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了一圈後,流風便帶著小糰子落到了地上。

“小糰子,你剛上哪兒了,孃親可找了你半天了。''

''孃親......''

小糰子抬起頭,看向不遠處的顧依依,立刻朝著顧依依跑了過去,然後撲進了顧依依的懷裡。

“孃親,剛剛流風叔叔帶著我飛了,飛的好高啊,流風叔叔的輕功真的很厲害,我想學輕功。”

小糰子一把抱著顧依依的腰身,開心的說道。

“小糰子,你現在還小,身子還有些薄弱,不能練輕功的。''

顧依依看著小糰子,說道。

''可是,孃親,流風叔叔的輕功那麼好,我真的好羨慕呀,你就讓我學輕功好不好?''

小糰子睜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眨巴著,滿含希冀地看著顧依依。

“小糰子,等你長大一些,把身子養好,再學習輕功吧,這種事情,急不來的。''

''孃親......''

''你聽我說,你的體質,與常人不同,這些年以來,你也吃過了不少苦頭,若是你再學輕功的話,肯定會留下暗疾的,你忍心讓孃親擔憂你嗎?''

顧依依語重心長地勸道。

''好吧。''

小糰子想了想,最終妥協了。

顧依依聞言,鬆了一口氣。

小糰子雖然解了寒毒,但他的體質卻早已不同於常人,會比同齡之人更加薄弱,所以,他一定要保持身體強健,不管是學習任何武功,都得慢慢來。

“參見王妃。”

這時,流風走了過來,朝著顧依依拱了拱手。

顧依依看著流風,點了點頭。

''你的輕功不錯。''顧依依誇獎道。

''承蒙王妃誇獎。''

流風聞言,微愣,隨後,恭敬地說道。

''嗯。''

''流風叔叔,

飛了一圈後,流風便帶著小糰子落到了地上。

“小糰子,你剛上哪兒了,孃親可找了你半天了。''

''孃親......''

小糰子抬起頭,看向不遠處的顧依依,立刻朝著顧依依跑了過去,然後撲進了顧依依的懷裡。

“孃親,剛剛流風叔叔帶著我飛了,飛的好高啊,流風叔叔的輕功真的很厲害,我想學輕功。''

小糰子一把抱著顧依依的腰身,開心的說道。

“小糰子,你現在還小,身子還有些薄弱,不能練輕功的。''

顧依依看著小糰子,說道。

''可是,孃親,流風叔叔的輕功那麼好,我真的好羨慕呀,你就讓我學輕功好不好?''

小糰子睜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眨巴著,滿含希冀地看著顧依依。

“小糰子,等你長大一些,把身子養好,再學習輕功吧,這種事情,急不來的。''

''孃親......''

''你聽我說,你的體質,與常人不同,這些年以來,你也吃過了不少苦頭,若是你再學輕功的話,肯定會留下暗疾的,你忍心讓孃親擔憂你嗎?''

顧依依語重心長地勸道。

''好吧。''

小糰子想了想,最終妥協了。

顧依依聞言,鬆了一口氣。

小糰子雖然解了寒毒,但他的體質卻早已不同於常人,會比同齡之人更加薄弱,所以,他一定要保持身體強健,不管是學習任何武功,都得慢慢來。

“參見王妃。”

這時,流風走了過來,朝著顧依依拱了拱手。

顧依依看著流風,點了點頭。

''你的輕功不錯。''

顧依依誇獎道。

''承蒙王妃誇獎。''

流風聞言,微愣,隨後,恭敬地說道。

“小糰子,過來。”

這時,禦千夜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小糰子聞言,立刻從顧依依的身上跳了下來,邁著小短腿,走到了禦千夜的身邊。

''宸王爹爹。''

小糰子來到禦千夜的麵前,仰著頭看著禦千夜,奶聲奶氣地喊了一聲。

雖然他已經接受了禦千夜是他新爹爹的事實,但是,卻並不代表,他能夠叫禦千夜做他的爹爹,因此,在對他的稱呼上,便由原來的宸王叔叔,改成了現在的宸王爹爹。

''恩。''

禦千夜聞言,點了點頭,然後蹲了下去,看著小糰子,問道:''小糰子,你想學輕功?”

''是呀。''

小糰子聞言,點了點頭,隨後說道:''我要練好輕功,這樣,纔可以幫助孃親,保護孃親。”

''你孃親有本王,本王會保護好你和孃親。''

禦千夜聞言,臉上露出一抹寵溺的笑容,說道。

聽到禦千夜這句話,小糰子忍不住抿了抿小嘴,心中不禁暗道:哼,還非孃親不娶,那之前的側妃是怎麼回事?

男人,果然都是騙人的。

跟人家連孩子都生了,為了要娶孃親,便將側妃給休了,將孩子也一併趕了出去,還真是一點情麵都不留。

現在嘴上說什麼喜歡孃親,要是哪一天對孃親厭倦了,是不是也會將孃親也休掉,然後將他們趕出來。

對自己的親骨肉都那麼狠心,更何況,他這個非親兒子呢!

小糰子越想,就越覺得禦千夜這個爹爹太不靠譜了。

所以,他才迫切的想要學好武功,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好保護好自己的孃親,哪怕真有那麼一天,他們母子倆被趕了出來,他們也有自保的能力,不會再受任何的欺負,也不用仰仗任何人。

“那既然如此,宸王爹爹便讓流風叔叔教我輕功好不好?我知道我身體還有些弱,但我可以慢慢學的。''

小糰子看著禦千夜,認真地說道。

“小糰子真想學,本王可以教你。”

禦千夜沉吟了片刻,開口說道。

''真的?''

小糰子聞言,頓時兩眼一亮。

''當然是真的。''

禦千夜笑了笑,應道。

''那就謝謝宸王爹爹了。''

小糰子開心地笑了笑。

他原以為,要讓他學武功,還得費好一番的周折呢!

他的身體,畢竟有些不穩定,若是學了輕功,萬一受傷了,或者出了岔子,豈不是麻煩?

但是,冇有想到,宸王爹爹居然主動提議要教他輕功,這樣一來,他便省去了好多的麻煩,孃親應該也不會再反對了吧。

這樣想著,小糰子看向禦千夜的眼神,也變得熱切起來了。

他知道,宸王爹爹的輕功絕頂好,若是能夠拜宸王爹爹為師,他學到的輕功肯定是很高深莫測的,而且,若是孃親遇到危險,也可以及時救助孃親了,這樣,他便能夠安心一些。

他現在,隻是希望,他能夠儘快的變得強大起來,好替孃親,為孃親撐起一片安寧的天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