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聽著顧依依的呢喃,心臟一陣鈍痛,他伸手,用袖子擦拭掉她眼角的淚水,然後,他坐在她的身邊,看著她那張恬靜的睡顏,心中的怒意,瞬間煙消雲散。

顧依依的睡姿很差,她蜷縮著身體躺在那兒,雙腿曲起,一條白皙的小腿還露在外麵,一雙纖瘦的手臂則緊緊的抱著她身旁的枕頭,看起來就像是一隻受了傷的小貓一樣惹人憐愛,又可憐兮兮。

看到她這副可憐模樣,禦千夜的心裡,頓時湧起了一股莫名的心疼之意。

禦千夜輕輕的彎腰,想要將她的睡姿調正。

顧依依的小臉緊貼著禦千夜的胸膛,她的雙手下意識的環繞上禦千夜的脖頸,然後將自己更加緊密的貼在他的身上,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

禦千夜感覺到她的靠近,渾身僵硬的站在原地,一時間竟忘了該作何反應。

禦千夜怔愣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他有些不自然的移開了一點距離,然後伸手,想要將顧依依的胳膊給拉開。

他的手指剛觸碰到她的胳膊,她的胳膊就如同八爪魚一樣黏在他的身上,根本無法將她的胳膊從他的身上拿開。

禦千夜蹙了蹙眉,伸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胳膊,想要將她的手臂從他的身上拿開。

他拍打了好一會兒,見顧依依冇有任何的反應,他索性伸出手臂,輕輕地摟住她的腰肢,將她的整個身體都攬入懷中,然後,將她摟在懷裡,讓她舒服一點。

他的動作,溫柔而且小心翼翼,生怕把她給弄醒,驚擾到她。

顧依依在他的懷中,找了個更加舒服的位置,睡得更加香甜了。

禦千夜見她睡著了,這才鬆了一口氣,抬手,幫她拉好被子,蓋好。

他低下頭,看著懷中的人,目光變得愈發的溫柔起來,他伸出手,輕輕地撫摸著顧依依的臉頰,然後俯首,在她的額頭印上一吻,然後,輕輕的抽回自己的手,起身坐在床沿上。

房間裡,燈光昏黃,照射在禦千夜的身上,他的五官,在燈光的映襯下,越發的立體而英俊。

他伸手,從懷中拿出一隻藥瓶,看向睡熟的顧依依,眼底的眸光閃了閃,隨後,點了她的睡穴。

雖然她此時已經睡著了,但他接下來要給她那裡上藥,他擔心她會醒來,所以,他必須得先點了她的睡穴。

他伸手,小心翼翼的解開顧依依的衣裳,當他看到她身上那些紅印淤青,眼底不由自主的閃過一抹心疼,以及濃濃的自責。

如果他不是一時衝動將她折磨得遍體鱗傷,她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禦千夜伸出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撩開她的衣裳,然後將藥膏,慢慢塗抹在她身上那些青紫的痕跡上,動作極其輕柔,不帶一絲的情慾之色。

他動作很慢,很輕,小心翼翼的替她上藥,生怕弄痛她。

這個藥膏是他專門為顧依依準備的,藥膏塗抹上去,不僅能夠消腫,而且,還能夠祛瘀止疼。

這時,顧依依的眉頭不自覺的微微蹙起,似乎是因為藥膏有些涼,讓她感覺到不舒服,她微微的動了動身體。

禦千夜的動作頓了頓,他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目光,看向顧依依的小臉,此時,顧依依緊緊的閉著眼睛,一副安睡的樣子,但,卻因為藥膏塗抹到她傷處而痛的蹙緊了黛眉,眉頭微蹙,眉心處,一道清晰的褶皺若隱若現。

見顧依依蹙眉,禦千夜伸出另外一隻冇有塗抹藥膏的手,小心翼翼的覆上顧依依的眉心,他的拇指指腹輕柔的摩挲著她的眉心,一下一下的摩挲著。

他的動作,十分的輕柔,輕柔到仿若嗬護至寶似的,就連呼吸,都放得極輕。

他輕柔的動作,使得顧依依的眉心處,慢慢的散去了那一抹褶皺,她的眉心,也慢慢的舒展了。

他看著她的臉龐,目光漸漸的黯淡了下來。

他知道,她一定很疼吧。

他真的不該對她那樣粗魯,更不該將她折磨成那樣。

禦千夜輕歎了一口氣,他將自己的手收回,然後,便再次的將藥膏往她身下的傷處塗去。

當他替顧依依上好藥後,又重新給她穿好衣裳,蓋好被子,然後坐在她身邊,凝望著她的容顏。

他的目光,深邃而又迷離,深邃得,讓人看不懂他眼底的那一汪深潭,到底隱藏著什麼。

禦千夜就那樣的看著顧依依的睡顏,直到天快亮的時候,他才起身,離開了房間。

顧依依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

她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緩緩的從床榻上坐起身來。

此時,她身上的疼痛,早已消退了不少,肌膚上的紅印,也已經全部消失不見,隻留下了幾處淺淺的淤青,而且身上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藥香。

顧依依有些怔愣,她看著自己身上完好的衣裳,心裡暗忖,難道說,昨晚有人給她上藥了?

正當顧依依疑慮之際,房間的門,突然被推開。

隨後,彩霞走了進來,她手中端著一碗燕窩粥,走到床邊,輕聲喊道:“小姐,您醒了?”

顧依依看了看彩霞,再看了看她手中的燕窩粥,點了點頭:''嗯。''

彩霞將粥遞給顧依依,然後,笑盈盈的對顧依依說道:''小姐,餓了吧,奴婢伺候您洗漱,然後吃點東西,昨天您一天都冇怎麼吃東西,現在,該餓壞了吧。''

顧依依聞言,看了彩霞一眼,點了點頭,然後,從床榻上下來,朝著屏風處走去,彩霞則跟在她的身後,伺候著她沐浴更衣。

當褪去衣裳後,彩霞驚奇的發現,顧依依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印記居然都已經不見了,看著那些痕跡消失,她心裡暗暗驚訝。

小姐身上的傷勢那麼嚴重,怎麼今日起來後,就一點痕跡都冇有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難不成,是昨晚王爺給小姐上了藥?

彩霞心裡有些訝異,她抬起頭,觀察著顧依依,隻見顧依依穿戴妥當之後,臉色已經恢複如常,冇有了昨日的憔悴,看著精神也比前兩天好了不少。

看來,小姐和王爺的關係有所緩和了。

想到此,彩霞的唇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她看著顧依依,忍不住開口道:''小姐,王爺其實還是很在乎您的,昨晚,他一整晚都守在小姐房裡,直到天亮才離開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