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宮宴?''顧依依愣了一下,詫異的開口問道。

''嗯,今天是臘八節,宮裡舉行宮宴,

邀請京城各位權貴世家,和皇室宗親前來參加,這也算是京城的盛典,你是本王的本妃,理所當然也要參加。''禦千夜開口說道。

''宮宴啊。''顧依依低吟了一聲。

她還從冇參加過宮廷中人的聚會,聽說宮中的宴席,非常的華麗奢侈,而且還會有不少的名門閨秀。

想到名門閨秀四個字,顧依依不禁撇了撇嘴巴。

她最討厭的就是那些虛偽做作的人了。

那些人,表麵上裝作一幅溫婉得體的模樣,背地裡,卻處處耍弄陰招,使儘心機,實則卻是最為卑鄙,最為醜陋的。

顧依依一邊在心裡腹議著,另一邊則是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我會好好準備的。”

禦千夜聞言,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便站起身,走到顧依依的麵前,伸出修長的玉臂,輕輕的搭在她的肩膀上。

''今晚,你好好的準備一下,本王會讓人給你送一套精緻的宮裝過來,你穿上它,定能驚豔四座。”

說到這裡,禦千夜的目光,落在顧依依的腰肢上麵,看了一會兒,才慢條斯理的繼續說道:''太瘦了,得好好補補。”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她哪裡瘦了?明明還是很標準的身材好嗎?

不過,她並不打算跟禦千夜爭辯,而是默認了禦千夜的話,點頭應道:“知道了。”

''嗯。''見顧依依點頭應道,禦千夜滿意的點了點頭,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本王先去上早朝了,早膳已經備好了,記得按時吃飯,不許再耍性子了。''

說罷,禦千夜的視線,再次落在了顧依依平坦的肚子上麵,眼眸之中染上一抹深邃,不過,轉瞬即逝,他便移開了視線,轉身邁步離開了。

顧依依站在原地,一時有些怔愣。

什麼叫不許再耍性子了?

她什麼時候耍性子了啊?

然而當她看到那一桌膳食的時候,瞬間便明白了禦千夜的意思。

敢情這早膳是禦千夜親自做的,怪不得他會特地交代她,不許耍性子,敢情他是怕她賭氣不吃。

看著一桌的菜肴,顧依依忍不住吞嚥了一下口水。

不得不說,禦千夜那傢夥的手藝還真是不賴,雖是第一次做,但是卻做得相當精緻,每一道菜都恰到好處,味道極其不錯。

想必,他肯定也花費了不少心思,才能把這些菜肴全部做成這樣的。

這個男人,雖然有時候霸道蠻橫,脾氣古怪,但是,對於她的事情,卻又格外的用心。

想到這裡,顧依依心裡的怨氣,也在一點點的消散掉,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股暖流,在她的心中緩緩地流淌著。

''小姐,您怎麼了?怎麼一直在盯著桌子上的菜發呆?''彩霞從外麵端了茶水走進房間,看到顧依依還坐在原地發呆,於是開口詢問道。

''哦,冇什麼。''聽到彩霞的聲音,顧依依立刻從思緒中緩過神來,衝著她搖了搖頭,說道。

''彩霞,我有事跟你商量。''

顧依依開口說道。

聽到顧依依的話,彩霞立刻走上前來,關切的問道:''小姐有什麼吩咐,您儘管說。''

''你幫我調查一下,昨日刑場上到底發生了何事,還有,容燁有冇有被放出來。''顧依依看向彩霞,一臉嚴肅的問道。

聽到顧依依的話,彩霞不由的蹙了蹙眉,隨後不解的問道:“小姐,您怎麼還關心那容少穀主的事啊,若是被王爺知道了,又該生氣了。”

''我隻是想確認一下,你放心,這是我最後一次過問他的事,此後,他是死是活,皆與我無關。''顧依依看向彩霞,一臉認真的說道。

''那好吧。''彩霞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嗯,那你去安排一下,我今晚要參加宮宴。''見彩霞同意了,顧依依開口說道。

''是!''彩霞恭敬的應了一聲,便下去準備了。

......

晚上酉時左右,顧依依換上了一襲緋紅色繡金絲鸞鳥紋的宮裝,整個人顯得高挑漂亮,氣質清純脫俗。

一頭烏黑如雲的秀髮,挽起簡單的一個飛仙髻,插著幾朵珠翠,整體看起來,更添了一份嫵媚風情。

顧依依看著鏡子裡麵的自己,忍不住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個樣子,還真是挺不錯的,很符合她的審美觀。

想著,顧依依便邁腳,走出了房間,往書房走了過去。

顧依依走進書房,抬眸,看向站在案桌前,負手而立的禦千夜。

他穿著一件藍色蟒袍,袖口繡著精緻繁瑣的暗紋,腰繫黑金色寬腰帶,將那魁梧偉岸的身形襯托的愈加英姿颯爽,俊逸非凡。

禦千夜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立刻轉過身來,看向顧依依。

隻見她身上的緋紅色宮裝,將她玲瓏有致的身軀襯托得愈發迷人。

禦千夜的唇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抹迷人的弧度,狹長的鳳眸之中,閃爍著瀲灩波光,薄唇微啟,低沉磁性的嗓音,帶著一絲溫潤。

''過來。”

禦千夜衝著她招了招手,示意她過去。

顧依依走到禦千夜身旁,抬眸望向禦千夜,開口說道:''我已經準備好了。”

''嗯。''聽到顧依依的話,禦千夜微微頷首,看了一眼顧依依,然後開口道:''你先在這裡等本王一下。''

說完這句話之後,禦千夜便轉身離開了,隻留給顧依依一個瀟灑的背影。

見狀,顧依依隻得乖巧的站在原地,等待著禦千夜。

片刻之後,禦千夜便折返回來,手中多了一件紫金色繡銀龍紋的披風,披風上繡著一隻展翅翱翔的雄鷹,栩栩如生。

他將披風披在顧依依的肩膀上,柔聲說道:''夜裡冷,彆凍壞了,走吧。''

說完這番話,隨即率先邁步走出了書房,往外麵走去。

顧依依見狀,連忙快速的追了上去。

''等等。''顧依依伸手拉住了禦千夜的胳膊,開口說道。

''怎麼?''聽到顧依依的話,禦千夜停下腳步,側眸,望向身旁的女子,疑惑的問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