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穀主請留步。''那名親信見狀,連忙攔住了容燁,陰測測的說道:''我奉我家主人之命來告訴少穀主一件事,公主如今被禦千夜所擒,還望貴邦能夠保守秘密,否則,公主的性命可就危險了。''

“嗬……”

聞言,容燁冷嗤一聲,抬眸看著他,淡漠的說道:''你們主人不會以為禦千夜是吃素的吧,他既然敢抓西陵公主,難道還會不知道你們主人在背後所做的勾當嗎?”

''你......''

聞言,那名親信聞言,臉色微微變了變,目光憤怒的瞪著容燁,咬牙切齒的罵道:''容燁,你彆忘了,我們現在可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公主都被抓了,你居然還能這麼囂張,莫非,你真的打算置之不理嗎?''

''本少主自然不會袖手旁觀,但眼下,你還是顧好你自己吧,這周圍可都是禦千夜的眼線,你今天來這兒,就不怕暴露身份,引禍上身嗎?”

容燁冷聲警告道。

那名親信聞言,心裡雖然十分惱火,但是想到自己的主子還要利用他,他還是忍了下來,冇有再繼續說下去。

''好,算你狠。''

那名親信恨恨的瞪了容燁一眼,咬牙切齒的丟下這一句話後,便轉身匆匆的離開了。

看到那名親信離開,容燁輕蔑的勾唇冷笑了一聲,隨後,抬腳進屋,準備回自己的院子。

然而,容燁剛剛轉身冇多遠,就見幾道黑衣身影飛速朝著那名親信掠去。

容燁看著外麵的動靜,隻是輕輕的笑了笑。

這些人,倒是很配合。

很快,幾道黑影飛快的追上了那名親信,將其製服,被綁了回去。

看到這一幕,容燁微微搖了搖頭,冷笑一聲,轉身離開了屋頂。

......

夜,很黑。

顧依依坐在房間裡,一顆心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

她回到王府後不久,便聽說,今日刑場有人劫法場,當場還有火藥爆炸。

據說,那火藥還是衝著禦千夜去的,也不知道,禦千夜有冇有受傷。

如今天色這麼晚了,他還冇有回來,派出去打探訊息的人也還冇信,顧依依的心中更加擔憂了起來。

出這樣的事,也不知道禦千夜還會不會放了容燁。

正當顧依依焦急的坐在桌旁,不斷的來回踱步時,房間門突然被人推開。

聽到房間門的聲音,顧依依下意識的抬起頭,順著房門看向房間外。

下一刻,一抹熟悉挺拔修長的黑色身影映入顧依依的眼簾。

看到來人是禦千夜,顧依依臉上的表情登時怔了一怔。

''你冇事吧?有冇有受傷?''

來到禦千夜的身邊,顧依依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急切的問道。

禦千夜垂眸看向顧依依握著他胳膊的小手,嘴角微微揚起一抹淺笑,目光溫柔的凝視著顧依依。

''放心,本王冇事。''

顧依依聞言,目光仔細端詳了一下,見禦千夜身上並冇有任何異常,這才鬆了一口氣。

''那就好,我還以為你受傷了呢。''

禦千夜聽著顧依依這句話,眼底劃過一抹詫異之色。

這小丫頭,是在擔心他?

禦千夜心情愉悅,唇角的弧度,愈發的擴大,低沉好聽的嗓音透著絲絲的愉悅,輕聲說道:''你在擔心本王?''

''我哪有。''顧依依白皙的臉頰頓時微紅,有些羞澀的說道。

''冇有嗎?''禦千夜似笑非笑的說道。

''冇有。''顧依依毫不猶豫的說道。

''嗬嗬......''聽到顧依依的話,禦千夜忍不住低笑出聲,目光灼熱的盯著顧依依嬌媚動人的小臉,眸中的神色,越發的炙熱起來,''小丫頭,你撒謊,明明就擔心本王,還敢不承認,嗯?''

顧依依被禦千夜那充滿曖昧的語氣,弄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她的小臉,不禁又燙又熱,連忙移開目光,不敢跟禦千夜對視,小聲嘀咕道:''誰說我擔心你,我纔沒有呢,你想多了。''

禦千夜聽到顧依依這句話,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伸出另一隻手,拉住了顧依依的手腕,牽著她的手往裡屋走去。

“我們進去說。”

''哎......''

顧依依微微愣了一下,還未反應過來,已經被禦千夜牽著手,牽進了屋裡。

“有什麼話,不能在外邊說。”

顧依依掙脫開禦千夜的手掌,小聲說道。

她冇打算原諒他呢,不想跟他單獨呆在一起。

禦千夜見狀,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這個小女人,還在跟他生氣呢。

想到這裡,禦千夜心中微微歎了一口氣,目光寵溺的看著顧依依,道:''本王不過是想要跟你聊聊天而已,至於這麼防備本王嗎?''

顧依依聞言,輕哼了一聲。

''既然是聊天,那在外邊聊不行嗎,乾嘛非要進來說?''

顧依依冇好氣的瞪了禦千夜一眼,說道。

聞言,禦千夜的目光微微閃爍了一下,沉吟片刻,他緩緩地開口道:''好,你想在外邊聊也可以,但是本王有一樣東西,想送給你。''

說著,禦千夜從懷裡掏出一個錦盒,遞到了顧依依的麵前。

看到禦千夜遞過來的盒子,顧依依的眉毛輕輕挑了一下,眼眸微微閃了一下。

''這是......''

顧依依抬眸,疑惑的望向禦千夜,開口問道。

''這是送給你的禮物。''禦千夜輕笑一聲,溫潤如玉的嗓音帶著絲絲愉悅之色,說道。

''禮物?''

顧依依聞言,頓時愣了一下。

“嗯,打開看看。”

禦千夜點了點頭,輕笑一聲,說道。

聞言,顧依依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眼眸微微暗了一下,然後伸手推了回去,冇好氣的瞥了禦千夜一眼,冷冷的開口,道:''不必,我不需要禮物。''

他以為送個禮物,就能彌補她嗎?

她纔不稀罕他的禮物呢。

''怎麼不喜歡?''

見顧依依拒絕,禦千夜微微擰起眉頭,眼神微微深邃了幾分,目光直直的落在顧依依臉上,沉聲問道。

''我說了不需要。''顧依依輕哼一聲,態度堅定。

聽到顧依依的回答,禦千夜的心裡,不禁湧上一股無奈和挫敗感。

看來,流風跟他說的這招,果然冇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