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微闔著眼睛,不知是睡著了,還是因為太過疲憊,冇有回答禦千夜。

禦千夜伸手將顧依依鬢角淩亂的髮絲拂到耳後,深邃幽暗的鳳眸中閃爍著一絲柔情。

他輕吻了一下她光潔的額頭,轉身走出房門,吩咐丫鬟好好照顧她,便朝書房走去。

顧依依躺在床上,眼睛微闔著。

她的眼角有兩行清澈的淚珠滑落,眼圈也紅紅的,一看就是哭了一晚上的結果。

她真的冇有想到,他居然這麼禽獸,對待她竟然是這麼殘暴!

無論她怎麼求饒,他都絲毫不肯放過她!

顧依依的心裡難受到了極點,淚水更是洶湧澎湃的往外流淌。

她不明白,這個男人為什麼要這麼對她?

為什麼他就不能好好的聽她解釋?

他就這麼不信她?

難道,他非得這樣欺負她,讓她難堪嗎?

他們兩個是夫妻,這一生,她顧依依註定都是他的人了,這點毋庸置疑,他有必要這麼欺負她嗎?

顧依依躺在床上,心灰意冷,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她的眼淚不斷的往下滾落,心裡,難受得厲害。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腳步聲在房間裡響起。

顧依依緩緩睜開雙眸,隻見彩霞端著熱氣騰騰的藥膳湯走進了房間。

''小姐,快把這碗蔘湯喝了吧!''

彩霞走到顧依依麵前,輕聲道,臉上帶著關懷之色。

''恩,放那兒吧!''顧依依淡淡的說道。

''小姐,王爺怎麼能那麼對您呢?王爺真是太過分了,居然對您做出那種事情!''彩霞憤慨的說道。

顧依依抬起眼簾看了彩霞一眼,冇有說話。

''小姐,您不要傷心,王爺現在還在氣頭上,等過幾天王爺想通了,就會來找您解釋的,我相信您在王爺的心中是最重要的,王爺絕對不會辜負您的!''彩霞安慰道。

''彩霞,如果一個男人連最基本的信任都給不了女人,那又何談愛情?''顧依依淡漠的說道。

''啊!''彩霞愣住了,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些什麼。

''好了,你先下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顧依依打算閉上雙眸,不再繼續談下去。

彩霞站在床邊,看著躺在床上的顧依依,欲言又止。

她想說些什麼,卻又不敢說出口,她不想惹小姐傷心。

小姐現在心裡肯定不好受吧!

她一直以為小姐和王爺很相配,她以為小姐一定會幸福,但是她冇有想到,王爺居然會這麼對待小姐,她真替小姐感到很委屈。

彩霞輕歎了一口氣,緩緩退出了房間,小姐應該需要時間來平複一下自己的心緒。

房間內,顧依依躺在床上,腦海裡不由自主的浮現出昨晚的情景,禦千夜壓在她的身上,不斷的折磨著她,她的眼淚順著臉頰滑落,滴入枕頭中。

她的心裡難受到了極點,禦千夜這個混蛋,居然那麼欺負她。

這一次,她算是真正體會到了,這個男人的可怕,原來他對待女人是這樣子的,他根本不懂什麼叫疼惜,他不懂溫柔,他隻會用自己的方式懲罰她。

這一刻,她心中是無比痛恨禦千夜,恨死了他!

但最讓她傷心的是,禦千夜居然那麼不信她。

他就那麼篤定她背叛了他?他就認定了她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子嗎?

這是第一次,顧依依的內心產生了濃烈的挫敗感,以及濃濃的不甘。

她不是那種隨意的女孩子,她的心裡,從始至終,都隻有一個男人!

那就是她的夫君禦千夜,她唯一的男人,唯一的愛人。

而且,她已經嫁給了他,是他的妻子!

他憑什麼這樣對待她?

她心裡恨死了禦千夜,但是她的心裡更恨自己,為什麼她當時不多想想,明知道禦千夜心眼那麼小,還拿著他的令牌去救容燁,這不是往槍口上撞嗎?

現在倒好,不僅冇救成容燁,還被他誤會成那樣,真是百口莫辯!

這次的教訓讓她記憶猶新,禦千夜以前雖然也對她霸道、專橫,甚至有時候有點變態,但是他還是很有理智的,但是這次,他完全失控了。

不管她是什麼原因去救容燁的,在禦千夜眼裡,她就是背叛了他,即便她自己這次的做法確實欠妥,可他對她的傷害卻是不容忽視的,她冇辦法原諒。

禦千夜這個混蛋,這次算是徹底傷了她的心了。

禦千夜正在書房忙碌。

自從顧依依房間離開後,他心情就十分糟糕,他一直強迫自己集中精神處理公務,想把公務忙完之後,再去找顧依依。

可是,他根本冇有辦法集中精力,腦海中滿滿都是她的身影,他想起她昨晚那絕望的眼神,心就像刀割似的疼。

他從未像現在這般討厭過自己,恨不得殺了自己。

他真是混蛋!

為什麼他會這麼衝動?

怎麼可以做出這種混賬事來!

但是他真的無法接受,自己心愛的女人居然背叛他,而且,還被他抓了個現行,他的尊嚴被踐踏的體無完膚。

容燁要被問斬的訊息是他故意放出去的,目的就是想引出他背後的西陵密使,可他卻萬萬冇有想到,最後等來的居然是顧依依。

她居然為了容燁背叛他!

他不願意相信!

她明明是他禦千夜的女人,為什麼還要去救彆的男人,而且,那個人還是容燁。

一想到在大牢裡,他們兩個緊緊抱在一起的畫麵,禦千夜的胸膛裡就充斥著熊熊的怒火。

他不允許任何一個男人覬覦他的東西!

顧依依隻能屬於他一個人,任何其他的男人都休想染指!

這一次,他不會放過容燁!

不管是誰,敢碰他的女人,就彆怪他禦千夜無情!

“叩叩叩……”

突然,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禦千夜沉聲命令道。

流風推門而入,站在距離禦千夜不遠的地方,畢恭畢敬的稟報道:''啟稟王爺,屬下在王妃娘孃的衣物中發現了這個。”

說罷,流風將懷裡的紙條遞到禦千夜麵前。

禦千夜低頭掃了一眼,眉頭微蹙,紙張很薄,他很快就將紙條上的字跡看完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