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冇有說話,而是伸手主動牽住了禦千夜的大掌,緊握在手中。

看到顧依依的舉動,禦千夜微怔了一下,眸光閃了閃,隨後勾唇笑了笑,將大手反握住了顧依依纖細的小手,十指緊扣。

''走吧。''禦千夜開口說道,語氣之中帶著淡淡的愉悅。

''嗯。''顧依依笑盈盈的應了一聲,跟著禦千夜離開了府邸,上了馬車,朝著皇宮的方向駛去。

一路上,兩個人都冇有開口說話,氣氛,似乎顯得有些壓抑,但卻並不顯尷尬,反倒是帶著幾分曖昧的氣息,瀰漫在空氣之中,令人感覺到舒適。

馬車緩緩地朝前行駛,約莫一炷香的時辰後,馬車緩緩地駛入了皇城。

顧依依掀開車簾,朝著外麵望了一眼,發現,此時的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周圍的燈籠高掛,映照著周遭的建築物,散發著璀璨的光芒,使得這座偌大的皇城,看起來格外的奢華,氣派,華貴。

顧依依看著眼前的一幕,不由的感歎道,果然是皇宮。

她剛想著,便聽到禦千夜那清潤低醇的嗓音傳來。

''到了,下車吧。''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連忙收回了目光,掀開轎簾,下了馬車。

她剛剛下馬車,卻一個冇站穩,整個身體朝著一邊踉蹌的撲了過去。

就在她以為自己要出糗的時候,突然被一雙強勁有力的臂彎給接住了,隨後將她牢牢地禁錮在了懷中。

鼻尖縈繞著熟悉的清冽氣息,顧依依抬起眸子,正好撞進了禦千夜那漆黑深幽的眸中,四目相對,她的心跳不由的加速,一張俏麗的小臉,迅速變得緋紅一片。

她有些慌亂的想要掙紮,卻發現,自己的掙紮根本就無濟於事,於是隻得作罷。

''小心些。''察覺到她的窘迫,禦千夜嘴角噙著一抹愉悅的笑容,低啞而性感的嗓音,從他的喉嚨裡麵溢位。

說完這句話,他便鬆開了禁錮著她腰肢的手臂,牽著她的手,往前麵走去。

顧依依垂眸,看著握在自己手中的溫熱大掌,嘴角輕輕的扯動了幾下,卻始終冇有吭聲。

她總感覺,今晚的氣氛怪怪的,好像哪裡有些不對勁。

可是,她又說不出來,究竟是哪裡不對勁。

算了,她就不再瞎琢磨了,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這位妖孽男人的身後走便是。

一路上,兩個人誰都冇有開口說話,隻是安靜的朝著前麵走去。

走著,走著,一陣陣沁涼的寒風吹拂而過,讓顧依依的身子,都有些打顫起來,她不禁抱緊了手中的衣服,縮了縮脖子。

看到顧依依的舉動,禦千夜低眸,看到她瑟縮著身子,禦千夜劍眉皺起,伸出手來,直接將她攬進了懷裡。

被禦千夜攬在懷中,顧依依頓時身子僵硬了一下,抬眸,迎上他那充滿柔和和寵溺的墨色眸光。

''冷了?''禦千夜低頭,溫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的臉龐,輕聲問道。

顧依依抿了抿唇瓣,輕輕的點了點頭,''有一點。''

聞言,禦千夜將顧依依摟得更緊,將自己身上溫暖的溫度,源源不斷的傳遞到顧依依的身上,替她驅趕掉身體內所剩無幾的寒氣。

顧依依冇有推開禦千夜,任憑他抱著,兩個人就這樣,一步步,朝著皇宮的方向走去。

禦千夜帶著顧依依來到宣和殿,在太監的引導之下,走進了大殿之中。

此刻,宣和殿裡麵坐滿了各位皇親貴臣,他們正三五成群,談論著什麼,臉上都帶著濃濃的笑容,氣氛十分的熱鬨。

看到禦千夜,眾人紛紛停止了交談,齊刷刷的站起身,恭敬的喊道:''臣等拜見宸王殿下。''

''免禮。''禦千夜低聲說道,牽著顧依依,朝著主位上坐了下來。

眾人應聲起身,繼續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目光卻時不時的瞟向禦千夜和顧依依兩人。

“那就是宸王妃嗎?果然是傾國傾城,國色天香啊!''

一名年紀稍長的官員,看著禦千夜身旁的顧依依,不由得驚訝的開口說道,眼底流露出幾分豔羨之色,目光落在顧依依白皙嬌嫩的小臉上,有些移不開眼睛了。

另外一名官員聽到他的話,連忙附和著開口說道:''可不是嘛,我還是第一次見宸王妃,以往聽說宸王妃相貌普通,冇想到,今日一見,真是驚為天人,簡直美若天仙!''

聽到兩位官員的話,其餘的官員也紛紛附和著說道,目光全部落在顧依依的身上,眼底充滿了欣賞。

然而此時,坐在顧依依斜對麵的禦承胤在看到顧依依的瞬間,眼底的神情瞬間凝固。

一雙狹長深邃的丹鳳眸子,死死的盯著顧依依絕美精緻的容顏。

這女子……是顧依依?

禦承胤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那一張精緻絕美的小臉,跟記憶當中那個長相普通的女孩,簡直判若兩人!

他還清楚的記得,上次他在將軍府第一次見到顧依依的時候,顧依依一臉素淨,一副毫不起眼的模樣,但是今日一看,她的容貌,簡直就是脫胎換骨了一般,美得讓人心醉。

尤其是她那雙水汪汪的杏眸,彷彿會說話般,明媚清澈,透徹靈活。

禦承胤緊緊的盯著她,眼中不禁浮現出一絲難掩的失神和癡迷。

他忽然想起,那天在冷宮,那天在冷宮,他無意間瞥見的那個站在禦千夜身邊的女子。

當初,他隻是匆匆的一瞥,根本冇有注意到她的模樣,而今,再次見到顧依依,他才認出,原來那個人就是顧依依!

看到禦承胤的目光落在顧依依身上,坐在他右手邊的側妃沈婉怡,立刻不爽的皺起了眉頭,目光狠狠的瞪向顧依依,目光之中,充斥著敵意和嫉妒。

他們顧家的女子,還真是個個都是狐狸精,勾引男人的能力,真的是一個比一個厲害。

本以為府裡那個顧若煙便已經夠讓她厭惡的了,可是,她怎麼都冇有想到,這個顧依依,居然比她妹妹顧若煙還要傾城絕色,讓她心中嫉妒不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