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出了病源,解藥也很快研製了出來。

看著那個感染瘟毒的青年男子病症漸漸痊癒,所有人都不由長籲了口氣。

接下來,隻需要將西羅河的病源清理乾淨,將這種感染的瘟毒徹底除掉即可。

當即,禦千夜便吩咐人將解藥送往西羅村。

所幸的是,在禦千夜嚴令妨控下,冇有再出現新的瘟毒病例,而那個往河裡投毒的人也被抓住了。

那人也是村裡人,隻不過是被人收買了,但他卻不願供出背後之人,在逼供的時候服毒自儘了。

線索,就此中斷。

禦千夜看著已經死去的男子,眉頭緊蹙,一抹冷厲之色從他幽邃如潭的瞳孔裡溢位。

“王爺,我們還繼續查下去嗎?”

一旁的流風看向禦千夜,試探性的問道。

禦千夜聞言,並未回話,反而將眸光放在了桌上那封密函上。

皇兄派人給他傳信,讓他解決完瘟疫後,立即回京。

信上的語氣有些急切,看來,宮裡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

如今,雲州城的瘟疫已經得到了控製,而那背後之人,經過這次的事,想必短時間內不會再有所動作了,他已經派人暗中在城中進行排查,並且將那些玩忽職守地方官員全部革職查辦,換了一批精明強乾的官員上任,他相信,那人絕對不敢再輕舉妄動。

“留一部分我們的人,繼續查下去,其餘的人,全部回京。”禦千夜沉聲道。

他的心中已經有數,皇兄應該是遇到了麻煩,否則,以皇兄的性格,絕對不會用這樣急迫的語氣催促他趕快回京。

''是!''流風恭聲應道。

''對了......''禦千夜沉默了片刻後,又開口道。

''王爺還有什麼吩咐?''流風疑惑道。

''顧依依那邊最近可有什麼異常?''禦千夜問道。

流風聽了禦千夜的話,略微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點頭:''她那邊倒是冇有任何異常,除了......''

''除了什麼?''禦千夜看向他,問道。

''除了與容燁公子走得比較近,其餘的並冇有任何異常的地方。''流風說道,他知道自己王爺心中有疑慮,便加重語氣將話講的明白一些。

聽了流風的話,禦千夜沉默了一下,眸底閃過一抹深沉。

隨即,他的手一揮,流風頓時會意,悄無聲息的退了下去。

禦千夜看了桌上的那張密函一眼,眼神一凝,便起身朝門外走去。

此時,已是夜晚時分。

天空繁星璀璨,銀白的月華透過樹梢的枝丫撒入了院子裡,映照出一片朦朧的美景。

禦千夜走到門口處停步,腳尖一點,便飛躍而起,朝西南方向掠去。

西廂房之內,光線明亮而又柔和。

屏風後傳來“嘩嘩”的水聲,在這靜謐安詳的氛圍下,顯得尤為清晰。

一道纖細窈窕的人影,正沐浴在溫熱的水霧之中。

水花瀰漫,那嬌小玲瓏的身姿,在朦朧中若隱若現,引人無限遐想。

''唔!''

突然,一聲輕哼,從屏風後傳出。

隨著水波的盪漾,水霧也逐漸散去。

一道玲瓏有致,曲線畢露的身形出現在屏風後,水珠順著她光潔的香肩滑下,在燈火的對映下,更添幾分魅惑。

顧依依閉著眼睛,仰躺在浴桶裡,一副很舒適愜意的表情。

那張臉上,一抹淡紅暈染開,顯得越加的粉嫩,嬌媚。

禦千夜的眼瞳驟然一縮,眸底深處的光芒也猛然一沉。

他冇想到,自己一來竟撞見了這麼一幕畫麵。

屋內的窗戶並未關嚴,透過窗縫,裡麵的旖旎之景,看的一清二楚。

那道嬌小的身影,在水汽之中顯得有些虛幻,似乎隨時都會消失不見一般。

禦千夜看了,眸子不由暗了暗。

他的眼眸直勾勾盯視著浴桶裡的顧依依,喉結一動,有一絲絲異常的聲音溢位。

腦海裡,不禁回憶起某個美妙的夜晚。

那個夜晚,是他第一次品嚐到女人的滋味,也是迄今為止,唯一一次。

想到這裡,禦千夜的眼中不由浮現一絲迷離。

他的腦海裡,浮現出一張嬌豔嫵媚的麵龐,那張麵孔與眼前這張臉,在一瞬間,重合在了一起。

禦千夜的眸子不由緊了緊。

他記得,那個女人腰側有一顆痣……

''咕嚕嚕......''

突然,浴桶中的水聲,打破了室內的寧靜,也將禦千夜的思緒給喚回來了。

他的目光看向顧依依。

隻見,那道嬌小的身影正準備起身,她此時正背對著他,身形曼妙而又妖嬈。

一頭烏黑濃鬱的秀髮鋪散開,遮住了她整個背部,在燈火的映照下,她的肌膚似雪白玉,泛著瑩潤的光澤。

眼看著她即將站起來,禦千夜目光灼灼的盯著她的腰側,卻在這時,身下的衣襬被什麼東西扯住了。

低首望去,隻見一雙肉呼呼的小手,正拽著他的衣襟。

“宸王叔叔,你在這兒乾嘛呀?”

小糰子糯糯的嗓音,在禦千夜耳畔響起,一雙漆黑晶亮的大眼睛,正好奇的盯著他。

''噓!''

禦千夜趕緊蹲下身子,伸手抵住他的唇,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示意小糰子彆說話。

隨即,將他抱起,來到了一旁的拐角處。

他將小糰子放了下來。

''宸王叔叔,你在偷窺孃親洗澡嗎?''小糰子抬頭看向禦千夜,笑嘻嘻的問道。

聽到小糰子的話,禦千夜俊朗剛毅的麵上閃過一抹尷尬。

''小糰子,胡說什麼呢?''

小糰子眨巴著那雙黑曜石般的漂亮大眼睛,看著他,一臉無辜的說道:''宸王叔叔,您剛纔明明就是在偷看孃親沐浴,不然,你怎麼會站在這兒呢?''

小糰子看著禦千夜,一臉認真嚴肅,絲毫冇有半分玩笑的意味。

禦千夜被堵得說不出話來,臉色鐵青,額角青筋跳動著。

他看向小糰子,咬牙切齒的道:''小糰子,你再亂說一句,本王就把你扔出去!''

''宸王叔叔,你好凶啊!''小糰子一臉委屈。

''你才知道嗎?''禦千夜瞪了他一眼,語氣十分嫌棄。

''可是,您的確在偷看我孃親洗澡啊!''小糰子繼續不怕死的說道。

禦千夜的額角青筋突突直跳,怒極。

''你再說一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