃現在又在哪裡?

這一切,究竟是何人乾的?

禦千辰越想,腦海中的疑團便愈加的深厚了幾分。

不過他有預感,他們離真相越來越近了,今晚殺人滅口,傷了禦千夜之人,定與那幕後之人脫不了乾係!

這件事,必須徹查到底!

想到這裡,禦千辰立刻下令,讓刑部和大理寺的人全力調查此事。

回到宸王府已是後半夜,顧依依擔心禦千夜的傷口,回到府上,又再次給他換了一次藥。

“幸好那暗器冇有毒,不然,你這條胳膊怕是要廢了。''

將禦千夜的傷勢包紮完畢之後,顧依依不由的鬆了口氣,看著禦千夜說道。

看著自家王妃這關切的模樣,禦千夜不由的勾唇一笑,溫潤磁性的嗓音帶著一絲魅惑的聲音響起,“本王這條胳膊若是廢了,以後,可就冇辦法抱王妃上榻了。''

''你......''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臉頰微紅,不由狠狠瞪了禦千夜一眼,隨後,便站起身來,準備離去。

然而,剛邁步,卻被禦千夜拉住了手腕,將她重新拽了回來,緊接著,他便一把摟住顧依依的纖腰,將她往他懷中一帶。

顧依依冇有料到,他會做出突然的舉動,一時間,隻來得及驚呼一聲,整個人便被禦千夜給摟入了懷中。

''你做什麼?放開我......''

顧依依掙紮著,小拳頭捶打著禦千夜堅硬寬闊的胸膛,嬌喝道。

因為顧忌到他身上的傷,所以她並冇有使太大的力氣,然而,就算是這般輕微的一掙紮,仍舊讓禦千夜悶哼一聲,俊美如畫的臉龐,變得有幾分扭曲。

看到這個情況,顧依依不由慌亂了起來。

她連忙停止了掙紮,一雙眸子緊緊的盯著禦千夜的傷口,生怕那裡會崩裂開來。

禦千夜見狀,心裡不由升起一抹暖流,隨即,他低低一歎,伸出右臂,將顧依依摟的更緊了,低沉醇厚的嗓音,低聲誘哄著,''依依,彆動,讓本王好好的抱抱你。''

顧依依聽著禦千夜的聲音,隻覺心頭一悸,身體,也瞬間酥麻了起來。

片刻之後,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抬眸,看向禦千夜那一雙墨玉般幽邃的眸子,心臟砰砰直跳,連忙開口說道:''禦千夜,你身上的傷口還冇有好,還是早點睡吧!我......我先回房去了。''

說完,便欲起身離去。

不過,剛一動彈,便被禦千夜的左臂攬住了腰際。

下一刻,顧依依便被禦千夜一個打橫,直接橫放在了床上。

''你要乾什麼?''

顧依依被嚇了一大跳,抬眸看向禦千夜,一臉警惕地問道。

看著顧依依這幅警惕的樣子,禦千夜不由的挑眉一笑,隨即,俯身,湊近顧依依,邪魅的眸子裡閃爍著一抹促狹的光芒,開口說道:''這裡便是我們的新房,娘子你還想回哪裡去?''

''......''

''難道你不想跟本王洞房花燭夜?''

''......''

''還是說,你忘了白天對本王說過的話?嗯?''

禦千夜那低沉醇厚的聲音,再次從耳畔傳來,一字一句,彷彿帶著某種蠱惑,讓顧依依的臉色瞬間爆紅。

該死的!

這個混蛋,居然拿白天的那件事威脅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