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城中後,顧依依便和容燁一起研究這病變的瘟疫。

他們發現,這水中除了有先前能夠使人皮膚潰爛發膿的瘴氣外,還有一種名為‘瘟毒’的東西,這東西非常厲害,一旦進入人體,就能夠令人產生幻覺,喪失意識,變成癲狂的野獸,而且,這種毒還能通過血液進行傳播,隻要被中毒發作者抓傷,毒素便能通過傷口蔓延至人體內,從而,令受害者變成瘋魔。

“據我所知,這瘟毒乃是南疆之物,而且,在南疆,隻有南疆巫族的人才擁有,難道,這南疆巫族竟然已經與我們蒼炎國聯絡上了嗎?”

顧依依看著眼前的藥罐子,眉頭緊皺,喃喃自語。

上次在路上遇到的綠蟻蟲也是南疆的產物,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瘟疫恐怕是南疆人所為。

禦千夜坐在一旁,靜靜的聽著她的話,眼睛微眯,臉色有幾分陰沉。

南疆巫族?

這南疆與蒼炎國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彼此素無往來,為何會突然間對蒼炎國不利,這其中究竟隱瞞著什麼陰謀?

而且,這件事裡,除了南疆巫族,似乎連蒼炎國的人也參與其中。

如果是有人想借刀殺人的話,那這個幕後操控者的目標又是誰?

禦千夜的眉頭越鎖越深,心中暗自警惕,一切都顯得格外的不正常。

''你們說,那南疆巫族的巫師會不會就在這雲州城裡麵?''顧依依轉頭看向一邊的禦千夜和容燁,臉色帶著幾分凝重。

''應該不會。''容燁聞言,搖搖頭。

''為什麼不會,他們既然敢做出這種喪儘天良的事情,就肯定會做好準備,說不定早就在這雲州城安插好了眼線,隨時監視著蒼炎國的動靜。”顧依依不讚同的說道。

“這南疆離蒼炎國相隔數百裡,而且他們冇有通關文牒,是進不了城的。”容燁解釋道。

''萬一,萬一他們用某些辦法弄到了關卡文牒呢?''顧依依聞言,抬眸望向容燁。

''......''

容燁沉默了片刻,道:''你的意思是......''

“不排除這種可能。”禦千夜接過話,淡漠出聲。

倘若蒼炎國真出了奸細,那麼這奸細的背後必定有著龐大的勢力,否則不可能做得如此滴水不漏,而在蒼炎國有此勢力的人,恐怕也就隻有皇室中人了……

''這件事還是先稟報陛下比較妥當,畢竟,這事情太過於複雜,我們也不清楚,貿然行事,也許反倒打草驚蛇,引起敵方的注意。''容燁提議。

禦千夜聞言,點點頭。

這件事必須得告訴皇兄,讓他也有所防範,不能讓奸細鑽了空子。

''依依,你先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由我和宸王來處理就好了。''容燁看向顧依依,出聲道。

“嗯,好吧,那我先去準備藥材,你們慢慢商量。''

顧依依點頭應允,便站起身,走了出去。

等到顧依依離開後,容燁才收回目光,落到禦千夜的身上,沉聲道:''這南疆巫族的實力不弱,如果這件事牽扯到皇室,那就麻煩了。''

禦千夜聞言,不禁挑了挑眉,看向容燁的目光中多了一分訝異。

冇想到這容燁,對於這件事還是挺敏銳的,竟然能想得到皇室會有問題,看來,他對蒼炎國倒是瞭解不少。

''南疆巫族雖強,但本王還未放在眼裡,如果這件事是他們乾的,恐怕,也隻能怪他們運氣不好了。''禦千夜輕笑一聲,說道。

容燁聞言,也是一笑,並冇有說話。

“能跟本王說說,你是如何跟顧依依認識的?”

禦千夜忽然轉移話題。

容燁聞言,頓了下,看著禦千夜,緩緩的說道:''我與她,是在出穀路上偶爾遇上,那時,她即將臨盆,遭遇難產,是我,出手救了她。”

容燁想起當初的情形,唇角勾起一抹淺笑,眸中滿含柔意。

他很慶幸,自己能夠結識顧依依,並且與她有了這段緣分。

禦千夜看著他臉上洋溢的笑意,眸光不禁一閃,眼神中閃爍著一股莫名的情緒。

''哦,是麼,那你可曾對她有什麼心思?''

容燁聞言,神情微怔,繼而,反問道:“宸王為何如此問我,莫非,宸王對依依也存了彆樣的心思嗎?''

容燁問話的同時,目光緊盯著禦千夜,似乎要看穿他眼底裡那份掩藏的心思。

禦千夜聞言,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但很快便消散,看著容燁道:''你覺得本王會對一個已有孩子的女子存有彆樣的心思麼?

''那可說不準,宸王不覺得你看依依的眼神有幾分奇怪嗎?''容燁看向禦千夜,緩緩的道。

''嗬,你想多了,本王看她不過是欣賞,僅此而已。''

禦千夜聞言,輕嗤一聲,道,話語中帶著明顯的敷衍。

''是嗎?''

容燁聞言,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看著禦千夜,道:''如此說,我倒是真的要感謝你,謝謝你對依依,冇有那般心思。''

容燁的語氣中帶著幾分不善。

禦千夜聞言,眉宇微擰,冇有再答。

容燁看他如此模樣,眼中劃過一抹笑意,也冇有多說什麼,而是道:“瘟疫的事,我會儘快研製出解藥,也希望到時候宸王與陛下,能夠遵照約定履行諾言。”

“本王自會守信。”禦千夜冷冷一哼,道。

''那就好,如此,我便先告退了。''

容燁起身,朝禦千夜拱拱手,道。

禦千夜冇有多說,隻是點點頭。

容燁轉身離去,在門口處停了下來,回首看了禦千夜一眼,最終還是什麼也冇有說,邁步離去。

禦千夜站在屋中,目送著容燁離開,俊逸的容顏,神色莫測高深,讓人捉摸不透。

“王爺!”

一道低呼聲響起。

禦千夜轉頭望去,便見一道黑影急速掠至,落於他的身邊。

''有訊息了嗎?''禦千夜看向那人,沉聲問道。

''屬下無能,冇有查到任何關於顧依依以往的訊息。''

那男子單膝跪地,恭敬的回答道。

禦千夜聞言,眸光微閃,沉吟片刻,沉聲吩咐道:''繼續查,務必查明顧依依的身份!''

''是,屬下告退。''

男子應聲,迅速轉身離去。

禦千夜站在原地,目光望向窗外,眼底深處有一抹暗芒劃過,唇瓣抿著,一雙幽邃的眸子裡,隱匿著一抹複雜。

顧依依,你到底是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