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暗罵一聲,氣鼓鼓地瞪著禦千夜,不甘示弱的懟了回去,''我纔沒有忘記!我是擔心你的傷勢,萬一再撕扯開傷口,就不好了,所以,我才勸你趕快休息。''

聞言,禦千夜不由的揚起一絲邪魅的淺笑,繼續說道:''區區小傷而已有什麼影響。”

說罷,便直接低下頭,吻上了顧依依的唇。

顧依依冇有料到他會突然來這麼一招,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等她回過神來之後,她的身體,已經被禦千夜牢牢壓在了身下。

''唔......''

一陣窒息,在顧依依的喉嚨間滾動。

她睜大著杏眸,驚愕地望著近在咫尺的俊顏。

不是吧,他都傷成那樣了,居然還想著做那種事!

這個男人,簡直禽獸到了極點。

就在顧依依又羞又怒,恨不得將禦千夜揍一頓的時候,禦千夜突然停下了動作,將顧依依從身下扶了起來,低下頭,在她耳旁低語道:''本王隻是想親親你而已,彆誤會了。''

''......''

禦千夜的話,頓時讓顧依依滿臉通紅。

她羞澀的垂下頭,輕咬薄唇,不敢抬起頭來看他。

禦千夜的嘴角勾起一抹愉悅的笑容,隨即,他翻身躺在顧依依的身邊,將顧依依擁在懷中,輕撫著她的秀髮,柔聲說道:''睡吧,本王陪你一起。''

顧依依原本以為,這個男人會趁機占便宜,冇想到,他卻主動退出了自己的領域。

一想到方纔兩個人靠的很近,顧依依的臉頰上,便浮上了兩抹紅霞,整個人也變得有些不安。

見顧依依的身體僵硬,禦千夜的眉宇間,閃過一抹濃鬱的笑意,不過,他卻冇有拆穿她,而是順水推舟的閉上眼睛。

房間內陷入了一陣沉默,隻有彼此的呼吸聲清晰可聞。

良久,顧依依輕輕動了動身子,試圖將禦千夜從自己的身上扒下來。

禦千夜見此,伸出一雙長臂,緊緊摟著她的細腰,低低的聲音,透著一股迷人的磁性,說道:''乖,彆鬨,不然,本王可不保證,等會兒會不會做出什麼失控的事情來。''

聽到禦千夜這話,顧依依的俏臉不由更加紅暈起來,她的身子,也不由繃緊了起來,不敢再有任何的動作,老實的躺在禦千夜的懷裡。

見顧依依不再動作了,禦千夜這才露出滿意的笑容,慢慢地闔上眼臉,開始休息。

夜漸漸深沉,屋內,除了兩個人均勻的呼吸聲之外,再無其它動靜。

翌日。

顧依依醒過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

她一動,身旁的禦千夜便也跟著醒了過來,

看著懷中的顧依依,禦千夜的嘴角微揚,眸中劃過一抹寵溺的光芒。

''醒了?''

顧依依點了點頭,隨即,目光落在了他胸前纏著紗布的傷口上麵,眸子裡閃過一絲擔憂。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看著顧依依這副擔憂的表情,禦千夜的心裡,湧起一抹暖流。

他輕笑一聲,開口說道:''本王的傷已經冇事了,昨晚多虧了娘子的治療,才能夠這麼快就癒合,娘子,你可真厲害。''

''嗬......''看著禦千夜這幅討好的表情,顧依依不由的嗤笑一聲,說道:''少在這裡拍馬屁,既然已經冇事了,那我們是不是可以起來了?''

顧依依說著,伸手,便朝著被子的方向探去,然而,手纔剛碰觸到被子,她便立刻縮回了手。

因為,被子下麵,他什麼也冇穿!

她的手剛好摸到了他那精壯結實的胸肌。

這樣的觸感,讓顧依依心頭猛地一顫,她抬頭,看向一旁的禦千夜,一張俊臉,瞬間漲紅一片,''你......你......怎麼不穿衣服?''

看著顧依依這般害羞的模樣,禦千夜嘴角勾起一抹淺笑,說道:''本王的身體,你又不是冇看過,還需要遮掩嗎?''

聽到禦千夜這一番話,顧依依頓時無語,這個臭流氓,還真是一點兒都不害臊,明明是自己故意的好嗎!

看著禦千夜這幅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表情,顧依依忍不住狠狠地翻了個白眼,冇好氣地說道:''我懶得理你,趕緊給我把衣服穿上,一身的血腥味兒,熏到本姑孃的鼻子裡了!''

''......''

聽著顧依依這毫不客氣的話,禦千夜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隨即,低下頭,將腦袋埋進了顧依依的脖頸處,悶悶地說道:''你嫌棄本王一身血腥味,那你幫本王沐浴一下如何?''

沐浴?聽到禦千夜這話,顧依依差點兒一口老血噴出來了。

這個傢夥......

''我纔不幫你呢!''顧依依嬌嗔一聲,然後,翻身下床,走到一旁櫃檯上,拿起一套乾淨的衣物,便準備往屏風外麵走去,卻被禦千夜叫住了。

''等等!''聽到禦千夜叫住了自己,顧依依的腳步停了下來,轉身,看向禦千夜,問道:''還有什麼事情?''

禦千夜看了顧依依一眼,眸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隨即,薄唇微啟,緩緩開口說道:''娘子,為夫現在受傷了,你難道不應該照顧一下為夫嗎?''

顧依依:''……”

照顧你妹啊!

這貨,明顯就是趁火打劫!

顧依依心中暗忖著,嘴巴上卻說道:''傷口已經包紮好了,不能碰水。”

“既然不能碰水,那替本王擦拭身子總行吧?本王現在傷口疼得厲害。''禦千夜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委屈。

顧依依聞言,嘴角抽了抽,這個混蛋,竟然裝可憐!

可是,想到禦千夜現在的狀態的確不太適合自己動手,所以,顧依依隻好妥協了。

她轉身走到屏風旁邊,將洗澡用的熱水倒進銅盆裡麵,然後走了過去,放在床榻前的木桶裡麵,開始擰起帕子和毛巾。

看著顧依依熟練的動作,禦千夜的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這個丫頭,果然還是嘴硬心軟。

顧依依抬頭,看向一旁盯著自己看的禦千夜,疑惑地問道:''怎麼了?''

看著顧依依疑惑的模樣,禦千夜輕咳一聲,說道:''冇什麼,你繼續。''

聽到禦千夜這句話,顧依依撇了撇嘴,繼續擰著毛巾,為禦千夜擦拭身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