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燁。”

顧依依喊道。

容燁聽到聲音,腳下的步伐微微頓了一下,然後緩緩地轉過身來,看向站在自己身後的顧依依。

他冇想到,居然這麼巧在這裡遇到了顧依依。

“容燁,是你嗎?”

看到男子轉過頭來,顧依依忍不住問道。

“姑娘,你認錯人了。''

容燁看著顧依依,聲音有一點冷冷的,說完便準備離去。

現在的他,無顏麵對顧依依,更不能在這裡與她相認,他的身份不能暴露。

''等一下,你……真的不是容燁嗎?''

顧依依看著眼前的人,有一點疑惑地問道。

他的身形,與記憶中那個風華絕代的少年一模一樣。

''姑娘,我還有事,告辭。''

容燁看了一眼顧依依,聲音冷漠地說道。

說完,便繼續邁步朝前方走去。

他不敢看她的眼睛,怕自己會控製不住地想要上前擁她入懷。

''容燁!''

看著容燁離去的背影,顧依依忍不住喚道。

容燁的身子猛地震了一下,然後加快速度,腳步飛快,眨眼間便消失在了顧依依的視線裡。

看著容燁消失的地方,顧依依的眉宇間充滿了複雜的神色,她很確定,那個人就是容燁,隻是,他為什麼要躲著她?

難道,真如藥王穀穀主說的那樣,是他欺騙背叛了她,所以,現在纔不敢麵對她?

對於那件事,她始終不願相信,是容燁故意騙她的,她不過是想當麵找他將事情問清楚。

自從從藥王穀回來,她便一直在打聽容燁的下落,卻始終杳無音訊。

冇想到,卻在這裡遇到了他,隻是,他卻不肯與她相認。

''這位姑娘,請問你想買什麼藥材?如果是凝神丹藥材的話,請跟我上二樓。''

掌櫃看著站在門口發呆的顧依依,忍不住出聲提醒道。

顧依依回過神來,衝掌櫃點了點頭,然後抬腳朝百草閣二樓的雅室走去。

二樓的包廂,全部都是用檀木雕琢而成,上麵掛著一幅巨大的水墨畫,畫中人物,栩栩如生,猶如活物一般,一看便知,是出自名家之手。

而這間包廂的佈局,也非常精妙,牆壁上鑲嵌著一些夜明珠和各種寶石,四周圍繞著屏風,隔斷了外麵的視野,裡麵的景象,倒也彆具一格,十分精美。

顧依依一邊欣賞四周的裝飾,一邊朝雅室走去。

她剛坐下來,便有一位侍女端著茶水送上,然後便悄悄地退了下去。

''姑娘,請慢用。''

那名侍女走下樓去以後,顧依依便拿起桌子上的茶壺,親手為自己泡了一杯茶,喝了起來。

顧依依剛喝了一口,她便感覺到一股強烈的異香撲鼻而來,她頓時一怔,然後放下茶壺,仔細一看,這才發現,茶水之中,竟然被下了藥。

而且,這種藥的劑量,似乎有點兒大,喝下去以後,顧依依隻感覺到頭暈目眩,全身使不出任何力氣。

該死,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她居然陰溝裡翻船了!

顧依依的心裡,忽然升騰起了一抹警惕。

''嗬嗬......''

顧依依還冇來得及想出應對的辦法來,門外就傳來了一道輕笑聲。

她的耳朵動了動,然後朝包廂的門外看去,隻見,門外,一襲紅衣妖嬈,麵帶麵紗的女子正緩緩地朝這邊走了進來。

這個女子,不是彆人,正是聞媛。

此時,聞媛的臉上,掛著一絲輕蔑的笑意,一雙眸子,充滿玩味地盯著顧依依,彷彿在打量著一頭待宰的綿羊一般。

顧依依看到來人,不由的皺起了眉眼。

這人,她並冇有見過,不過看樣子,似乎是來者不善啊。

''你是誰,為何要在百草閣裡下藥害我?''

顧依依看著聞媛,沉聲問道。

''你說呢?你這個賤人,搶走了本小姐的一切,害我掃地出門,顏麵儘失,我當然要找你報仇啊!''

聞媛看著顧依依,冷哼一聲,聲音尖銳地開口說道。

''搶了你的一切?''

聽到聞媛的話,顧依依愣了一下,有些不太理解地看著聞媛,然後又轉念一想,似乎想到了什麼。

''你是丞相府的千金,聞媛?''

聞媛看著顧依依,點了點頭,然後冷笑著開口道:''你知道也好,今日,就讓你做一個徹底的死人。''

聽到聞媛的話,顧依依微微蹙眉,心裡隱約猜測到了聞媛想要做些什麼。

''你想殺了我?''

聞媛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然後點了點頭,冷冷地說道:''不錯,今日,本小姐就要親手殺了你。''

''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亂來,如果你敢傷害我一根毫毛,我保證,你一定會後悔的。''

顧依依看著聞媛,神色平靜地說道。

雖然不知道聞媛是怎麼混進百草閣的,但是,她卻知道,聞媛絕對不是簡單的角色,她既然敢來這裡,便是有所倚仗。

聽到顧依依的話,聞媛的眉頭緊緊地擰了起來,她看著顧依依,冷冷一笑,嘲諷地說道:''哈哈哈......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怎麼讓本小姐後悔?''

說著,聞媛走近顧依依,抬手捏起顧依依的下巴,迫使顧依依仰頭看著自己,聲音冰冷地說道:''顧依依,冇想到,你居然長得倒有幾分姿色,難怪禦千夜會為了你,不惜將我休棄趕出王府。''

顧依依看著聞媛,冇有說話,她知道,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多說無益,越是說,對自己越是不利。

見顧依依冇有反駁自己的話,聞媛的臉上浮起了一絲得意的笑容,然後湊近顧依依的耳畔,冷冷地開口說道:''顧依依,你說,我要是把你這張臉給毀了,禦千夜還會喜歡你嗎?”

顧依依聽到聞媛的話,瞳孔驟然緊縮,看著聞媛的眼神,瞬間變得森冷起來。

這個聞媛,居然想要毀掉自己的臉!

''我勸你,最好不要亂來,否則,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顧依依冷冷地說道。

聞媛聞言,嗤笑出聲。

''顧依依,你這是在威脅我嗎?你現在可是在我的手裡,如果我想,隨時都可以讓你永遠消失。''

聞媛看著顧依依,臉上的表情十分得意,似乎在她的心中,顧依依已經是一個必須死去的人一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