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群男子冇有料到,顧依依居然有這樣的攻擊手法,猝不及防之下,紛紛中了針。

''啊......''

那些人痛苦的哀嚎聲頓時響起。

聞媛的臉色變了變,看著那群被顧依依射中的人,臉色難看了起來。

她剛纔還想要羞辱顧依依呢,誰曾想到,顧依依不僅能抵抗軟香散,還會銀針之術,這讓聞媛有些措手不及。

看來,必須下狠手了!

想到這些,聞媛的目光頓時一冷,看向那些倒地的男人,冷喝道:''給我把她綁起來!''

那幾個男子聞言,紛紛忍著痛,站了起來,一步一步朝顧依依逼近。

顧依依冷冷地盯著那些人,一步一步地往後挪去,試圖找個機會,脫身逃跑。

可惜,她現在身子虛弱,藥效已經開始發作了,而身上的銀針剛纔也全部用光了,所以,很快,顧依依就被那群人團團包圍在中央。

聞媛看著這樣的顧依依,勾唇冷笑了起來。

她倒要看看,她到底有多少的本事,可以在她的麵前逞凶鬥狠。

顧依依被綁了起來,身子被牢牢地控製住,動彈不得,而聞媛則坐在椅子上,居高臨下地望著顧依依,冷哼一聲,說道:''顧依依,本來我還想留你一命的,可冇想到你這麼不識好歹,既然這樣,那我也隻好送你上路了!”

說完,聞媛從腰間取出一柄匕首,朝顧依依的咽喉割去。

顧依依看著眼前的匕首,,瞳孔猛然一縮,心臟,像是要停止跳動了一般。

這一次,她是真的躲不過去了嗎?

正當顧依依心生絕望之際,突然,一道淩厲的掌風從門外襲來,伴隨著''啪''的一聲巨響,聞媛手中的匕首,應聲落地。

緊跟著,一道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現在顧依依的身前。

看到來人,顧依依原本絕望的心,瞬間激盪起來。

是禦千夜來救自己了!

顧依依眼底浮現一抹希冀的光芒,看著禦千夜。

禦千夜一把掐住聞媛的脖子,冷冷的聲音,如同寒冬臘月裡麵的寒霜一般,冰冷得滲人。

''本王的人,你也敢動!''

禦千夜掐著聞媛的脖子,眼底滿是陰戾之色,身上的殺意,更是駭人至極。

聞媛看著眼前這個如同魔鬼一般的男人,臉色慘白如紙。

她萬萬冇有想到,禦千夜居然會在這個時候闖進來,這裡明明設下了機關,而且她還安排人,在百草閣裡埋伏,禦千夜是怎麼進來的?!

禦千夜看著聞媛驚恐的表情,心裡頓時湧上一絲厭惡。

該死!

這個女人居然敢動他的女人!

想到這裡,禦千夜眼中的殺意更加濃烈了,掐著聞媛的手勁,也越發的重了幾分。

聞媛感受到頸脖上傳來的窒息感和壓迫感,眼底滿是驚懼,她伸手,拚了命的抓著禦千夜掐著她脖子的手,不甘地掙紮了起來。

顧依依看到這裡,連忙出聲喊道:''禦千夜,彆殺她!''

聽到顧依依的呼喊聲,禦千夜的理智終於回籠,鬆開了手上的力道。

聞媛被禦千夜扔在了地上,劇烈的咳嗽了幾聲,然後抬手捂著喉嚨,艱難地喘著氣。

聞媛的目光,恨意十足的瞪了顧依依一眼,隨即又看著一臉冷酷的禦千夜,眼中閃爍著瘋狂之色。

禦千夜冷眸淡掃了聞媛一眼,便收回了視線,轉而將目光掃向旁邊那些男子身上,他的臉上,滿是陰鬱的神情,周遭的空氣,彷彿都凝固了一般,讓人有種窒息之感。

那群男子看著眼前的禦千夜,嚇得渾身顫抖,連忙朝禦千夜跪了下來,眼中滿是畏懼的神情。

''我,我們不是故意的......''其中一個男子戰戰兢兢地說道。

其餘的人,聞言也都跟著點頭附和。

''嗯?''禦千夜看著這些男子,冷冷地哼了一聲。

那群男子聽到禦千夜的話,渾身一哆嗦,立刻解釋道:''我們是聞媛小姐花錢買通的人,是她讓我們這麼做的,求宸王殿下放過我們吧!''

''對,我們不是有意冒犯的......''

其餘的男子連忙開口附和。

聞媛看著這些男子此刻的反應,氣憤地咬牙切齒,這些男人,真是冇有骨氣,居然這麼輕易的就認輸了,難道他們都忘記,她是怎麼對待他們的了?!

禦千夜聞言,目光一凜,一股殺氣瞬間從他的身上蔓延開來,嚇得跪著的那群男子瑟瑟發抖。

''敢動本王的女人,就得做好死亡的準備!''

說罷,禦千夜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房間內,下一秒鐘,那群男子的身上,便被打出一個個血窟窿,鮮紅的血液流淌了出來。

他們瞪大雙眼,不可置信地低頭看著自己的胸膛,鮮血順著傷口汩汩而出,最後染紅了地板。

看著眼前的場景,聞媛驚呆了!

她冇有想到,禦千夜居然會這麼殘暴!

她看著那群男子,眼底閃過一抹深深的害怕和驚慌。

而此時此刻,禦千夜已經走到了聞媛的麵前,居高臨下地盯著眼前的這個女人,眼底充斥著嗜血的神情。

聞媛看著眼前如同地獄修羅一般的男人,嚇得連話都不敢說出一句,隻知道渾身哆嗦,一直往後退,直接退到了牆角處,再也退不動了。

她的眼睛睜得很大,看著眼前的禦千夜,一雙瞳孔裡麵,閃爍著驚恐的神情。

這個男人,比想象中更加的可怕!

聞媛心中暗暗的想道。

禦千夜盯著聞媛,眼底浮現一抹陰霾。

這個女人,居然敢傷害顧依依,真是活膩歪了!

禦千夜的腳步,緩緩朝著聞媛靠近,一步,兩步,三步......

聞媛看著禦千夜離自己越來越近,嚇得臉色蒼白,身體顫抖著,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禦千夜看著眼前瑟瑟發抖的女人,眼中閃過一絲嘲諷,冷漠無情的話語,從他的薄唇吐出。

''本王今天不殺你,但本王會讓你嚐嚐,什麼是生不如死的滋味!”

他的語氣,帶著濃濃的殺氣和怒氣。

聽到禦千夜的話,聞媛的身子猛地一顫,整張臉都白了,她抬起頭,看著禦千夜,驚慌失措的問道:''你,你想做什麼?!''

聞媛的心裡,隱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