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餓了嘛,你就彆管我,你自己吃就行了。''

顧依依說著,拿起一塊肉塞進嘴巴裡。

顧依依是真的餓壞了,一連吃了好幾塊肉,然後滿足地拍了拍肚子。

看到顧依依那滿足的小摸樣,禦千夜忍不住勾唇笑了笑。

''娘子,你慢慢吃,為夫先出去一趟,很快就回來。''

顧依依正準備說話,卻聽到禦千夜突然說道。

''乾嘛去?''顧依依有些疑惑的看向禦千夜問道。

''去趟刑部。''禦千夜說道。

“是昨晚的事嗎?”

顧依依想到昨天的事,便問道。

''嗯。''

''我也去吧,說不定還能幫上忙。''

顧依依說完,便站了起來。

''不用了,刑部那地方不適合娘子去,還是乖乖留在府內比較妥當。''禦千夜說道。

''可是......''

''好了,彆可是了,為夫一定很快回來的。''禦千夜一臉堅持的說道。

''那,好吧,你路上小心。''顧依依無奈,隻得點頭同意了。

''放心吧。''禦千夜寵溺地揉了揉顧依依的秀髮,笑著說道。

......

很快,禦千夜便離開了府邸。

看著禦千夜遠去的背影,顧依依忍不住歎息一聲。

看來,王爺也不是那麼好當的啊。

可惜,她卻幫不上什麼忙,隻希望這件事快點水落石出吧。

刑部大牢。

此刻,刑部侍郎正在大牢裡審訊犯人。

而這些被審訊的,正是刑部內部的人,其中一個,還是刑部尚書的嫡親侄子。

''說,你背後的主子到底是誰?''

刑部侍郎厲聲質問道。

刑部尚書的侄子被抓到這裡,一句話也不敢說,他知道,今天他一旦說錯一個字,他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說的。

''不說,是吧?很好,你既然如此倔強,那我隻有把你交給宸王殿下了。''刑部侍郎冷聲說道。

聽到刑部侍郎的威脅,刑部尚書的侄子渾身顫抖了一下,心裡不禁害怕起來。

要知道宸王對付犯人,可謂狠辣至極。

可是,他若是招供的話,同樣也冇有好果子吃,他不敢賭,也賭不起。

''哼!你想要用宸王來壓我?冇門,你休想!''刑部尚書的侄子冷笑著,說道。

聽了刑部尚書侄子的話,刑部尚書冷笑一聲。

''你不說,那就等著死吧。''

刑部侍郎的語氣中,帶著濃烈的殺氣。

他不介意多花點功夫,來折磨折磨刑部尚書的這位侄子。

反正,他已經和刑部尚書結怨了,他自然也不會在乎多結一樁仇恨。

''你......你敢!''

刑部尚書的侄子一驚,他知道,刑部侍郎絕對不是開玩笑,他敢說,便敢做。

若是自己繼續抵抗,或許會遭受更慘痛的代價。

可是……

若他招供了,他家人也會因此被牽連的。

到時候,死的,就不止是他一人了。

想到這裡,刑部尚書的侄子心中,掙紮得不行。

而此時,刑部的另一邊。

“微臣參見宸王殿下。”

昨晚驗屍的那個仵作見到禦千夜,便趕緊跪了下來,行禮道。

''起來說話吧。''

禦千夜抬眸睨了眼跪在腳邊的仵作,開口淡漠的說道。

''謝宸王殿下。''

仵作說罷,便緩緩站起了身子,然後看向禦千夜,繼續稟告說道:''宸王殿下,微臣按照吩咐,如實的將驗屍結果稟告於皇上,並且將功贖罪,將刑部的其他同夥供了出來,如今,他們也已經被抓獲,還請宸王殿下饒微臣一命。''

''很好,你做得很好,本王可以饒你一命,並會派人保證你的安全,本王向來恩怨分明,日後論功行賞之時,本王也會在皇兄麵前,記你一功。''

禦千夜點頭說道。

''那微臣就先謝宸王殿下恩典。''

說罷,那名仵作,便趕緊躬身謝恩,並且快速退下了。

禦千夜看著那名退下的老者,眸光閃爍了兩下。

冇錯,昨晚那個仵作,其實一開始便是幕後主使安插在刑部的人,隻不過,他搶先了一步,在仵作說出驗屍結果之前,便找到了他,併成功策反。

隻是,這仵作官銜低微,所知的事情有限,而且,他所供出的人,也絕非是全部的暗樁,除了刑部,大理寺應該也大有人在。

如今,隻抓了一個官銜較高的刑部郎中,此人,是刑部侍郎的侄子,若是能從他這裡拿到所有的暗樁名單,那便能順藤摸瓜,將幕後主使揪出來,並且將其黨羽一網打儘。而此時,刑部的另一邊。

“微臣參見宸王殿下。”

昨晚驗屍的那個仵作見到禦千夜,便趕緊跪了下來,行禮道。

''起來說話吧。''

禦千夜抬眸睨了眼跪在腳邊的仵作,開口淡漠的說道。

''謝宸王殿下。''

仵作說罷,便緩緩站起了身子,然後看向禦千夜,繼續稟告說道:''宸王殿下,微臣按照吩咐,如實的將驗屍結果稟告於皇上,並且將功贖罪,將刑部的其他同夥供了出來,如今,他們也已經被抓獲,還請宸王殿下饒微臣一命。''

''很好,你做得很好,本王可以饒你一命,並會派人保證你的安全,本王向來恩怨分明,日後論功行賞之時,本王也會在皇兄麵前,記你一功。''

禦千夜點頭說道。

''那微臣就先謝宸王殿下恩典。''

說罷,那名仵作,便趕緊躬身謝恩,並且快速退下了。

禦千夜看著那名退下的老者,眸光閃爍了兩下。

冇錯,昨晚那個仵作,其實一開始便是幕後主使安插在刑部的人,隻不過,他搶先了一步,在仵作說出驗屍結果之前,便找到了他,併成功策反。

隻是,這仵作官銜低微,所知的事情有限,而且,他所供出的人,也絕非是全部的暗樁,除了刑部,大理寺應該也大有人在。

如今,隻抓了一個官銜較高的刑部郎中,此人,是刑部尚書的侄子,若是能從他這裡得到所有的暗樁名單,那便能順藤摸瓜,將幕後主使揪出來,並且將其黨羽一網打儘。

而這名刑部尚書的侄子,也是最關鍵的一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