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的腦子裡有些暈暈乎乎,她的雙臂被禦千夜的大手牢牢扣著,她根本使不上力氣,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任由他肆意妄為。

顧依依被吻得喘不過氣來的時候,禦千夜終於停止了攻城掠地,但是,他並冇有鬆開手,依舊將顧依依困在自己和牆壁之間,一眨不眨的看著顧依依。

“禦千夜……你怎麼了?”

顧依依喘著粗氣,瞪著一雙水潤清亮的大眼睛,看著禦千夜,有些惱怒的問道。

他到底要做什麼?她現在的腦子有些亂,有些不懂,也有些搞不清楚禦千夜今天晚上的怪異舉動是怎麼回事。

禦千夜冇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一把將她嬌小的身軀摟進懷裡,緊緊地抱著。

''依依,答應本王,永遠都不要離開本王,好嗎?''

顧依依聽到他的話,不禁皺了皺眉。

她抬起頭,看著他,目光有些怔愣。

她怎麼覺得,禦千夜今天有些奇怪呢?

''為什麼突然說這樣的話?你......怎麼了?''顧依依的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

她總覺得,今天晚上,好像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

''冇有為什麼,就是想讓你永遠陪著本王!''禦千夜的臉埋進了顧依依的脖頸間,嗅著顧依依脖頸間散發出來的那股馨香。

低沉沙啞的聲音緩緩傳入顧依依的耳朵裡,讓她的心狠狠一震,她覺得她好像忽略了什麼事,但具體是什麼,她卻不知道。

''好,我答應你,君若不棄,吾便不離,這輩子,我都會陪在你身邊。''顧依依伸出雙臂,環住了禦千夜精壯的腰身,將腦袋靠在他寬闊結實的背脊上,輕聲迴應道。

從她決定嫁給禦千夜的那一刻起,她便做好了一輩子陪伴禦千夜的準備,她相信,禦千夜一定也會一輩子對她好的。

隻是,有件事,是她自己也做不了主的。

那便是,她是穿越過來的,她能否在這個異世時空裡,待夠一輩子,她也說不準。

''恩,記住你說的話。''禦千夜滿足的閉上眼睛,將顧依依擁得更加緊了。

......

第二天,禦千夜早早的便醒了,他看著躺在旁邊熟睡中的顧依依,唇角勾勒出了一抹寵溺的笑容。

這丫頭,睡得還真香。

昨晚,因為不想她太累,所以便冇有碰她,兩人隻是相擁而眠。

禦千夜低下頭,看著自己懷裡的小女人,心裡一片柔軟和甜蜜。

他輕輕的,將手指放在顧依依光潔飽滿的額頭上,細細地摩擦著。

她睡著時的模樣很乖巧,很迷人。

她的睫毛很長,很濃密,微微地顫動著,在眼瞼處投射下了一層淡淡的剪影。

他很慶幸,四年前她碰到的人是他,更加慶幸,四年後,他終於又找回了她,還將她帶到了他的身邊,跟他相親相愛。

想起昨日顧臨遠跟他說的話,禦千夜心裡不免有些擔憂。

顧臨遠告訴他,顧依依的真實身世是鮫族聖女之後,而顧臨遠也並非是她的生父,至於顧依依的生父究竟是誰,是何身份,顧臨遠也不知曉。

當年慕容夫人,到死都冇有將顧依依親生父親是誰說出來,終究還是帶著這個秘密永遠的埋進了土裡。

但可以肯定的是,顧依依的生父絕非一般人,慕容夫人當年是被那個男人帶離了鮫族海島,併爲他放棄了聖女的身份,還將自己所有鮫族人的特性全都封印在了腹中的胎兒身上,這才讓自己徹底變成了普通人類。

也正是因為這樣,顧依依身上纔有鮫族後裔纔有的鱗紋,隻是,一旦顧依依體內的封印被破,她便會鮫族人發現,屆時,他們肯定會來找顧依依,並將她帶回去的。

想到這裡,禦千夜的眉頭不禁蹙起。

這樣的事情,他自然是不希望發生,也不願意看到,所以,他也暫時不打算將這些告訴顧依依。

顧臨遠自知自己時日不多,便將這件事告訴了他,顧臨遠希望他能保護好顧依依,因為他覺得,這個世上唯一能護住顧依依的,也隻有他了。

顧臨遠也是因為看得出他是真心愛顧依依,纔將這件事告訴他,讓他幫忙照顧顧依依,而他也承諾了,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會保護好顧依依的安危。

想到此,禦千夜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寒芒。

顧臨遠這麼信賴他,而他,也不會讓顧臨遠失望。

禦千夜的唇瓣在顧依依的額頭上落下一吻,隨即便站起身子穿衣服,動作迅速,很快的便穿戴完畢。

他走到書房,流風已經恭敬的在那等候了。

看到禦千夜,流風立馬站直了身子,恭敬地行了個禮。

''王爺。''

''恩。''禦千夜點了點頭,隨即便坐了下來,問道:''查到了嗎?''

“已經查到了,這百草閣,乃是丞相府聞家的產業,剛經曆過一番整頓,表麵是一家藥鋪,但這暗地裡,卻與西陵國的密使來往密切,屬下懷疑,百草閣幕後的新老闆,便是西陵國的密使。''

''西陵國密使?看來,丞相府的野心真是昭然若揭啊!''

禦千夜聽完流風的稟報,臉色陰沉如墨,眼神中透著一絲冷冽。

自從丞相在朝中失勢之後,他們丞相府的勢力就開始一落千丈,尤其是在京城中的那些達官貴族們的打壓之下,丞相府的勢力,已經開始慢慢地減弱了。

前段時間,皇兄還下令嚴查丞相府聞家的各大產業,這一次,丞相府的勢力,已經損傷到了根本。

所以,丞相這是被逼急了,所以想要反擊嗎?

''丞相府最近很反常,他們頻繁地跟其他國來往,甚至還將他們的人送到皇宮裡去做臥底,屬下擔心,他們是有圖謀不軌的企圖!''

流風說到這裡,不禁擔心萬分。

丞相府如果想要造反的話,那後果,不堪設想!

西陵國本就對蒼炎虎視眈眈,倘若跟丞相內外勾結,到時候,怕是蒼炎將會麵臨巨大的危機。

''這件事,本王心裡有數!''

禦千夜沉思了一會兒,隨即開口說道。

雖然,他還冇有確切地證據,但是他已經猜測到了,他們丞相府想要做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