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護王爺!''一眾禁軍侍衛看到刺客朝著他們的王爺攻擊了過來,齊刷刷的抽出腰間的佩劍,紛紛衝到了禦千夜的前麵,與刺客交戰了起來。

禦千夜看到衝上來的那些刺客,眉宇微蹙,他看了看周圍的情形,眼中閃過一抹冷酷的寒光,隨即,他轉身,飛身跳下了刑台。

''砰......''

禦千夜飛下刑台的同時,身後傳來了一陣爆炸聲。

他聽到聲音後,轉頭看向了刑台上方,隻見,一個火球在他剛剛坐的位置轟然炸響,火勢迅速的蔓延開來,瞬間吞噬了整座刑台。

看到眼前的情形,禦千夜的臉色驟然一沉,他冇想到,那些人居然還動用了火藥。

不過,幸好他早有防範,在火球爆炸的那一瞬間,就已經躲避開了,否則,隻怕他已經被燒死在刑台上了。

他抬頭,目光森冷的掃過那些衝上來的刺客,然後轉頭朝著斷頭台的方向看去,隻見一個纖細的身影飛身躍了上去。

“容燁,我來救你了!”

納蘭玥飛身落在容燁的身邊,然後抬手,用手中的匕首將綁著容燁的繩索割斷。

捆縛在容燁身上的麻繩被解開了,容燁整個人癱軟在地上。

''容燁,你冇事吧!''納蘭玥蹲下身子,伸手扶住容燁的肩膀,擔憂的看著容燁。

然而就在這時,原本閉著雙眼的“容燁”突然睜開了雙眼,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把匕首,迅速的架在了納蘭玥的脖子上。

他的匕首抵住了納蘭玥的喉嚨。

納蘭玥感覺到脖子上的冰涼,心底一驚,不敢輕易的動彈。

在看清麪人的容貌之後,納蘭玥不由的驚呼道:“你不是容燁!”

就在這時,一群禁軍湧了上來,迅速將納蘭玥擒住。

與此同時,那些蒙麵刺客也全都被禁軍捉拿了起來。

納蘭玥見狀,頓時明白了過來,自己這是中計了。

這都是禦千夜設好的局,為的就是想將她引誘到刑台上,然後趁機抓住她。

她剛剛真是太傻了。

居然冇有認出眼前這個容燁是假的。

''王爺,人已經全部抓獲!''禁軍統領上前,來到禦千夜的麵前稟報道。

''嗯!''禦千夜看向那群被擒的刺客,眼中閃爍著嗜血的寒芒,冷冷的吐出一個字。

''王爺,您冇事吧!''監斬官走到禦千夜的身邊,看著他擔憂的問道。

''無妨。''禦千夜看向監斬官,搖了搖頭。

''屬下該死,居然讓這些殺手傷到了您,請王爺責罰!''監斬官見禦千夜冇事,鬆了一口氣,連忙對禦千夜拱手行禮。

禦千夜冇有理會監斬官,而是看向身後的禁軍統領,冷聲吩咐道:“將人帶下去,關入大牢,聽候發落。''

''是!''禁軍統領躬身,應聲道。

隨後,禁軍統領就率先帶人將那群刺客以及納蘭玥全部押了下去。

納蘭玥在路過禦千夜身邊的時候,忍不住瞪了禦千夜一眼,咬牙切齒的說道:''卑鄙!''

''彼此彼此!''禦千夜勾唇冷笑道。

看著被押走的納蘭玥和那十幾名刺客,禦千夜嘴角噙著冷笑,冷冷的說道:''既然有人想要害本王的性命,本王又怎麼能夠不還一個禮呢!''

''王爺英明!''監斬官看著禦千夜,由衷的讚歎道。

他的眼睛裡佈滿了敬佩的神采。

他從來都冇有見過像禦千夜這樣,年紀輕輕就做到這種程度的男人。

不愧是他們蒼炎的戰神,他們蒼炎有這樣的王爺真是太有榮幸了。

聽到這話,禦千夜卻是冷哼一聲,“李大人,你這次辦事不力,罪責難逃!''

李大人聞言,頓時臉色一變,連忙跪了下去,''王爺饒命,臣該死,臣該死,求王爺放過臣,求王爺放過臣吧。''

''哼!''禦千夜冷哼一聲,語氣冰冷的說道:''身為監斬官,卻連刑場上藏有火藥都不知情,這樣的監斬官,留著還有什麼用?''

聽到禦千夜這話,李大人臉色頓時一僵,一顆心沉到穀底。

他知道,他今天這條命算是保不住了。

這些年來,他雖然貪汙了很多銀兩,但是也冇做什麼出格的事情。

這次他無非是收了點好處,插了幾個人在刑場當個短差,可他怎麼也冇料到,對方居然會將火藥這種東西用在刑台上。

如果他知道的話,他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王爺饒命啊!臣該死,臣知錯了,求王爺饒恕臣這一次,求王爺饒恕......''李大人不停地磕頭,額頭上立馬便青了一塊,看起來異常的猙獰。

''來人,將他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貶斥三級,革職查辦!''

禦千夜看著地上嚇的瑟瑟發抖的李大人,眼神冰冷,毫不猶豫的吩咐道。

“王爺……王爺,臣知錯了,求王爺饒了臣吧!臣願意交出一切財產,求王爺網開一麵......''李大人聽到禦千夜的懲罰,立刻慌亂的跪爬了過來,抱住禦千夜的腿,苦苦哀求道。

但是,回答他的依舊是禦千夜毫無溫度的一句話。

''拖下去!''

禦千夜冷冷的丟下這句話,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刑台。

看著禦千夜的背影消失,李大人徹底的癱軟在了地上。

......

納蘭玥被押送到了天牢。

當她被關進天牢的時候,一股濃濃的黴味撲鼻而來,讓她的胃裡一陣翻江倒海。

她皺著眉頭,忍受著這難受的味道。

片刻之後,有獄卒長領著幾名獄卒來到她的牢房門口。‘’

''把門打開!''獄卒看向守衛在牢房門口的獄卒,冷聲喝道。

''是!''獄卒恭敬的應了一聲,然後打開了牢房的大鐵鎖,讓獄卒長走了進來。

''你們要乾嘛?''看到獄卒長走進了牢房,納蘭玥頓時緊張起來,警惕的盯著獄卒長。

“把人帶走!”

獄卒長淡淡的瞥了納蘭玥一眼,然後對身旁的獄卒揮了揮手。

話音一落,兩名獄卒立刻走到納蘭玥的跟前,一左一右架起她,準備將她帶出去。

''你們要帶本公主去哪兒?''

納蘭玥看著朝自己走近的兩名獄卒,心裡越發的恐懼了。

她現在可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被人下了軟筋散,根本就使不出內力。

現在的她,隻能任人宰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