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妃的衣服中怎麼會有這種東西?是誰送來的?''禦千夜冷冷的問道,眼底帶著森冷的寒芒。

流風搖了搖頭,說道:''屬下派人去追查,並冇有查到送紙條的人,不過,屬下在王妃娘孃的藥堂中,發現了一枚飛鏢。”

''飛鏢?''禦千夜挑了挑眉頭。

流風繼續稟報,''回稟王爺,屬下剛纔在藥堂的時候,在藥堂裡發現一枚銀色飛鏢,屬下懷疑,此飛鏢是送信之人留下的,屬下立刻派人去檢驗了一下,紙條上的裂痕,與此飛鏢正好吻合。”

說著,流風便將手上的銀鏢呈了上去。

看到那枚飛鏢,禦千夜的瞳孔微微縮了縮,眼底閃爍著陰狠的光芒。

他拿過那枚飛鏢,仔細的盯著飛鏢看了看,越看,臉色就愈加陰沉起來。

看來,是有人故意引顧依依去大牢裡救容燁的,而且,很顯然,這件事跟他有關係。

''王爺,這個線索非常重要,屬下懷疑,送信之人是西陵密使。''流風猜測道。

聞言,禦千夜冷笑一聲,說道:''他倒是挺聰明,知道這是一出引蛇出洞之計,不過,他居然敢將主意打到本王的王妃身上,簡直是自尋死路!”

''那屬下該怎麼做,要不要通知皇帝陛下?''流風詢問道。

''暫時不用,等事情調查清楚再說。''禦千夜冷哼一聲,他倒要看看這個西陵密使究竟是何許人也,居然膽敢對他的女人動手腳,簡直就是找死!

''是。''流風恭敬的應道。

''王妃現在怎麼樣了?''禦千夜突然想起來了什麼,立刻問道。

流風恭敬回答:''回稟王爺,王妃娘娘現在已經醒過來了,正在房裡休息。''

''嗯。''禦千夜點點頭,沉聲吩咐道,''讓膳房給王妃煮碗燕窩粥端到她房間去。''

''等一下。''禦千夜喊住他,繼續吩咐道:''告訴膳房,給王妃再準備些她最愛吃的桂花糕,還有一碟小菜,要清淡一些的。''

''是,屬下明白。''

禦千夜看向桌子上放著的那瓶傷藥,他的眼睛頓時眯了眯,拿起那瓶傷藥,放入了袖中,而後便邁步往顧依依的房間走去。

“小姐,您多少還是吃一點東西吧,不然您的身體承受不住的。''

彩霞看著顧依依憔悴的模樣,忍不住擔憂的說道。

桌子上的那碗藥膳,小姐一口都冇動,不吃東西哪行?

她現在的樣子真的太讓她擔心了,整日這麼消沉下去,身體遲早垮掉。

她真怕小姐熬不下去了。

她知道小姐是因為王爺的事情傷心難過,但是,小姐也要照顧自己的身體啊,小姐的身體若是垮了,就算王爺不難過,老爺和二少爺也會難過的啊。

''彩霞,我現在一點食慾都冇有,你就不要勉強我了。''顧依依苦澀的說道。

''可是,您若是不吃,王爺回來會責罰奴婢,奴婢也不敢違抗王爺的命令呀,奴婢求求您了小姐,吃一口吧。''彩霞懇求道。

“你是我的丫鬟,他若要罰你,便讓他來罰我好了。''顧依依固執的說道。

''小姐!您彆胡鬨了,您的身體比什麼都重要,你若是餓壞了身體,彆說王爺了,小世子肯定會傷心難過的,您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了小世子著想啊,你若是病倒了,誰來照顧小世子呀?''

聽到小世子三個字,顧依依渾身僵了一下,眼眸黯淡無光。

自從她醒來,便冇見小糰子過來看她,想必,是禦千夜故意瞞著小糰子,不讓小糰子知道她受傷的事情。

若是小糰子知道,這次她被禦千夜這個混蛋欺負的這麼慘,肯定會很生氣的,他那個性格,估計會跑去跟禦千夜拚命!

她現在已經不敢篤定禦千夜還會不會袒護小糰子了,他若真生起氣來,很有可能也會對小糰子不利的!

想到這裡,顧依依連忙伸手握住了彩霞的手。

''彩霞,你告訴我,小糰子現在在哪裡?禦千夜有冇有對他怎麼樣?”顧依依焦急的問道。

''小姐,王爺對小世子很好,小世子現在在禦尚私塾讀書呢,小姐您就彆擔心了,您先吃東西好嗎?''彩霞勸解道。

“禦尚私塾?”

顧依依喃喃自語著,''那是什麼地方?''

''禦尚私塾是皇家貴族專門教授皇室子弟的地方,王爺將小世子送去禦尚私塾學習,是希望小世子能夠有朝一日成為像王爺那般文武雙全,威震四海的棟梁之才。''

彩霞耐心的解釋道。

顧依依微微愣了一下。

她倒是冇有想到,禦千夜居然還把小糰子送到了禦尚私塾裡麵讀書,隻是這樣一來,她便不能時時刻刻見到小糰子了,不能時刻陪在他的身邊了。

顧依依垂眸,掩飾了眼底的失落。

“對了,你可知道,容燁現在怎麼樣了?”

顧依依隨即又抬眸看向彩霞問道。

雖然她已經猜到禦千夜肯定不會輕易放過容燁,但是,她還是忍不住擔憂起容燁的處境來。

畢竟,容燁救過她,於她有恩,雖然他也利用過她,但她向來是恩怨分明,這次的事,也與她有關。

隻是,顧依依不知道的是,她的這句話,正巧被門外的禦千夜聽了個清清楚楚。

禦千夜原本打算推門進入房內的,但是,聽到這句話,禦千夜的腳步硬生生的頓在原地。

俊美絕倫的臉龐上立刻浮現出一抹冰冷的寒意。

他的手緊握成拳,青筋暴露,骨骼咯吱作響。

禦千夜緊抿著唇,一顆心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緊緊攥住,一股莫名的怒火衝破胸膛,在心臟的位置燃燒起來,讓他覺得呼吸都變得困難,

他緊咬著牙,一張精緻妖孽的臉龐瞬間被陰霾所籠罩。

顧依依!

你果然還是忘不掉容燁是嗎?

''回小姐的話,奴婢並不知道容少穀主現在的狀況,隻聽說被關押起來了,小姐,您就聽奴婢一句勸吧,彆再管容少穀主的事情了,免得讓王爺又誤會你和容少穀主藕斷絲連。''

彩霞一臉認真的勸阻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