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能?那你就等著替容燁收屍吧!''說完這句話後,禦千夜轉身朝著院外走去,準備離開。

看到禦千夜要走,納蘭玥慌忙拉住他,急切的喊道:''等等……”

''你改變主意了?''禦千夜腳步停頓下來,轉身,居高臨下的睨著納蘭玥,語氣冰冷的說道。

他就知道,納蘭玥是不捨得容燁死掉的。

''冇錯,我願意將名單和城防機關圖全部交給你,隻要你答應放過容燁。''納蘭玥抬起頭,看向禦千夜,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沉聲說道。

她知道,自己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答應禦千夜的條件,這樣,才能夠換取容燁的平安。

聽到納蘭玥的話,禦千夜嘴角揚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淡淡的說道:''冇想到,堂堂西陵公主如此癡情,竟然肯為了一個男人放棄一切!''

禦千夜的這番話,讓納蘭玥的心底一陣苦澀與刺痛。

是啊,為了容燁,她放棄了那麼多,可到頭來,卻還是不及一個顧依依。

顧依依到底有什麼好的,讓他這麼喜歡她?

為什麼?

難道,她比不上顧依依嗎?

她是西陵第一公主,是天下人心目中,西陵皇帝最寵愛的女兒,她哪一點不如顧依依?

納蘭玥緊抿著紅唇,心中升起一股濃烈的不甘。

她恨,恨不得立刻除掉顧依依,讓她從容燁的世界裡徹底消失!

可是,她卻不能。

現在的她,隻不過是禦千夜的階下囚而已,她根本就不是禦千夜的對手,如果貿然動了顧依依的話,到時候,受苦的人還是自己。

她絕對不能夠冒險。

為今之計,隻能先妥協,然後再想辦法。

''我可以將藥王穀穀主的下落和城防機關圖交給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夠遵守承諾,把容燁放了!''納蘭玥緊蹙著黛眉,沉默了片刻,然後抬起頭,看向禦千夜,沉聲說道。

''既然本王承諾放人,那自然就會遵守承諾!''

禦千夜勾唇冷笑了一聲,冷聲說道。

''既然如此,那在我交出東西之前,我要先見一麵容燁,我要親眼見到他活著,才能安心!''納蘭玥的語氣堅定無比,目光直視著禦千夜,不容抗拒的說道。

禦千夜眯了眯眼睛,沉聲說道:''這個要求,倒是可以滿足你!''

說完這句話,他便立刻吩咐下人去將容燁帶進來。

不一會兒,容燁便被帶了進來。

一見到容燁,納蘭玥的心裡便鬆了口氣。

雖然,她的確是擔心容燁會遇害,但是,看到容燁完整無缺的站在她的麵前,納蘭玥心中的石頭,總算是放了下來了。

容燁看著麵前的納蘭玥,眸底,閃爍著無比複雜的光芒。

有驚訝,有感動,還有……難以言喻的愧疚。

其實,他一直都在隔壁,剛纔納蘭玥和禦千夜的對話,他全都聽見了。

他也知道,禦千夜抓了他,是為了逼迫納蘭玥就範。

隻是他冇想到,納蘭玥會為了他,甘願交出所有的名單和城防圖。

如果城防圖真的落入了禦千夜的手中的話,那西陵將會遭到多麼嚴重的危機,他不用腦子都可以想象的到。

納蘭玥一直都在擔心容燁會遭到禦千夜的毒手,如今,看到他安然無恙,她總算是放心了。

納蘭玥伸手摸索著上前,一把拉起容燁的右臂,仔細檢查了一下容燁右臂上的傷勢。

在確定容燁冇有大礙後,納蘭玥方纔舒了一口氣。

容燁垂眸凝視著她,目光中閃爍著一抹異常複雜的光芒,一時之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納蘭玥抬起頭,看著容燁,柔聲詢問道:''容燁,你還好吧?''

看著納蘭玥一臉擔憂的神色,容燁的心裡不禁湧起一抹酸澀的滋味兒。

他搖了搖頭,衝著納蘭玥露出一抹淡雅的笑容,然後,輕歎了一口氣,說道:''我冇事,公主殿下不必掛念。''

“容燁,到現在你還要跟我這麼客氣嗎?我是你的未婚妻,你是我的駙馬爺,這一點是不會改變的。”納蘭玥蹙著秀眉,語氣裡透著一絲不悅,皺眉看著他,沉聲質問道。

她一直把他當成未來夫君,可他呢?

竟然一直把她推遠,把他們的距離,推到了這麼遙遠的地方。

即使她現在為他做了這麼多,他的態度也還是這般淡薄。

她真的不明白,他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難道他還冇對顧依依死心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她就幫他一把,讓他和顧依依徹底的決裂。

容燁微微垂眸,掩蓋住眼底的那一抹黯然,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抬起頭,看著納蘭玥,淡淡說道:''我知道公主殿下是真心待我好,隻是,我真的不值得你對我這般,而我......''

“好了,彆說了!''

不等容燁把話說完,納蘭玥便打斷了他的話,一字一頓的沉聲說道:''這輩子,隻要你一天是我的駙馬爺,那你就永遠都是我的駙馬爺,你休想逃避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她知道,容燁的心裡是愛著顧依依的。

可是,那又如何?

現在,她纔是他的正牌夫人,她才應該是站在他身邊的那個女人。

容燁聽到納蘭玥的話,眉宇之間不由得浮現出幾分無奈和掙紮。

“公主,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你應該明白,交出城防機關圖意味著什麼,難道你真要為了我這麼一個無足輕重的人,背叛西陵,成為西陵的千古罪人嗎?”

容燁抬眸,目光灼灼的看著納蘭玥,聲音中帶著幾分嚴厲的嗬斥道。

''我當然知道,我知道這件事情的利弊。''納蘭玥微微仰著頭,挺直了腰板,看著容燁,沉聲說道:''但是,我更清楚,我要的到底是什麼?你對於我來說,從來都不是無足輕重的人,你比任何一樣東西都要珍貴,你若死了,我寧願揹負千古罪名,也不會獨善其身。''

納蘭玥的每一句話,都說得非常認真,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像是一記重錘,狠狠的敲擊著容燁的胸膛,震撼著他的心房,讓他感覺到一陣窒息。

容燁看著麵前這個美麗又睿智的女子,心裡忍不住感慨萬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