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場的眾人,一個個都呆愣的站在原地,根本就冇有辦法回過神來。

沈婉怡的琴藝,竟然會出現這樣的差錯。

她不是京城裡最好的樂師,琴技也是一等一的好,今日怎麼會這樣呢?

沈婉怡看著自己手上的鮮血,整個人也愣住了。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顧依依的琴技,竟然比她還要厲害,一不小心,竟然就輸在了她的手上,甚至,連琴絃都斷裂了。

這樣的認知,讓沈婉怡感覺到了深深的恥辱。

沈婉怡抬頭看向了顧依依。

顧依依的臉上依舊帶著那淡淡的淺笑,那一臉雲淡風輕的模樣,讓她有種咬牙切齒的衝動。

''宸王妃好厲害,竟然將三皇子妃的曲子給壓下了。''

''是啊,真是冇有想到,宸王妃的琴藝,竟然如此的高超,實在讓人意外。''

……

眾人紛紛開口,目光都聚焦在了顧依依的身上。

沈婉怡聽著眾人的稱讚,臉色變了變,她緊緊地抿著紅唇,眼裡閃爍著嫉妒和恨意。

她原本以為,她可以藉助這樣的機會,讓眾人知曉,她比顧依依強,顧依依在她的麵前,根本不值得一提。

誰曾想到,顧依依竟然這般厲害,一曲《陽關調》,就將她打敗了,而且,將她壓得死死的。

她的心裡,充滿了懊惱和不甘,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挽回這場局勢。

顧依依聽著眾人的誇獎,她的臉上露出了得體的淺笑,目光,看向了沈婉怡,笑眯眯的問道,''三皇子妃可還要繼續?''

顧依依的話剛剛落下,一旁站立的沈吟萱,趕緊的開口說道,''宸王妃琴藝高超,我家小妹自愧不如,豈敢和宸王妃相比,這曲子,是我們小妹胡亂彈的,讓大家見笑了,還請宸王妃不要介意。''

沈吟萱開口說道,一臉的謙卑,她的臉上滿是恭維的表情,她的話音一落,她趕緊上前,攙扶起沈婉怡。

“還不趕緊跟宸王妃賠罪。”沈吟萱開口說道。

沈婉怡狠狠地剜了沈吟萱一眼,眼裡充滿了不悅。

不過,她不敢忤逆沈吟萱的意思,當下,便朝著顧依依深深地福了福身子,''宸王妃,剛纔是我太莽撞了,冒犯了宸王妃,還請宸王妃見諒。''

沈婉怡低頭,一臉的誠懇,她說完之後,還不忘記看了沈吟萱一眼,那眼神裡,儘是責怪之色。

她剛纔隻是一時氣糊塗了,冇有想到,顧依依的琴技竟然比她強悍到了這樣的程度,這讓她心裡十分的不甘。

她原本以為自己的琴藝已經足夠精湛了,冇有想到,竟然還比不過顧依依,這簡直就像是打她一巴掌似的。

顧依依看著眼前的沈婉怡,笑了笑。

''三皇子妃的琴藝很是了得,本王妃也是佩服的很,不必如此。''顧依依說道。

沈婉怡聞言,心中的怒火頓時被壓製了下去,但是,內心對顧依依的怨恨,卻是越發的濃厚了。

她暗自握緊了拳頭,心中暗自發誓,等她的傷恢複之後,一定要報仇,將今日所受到的屈辱,都加倍的奉還。

“既然如此,那我先帶小妹下去包紮傷口,就不打擾各位雅興了,告辭。''

沈吟萱開口說道,攙扶著沈婉怡離開。

她們兩姐妹走後,眾人這才紛紛從震驚中反應了過來,他們這次可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宸王妃的琴藝,實在是厲害到了極致。

就連一旁默默看戲的禦千夜在見識到顧依依的琴技之後,眼眸中也閃過了一抹亮光。

他看著眼前的顧依依,眼裡流淌著寵溺的愛憐,她就像是一塊璞玉,在經曆了歲月的雕琢之後,終於露出了最美麗最奪目的一麵。

“不愧是本王的王妃,今日,你可真是讓本王長了見識了。”

禦千夜微笑著說道,聲音裡帶著幾絲愉悅。

顧依依聽了禦千夜的話,微微挑眉,''這是自然,畢竟,我可是堂堂的宸王妃,怎麼能丟了王爺您的臉呢。''

禦千夜聽了顧依依的話,心中更加歡喜了。

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烏黑的秀髮,嘴角勾勒出一抹迷人的笑容。

兩個人之間的親密互動,瞬間引來一片羨慕的目光。

顧依依和禦千夜坐回了位置上,宮宴繼續進行,歌舞昇平,觥籌交錯。

一群鶯鶯燕燕,在殿上翩躚起舞,衣袂翻飛,舞姿優雅。

“話說,你剛纔就不擔心我根本就不會彈琴,在宮宴上出醜嗎?”

坐在禦千夜身邊的顧依依開口說道,她的語氣雖然聽起來漫不經心的,但是,那雙清澈的眸子,卻是緊盯著禦千夜。

當沈婉怡向她挑釁的時候,他可是一直都在旁邊坐著看戲,絲毫冇有要幫她的意思,難道說,他對自己,就如此的放心嗎?

禦千夜聽到顧依依的話,微微一愣,隨即,便笑了笑。

他抬起頭,看著顧依依,眼裡滿是溫柔。

“因為本王知道,你不會做冇有把握的事,你既然應下了沈婉怡的挑釁,肯定有所準備,而且,本王也很期待,你會給本王帶來什麼驚喜,事實證明,本王果然是冇有猜錯。''

''哦?你就對我這麼自信?''顧依依挑眉問道,語氣裡,帶著一股調侃的味道。

禦千夜笑著點了點頭。

''是啊,因為你是本王的女人,所以本王很確定,你能贏得了那個叫沈婉怡的人。''

“那如果我輸了呢?''顧依依繼續追問道。

禦千夜聽到她這話,忍不住的笑了,''你怎麼可能會輸,你可是本王的王妃,誰敢欺負你,本王絕不答應,區區一個皇子妃,本王還冇有放在眼裡,她若是再招惹你,你隻需要一句話,本王便能讓她永遠都翻不了身。”

禦千夜說到這裡,眼裡劃過一抹冰冷,''欺負到你頭上,本王不管是誰,都得付出代價。''

顧依依的唇角揚起了一抹笑容,眼裡也帶上了一絲興奮的光芒。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顧依依說到這裡,臉上滿是興奮之色。

欺負原主的,一個都跑不了。

沈婉怡既然都自己送上門來了,那麼,就彆怪她不客氣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