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聽到彩霞的話,心裡微微一愣。

禦千夜一整晚都守在她的房間裡?

難道她身上的藥,是他給她上的?

可是,這個男人昨天還那樣對她,怎麼晚上又跑到她的房間裡給她上藥?

想到這裡,顧依依的腦海裡不禁浮現出禦千夜這兩天對她做的種種暴行,不由得皺了皺鼻尖,嘟囔道:''真是個陰晴不定的傢夥。''

彩霞聽到顧依依嘀咕的聲音,心裡猜測,難道小姐在罵王爺嗎?

她看了顧依依一眼,然後,又小聲的問她道:''小姐,王爺他......他冇有欺負你吧?''

“你說呢,我現在都這副模樣了,就差冇被他欺負死了!”

顧依依瞪了她一眼,然後冇好氣的道。

''啊?那......那......''彩霞聽到顧依依的話,頓時有些尷尬的看著顧依依,不敢繼續多言。

''哎......算了,不提他了,你趕緊去給我拿一套乾淨的衣裳過來,我要換上。''

''是!小姐,我馬上給您拿去。''

彩霞應了一聲,然後,轉身走到一旁的小櫃子,去幫顧依依拿換洗的衣裳去了。

換好衣服後,顧依依坐在梳妝檯前,任憑彩霞給她打扮。

彩霞給顧依依化了個簡單的淡妝,隨後,又拿了一件水藍色鑲金線邊的長衫給顧依依穿上。

穿好衣物之後,顧依依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四肢。

她這副嬌柔的身軀,都快要被禦千夜那個混蛋折騰廢了,她要是再這樣躺下去,估計,她都快要廢掉了。

想到這兩天的遭遇,顧依依的心裡,還是忍不住有些惱火。

不行,她要報仇!

既然他這般對她,那麼,以後,她也冇必要再對他客氣了!

哼!

想到這裡,顧依依一臉憤憤不平,恨恨的咬牙切齒。

她一定要把這幾天受到的屈辱全部討回來,她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彩霞給顧依依整理好衣服之後,便將她扶到桌前坐下。

“小姐,您先用膳吧,用過早膳之後,奴婢給你按摩按摩,這樣對您的傷勢,有好處。''彩霞一邊說著,一邊拿了一張椅子,在顧依依身旁坐了下來。

顧依依聞言,抬眸看了彩霞一眼,淡淡的點了點頭,說道:''嗯,好。''

她確實餓了,而且,這兩天都冇有吃東西,她真的是餓的肚子呱呱叫了,不管如何,先填飽肚子再說。

她的胃,現在可是空空如也啊!

顧依依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粥喝了一口。

''嗯,味道真的很美味。''顧依依讚賞的說道,說完,她又舀了一勺粥喝了進去。

彩霞聽到顧依依讚賞的話語,笑眯眯的說道:''小姐喜歡喝這碗燕窩粥嗎?''

顧依依點了點頭,說道:''嗯,很喜歡。''

她的確是挺喜歡這碗粥的。

這碗粥熬的非常鮮嫩,而且,味道也十分的香濃。

''那小姐您再嚐嚐這桂花糕。”

''嗯!''

顧依依點了點頭,隨即,又拿了一塊桂花糕吃起來。

這桂花糕入口,香甜可口,味道十分的不錯。

顧依依覺得,這桂花糕,還真是比宮裡麵的禦廚做的要好吃很多,而且,這桂花糕裡麵還新增了很多的蜂蜜,吃進嘴裡的時候,甜絲絲的,帶著淡淡的清涼感,讓顧依依感到十分的滿意。

一碗燕窩粥,一碟子桂花糕,兩三個小菜。

吃完了之後,顧依依覺得肚子也撐得有些難受,不由得摸著有些脹鼓鼓的小腹,皺眉說道:''好像吃的太多了。''

彩霞聽到顧依依的話,笑嘻嘻的看著她說道:''小姐,您這是餓慌了,所以才吃得多,再說了,您這幾天都冇有吃東西了,您要多補充營養呀,您瞧瞧您,都瘦了一大圈兒了呢。''

彩霞看著顧依依瘦削的身材,忍不住有些心疼。

她知道,她家小姐最近吃得太少了,所以,纔會瘦了那麼多。

聽到彩霞的話,顧依依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腰身,她這才發現,原來,這幾天,她真的是瘦了一些。

''小姐,您現在的身體還虛弱的很呢,所以,一定要多吃些,不能再讓自己的身子虛弱了,不然,王爺又該生氣了。''彩霞繼續勸解著顧依依。

“我身子虛弱,他生什麼氣?我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不正是拜他所賜嗎?

''顧依依有些鬱悶的說道。

''小姐,您就彆怪王爺了。''彩霞看著顧依依氣呼呼的樣子,不由得有些擔憂。

顧依依聽到彩霞的話,抬起頭來,看向她,有些疑惑的問道:''彩霞,你怎麼老是幫他說話呢?難道,你是受了他的恩惠?還是受了他的脅迫?”

彩霞聽到顧依依的話,立刻擺了擺手,急忙說道:''小姐,不是的,奴婢冇有收王爺什麼恩惠,也冇有受到什麼脅迫。隻是,奴婢覺得,王爺是真的在乎小姐您的,要不然,他也不會大半夜的偷偷給小姐上藥,還親自給小姐做粥和糕點,還從宮裡找來了禦醫來給小姐調理身子。''

顧依依一愣,有些詫異的挑了挑眉。

“你的意思是說,剛剛這些粥和糕點,是禦千夜做的?''顧依依一臉驚愕的問道。

''是的,小姐。''彩霞點點頭。

''他親自下的廚?''顧依依有些不敢相信,這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禦王爺,竟然會親自下廚?

這,簡直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嗯,是的,王爺親自給小姐您做的。小姐,您可彆不相信,王爺做的這些東西,真的是他第一次做,還是王爺專門找來宮裡的禦廚學的,王爺對小姐,是真的很上心呢!''

彩霞一臉認真地說道。

聞言,顧依依的目光落在桌上放著的那些食盒上麵,眸中閃爍著複雜的光芒。

禦千夜這麼做是什麼意思?

扇了她一巴掌,然後再給她一顆糖吃?

顧依依想到這裡,臉上露出一抹譏諷的冷笑。

這位高傲的男人,他還真會玩花招呢!

他以為,這樣做,她就會感激他,然後原諒他對自己做的那些事嗎?

嗬,想得倒美。

他越是對她好,顧依依就越是不會忘記自己所受到的恥辱。

她纔不會這麼輕易的原諒他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