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顧臨遠和顧雲澤早便在門口迎接了,兩人在看到禦千夜和顧依依從馬車上走下來的時候,連忙迎了上來。

''臣拜見宸王殿下,宸王妃。”

兩人齊刷刷地跪在地上,朝著禦千夜叩拜。

禦千夜朝著顧臨遠和顧雲澤揮了揮手,說道:''嶽丈大人不必多禮,請起吧!''

''謝王爺,謝王妃!''

兩人緩緩地站起身,目光落在禦千夜牽著顧依依的手上,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宸王對依依這般疼愛有加,這讓顧臨遠和顧雲澤這兩個做長輩的,都十分欣慰。

''王爺,王妃,裡邊請,家中已經為二位準備好了晚膳。''

顧臨遠一臉謙恭地對禦千夜和顧依依說道。

''有勞了!''

禦千夜淡淡一笑,點了點頭,率先牽著顧依依朝著顧家的內堂走去。

顧臨遠見狀,連忙轉身,引著禦千夜和顧依依一行人,朝著顧家的大廳走去。

顧家內堂。

小糰子一踏進顧家內堂,就聞到了一股濃鬱的飯菜香,頓時食指大動,連忙朝著飯桌的方向奔去。

''哇,好香喲!孃親,孃親,我肚子餓了。''

看到小糰子那一張油汪汪的小嘴巴,顧依依忍俊不禁,連忙快速走到飯桌旁邊,坐了下來。

''小饞貓,先去把手洗乾淨,再吃飯,知道嗎?''

''知道啦!''

小糰子應了一聲,連忙從座位上跳下來,屁顛屁顛的往旁邊跑去。

身後的幾個丫鬟見狀,立馬領著小糰子洗手去了。

一旁的顧臨遠,看著小糰子那活蹦亂跳的身影,唇角的笑意越發濃鬱。

這孩子實在太聰明,太懂事了,讓他喜歡的緊。

此時,老太君也在嬤嬤的攙扶下,慢悠悠地從裡屋走了出來。

''孫女給祖母請安。''

看到老太君,顧依依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來,衝著老太君盈盈福身行禮道。

''依依快快請起,你如今已是宸王妃了,哪還需要對我這個老婆子行禮,你這個樣子,豈不是折煞我了。''

老太君看著顧依依,慈眉善目地說道,目光裡滿是疼惜。

這些日子,顧依依的所作所為,讓老太君非常的欣賞,而且,她對顧依依的印象本就不錯,尤其是她回來之後,整個人都變了,不僅變得聰明伶俐,更重要的是,她的眼眸中再冇有了以前的膽怯與懦弱。

現在的依依,已經是一個獨當一麵的女子了,這讓老太君很欣慰。

''祖母說笑了,祖母是長輩,依依理當對您尊敬有加,這是孫女的本份。''

''嗬嗬......''

老太君聽到顧依依的話,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好,好!''

她連聲說道。

''來,依依,坐。''

老太君拍了拍旁邊的椅子,衝著顧依依說道。

''謝謝祖母!''

顧依依微微一笑,坐在了老太君身旁。

“宸王殿下,請。”

這個時候,顧臨遠的目光落在了禦千夜的身上,恭敬地說道。

禦千夜衝著顧臨遠輕輕頷首示意,然後走上前,坐在了顧依依的身側。

一行人紛紛入座。

''來,依依,嚐嚐這個湯,可是你小時候最愛喝的蝦湯,味道非常鮮美的。''

老太君一邊盛了一碗蝦湯遞到顧依依的麵前,一邊笑眯眯地對她說道。

''謝謝祖母。''

顧依依感激地看著老太君,道了一聲謝之後,看著麵前的這碗蝦湯,卻是不由的嘴角抽了抽。

原主小時候是喜歡喝蝦湯,可她卻是對蝦過敏啊,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是魂穿,按理說,這過敏源應該不會轉移到這具身體上纔對,然而這具身體卻偏偏過敏,這也讓顧依依非常的費解。

''怎麼了?是這蝦湯不合胃口嗎?要不,讓廚房重新熬一碗。''

察覺到顧依依神色異常,老太君關切地問道。

顧依依搖了搖頭,說道:''不是,隻是,我現在對蝦,過敏。''

聽到顧依依的話,老太君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尷尬的表情,連忙對顧依依歉意地笑了笑,說道:''是祖母疏忽了,祖母這就給你換一碗彆的。”

說著,老太君連忙吩咐旁邊伺候的丫鬟去廚房重新準備一碗雞湯過來。

''不用了,祖母。''

顧依依搖了搖頭,說道:''我喝這清粥就行,這幾天也吃得油膩了些,想吃點清淡的。”

顧依依不好意思再讓老太君為自己準備彆的東西了,而且,前幾天她也確實大魚大肉吃的有點多,換點清淡的也好。

''也行,這個清粥雖然是比較清淡,但也加了些養生的良藥,多少也能補補身子,對備孕也是有幫助的。''

老太君聞言,微笑著對顧依依說道。

顧依依聽到老太君的話,含在嘴裡的清粥差點噴了出來,臉上的表情瞬間僵硬了起來,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兩下,然後看向一旁的老太君,說道:''祖母,這個......我纔剛成婚,暫時不打算考慮這件事。''

什麼備孕,她根本就冇這打算好伐,一個小糰子便已經夠她受的了,再來一個,她真怕她會承受不住。

''傻瓜,剛成婚,怎麼就不想考慮備孕這件事了呢?現在不考慮,等你年歲再大一些,就不太好辦了,再說,小糰子一個人多孤單啊,你還不趕緊給他生個弟弟妹妹陪他玩兒啊,難道你想讓他以後孤孤單單的一個人在皇宮裡生存?''

老太君聽到顧依依的拒絕,頓時皺了皺眉,有些生氣地反駁。

顧依依:''......''

好吧,這個理由確實夠充分,讓她無法辯駁。

這時,正坐在一旁吃得津津有味的小糰子突然聽到老太君這話,立刻抬起頭,一雙黑亮亮的眸子,看向顧依依,問道:''孃親,我要弟弟妹妹,我要有弟弟妹妹陪我玩兒。''

''......''

聽到小糰子的話,顧依依的額頭滑下三條黑線。

老太君則是被小糰子逗樂了,她伸手摸了摸小糰子柔軟的頭髮,對顧依依笑道:''依依,你看,小糰子也想要弟弟妹妹玩,你還不抓緊。”

這小子果真喜歡依依啊!

看來,她還是有機會再抱上一個重外孫的。

這麼想著,老太君的心情也變得極其愉悅,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了。

最好年關前便能懷上,這樣,來年,她便能抱上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