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看到顧依依那一副鬥誌昂揚的樣子,臉上的笑意更甚。

這個女人,還真是嫉惡如仇啊,不過,他很欣賞她的這一點。

''你放心吧,你是本王的女人,本王自然會護你周全,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再敢欺負你。''禦千夜說道。

他這句話,無形中給顧依依增添了一份保障。

顧依依聽了禦千夜的話,嘴角的笑容更濃鬱了。

她知道,有了禦千夜這句話,就算是沈婉怡真的想要找她麻煩,她也可以放開手腳的去做了。

這時,一些官員紛紛上來與禦千夜攀談,話題很快便轉移到了其他的方麵,顧依依也插不上什麼話。

一旁,禦承胤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顧依依的身上,他的視線,也從未離開過她半分。

禦承胤的心裡,很不是滋味兒。

顧依依雖然不屬於他,但是,她的存在感實在是太強烈了,以至於,他的視線,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怎麼都移不開。

他心裡很是酸澀,尤其是看到顧依依如此驚豔奪人,心裡更是莫名多了一分懊悔。

原本,她才應該是自己的皇子妃,現在,卻是變成了禦千夜的王妃,真是造化弄人啊!

禦千夜察覺到身旁禦承胤的目光,眼眸危險的半眯了起來,他的視線掃向禦承胤,眼神淩厲。

禦承胤感受到他的注視,心裡猛的顫抖了一下,他趕忙收斂起自己的情緒,端起酒杯,舉起,朝著禦千夜敬酒。

''九皇叔,承胤敬你一杯。''

禦承胤說完,端著酒杯,將杯中的美酒一飲而儘。

禦千夜看著禦承胤喝乾酒杯中酒的動作,眼底閃爍著幽深的目光。

他端起酒杯,回敬了回去。

''承胤,你今日的酒量,看起來倒是比往昔好了許多啊!''禦千夜的語氣,帶著一抹嘲諷。

禦承胤聽了禦千夜的話,臉色有些尷尬,但是,他的表情卻是十分堅毅。

''九皇叔,承胤以往的酒量不行,今天是藉著高興,多喝了幾杯,九皇叔,您不要見怪。''

禦千夜淡淡的瞥了一眼禦承胤,並未說什麼。

一曲終了,舞姬紛紛退場,宮宴也接近了尾聲。

皇帝見時辰差不多,便宣佈了宴席結束,而後便送太後回了寢殿。

禦千夜站起身,衝著顧依依伸出了手,顧依依微微一怔,看向禦千夜。

禦千夜看到顧依依看自己,笑了起來。

''走吧,咱們也該離席了。''

顧依依點了點頭,伸手搭上了禦千夜的手掌,跟他一同離席。

禦承胤看著禦千夜和顧依依相攜離去的背影,眼裡閃過了一抹陰沉的光芒。

他握著酒杯的手緊了又鬆。

“三弟,你該不會對九皇嬸動了心思吧?”

禦承乾注意到禦承胤臉上的神情,不由的開口問道。

從九皇嬸進殿的那一刻,這三弟的眼神便一直停留在九皇嬸身上,不曾離開過,他這個當哥哥的,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他眼裡的異樣?

禦承胤聞言,臉上閃過了一抹慌亂,他趕忙收回了手,臉上帶著一抹笑意,''大哥說的哪裡話,承胤不敢有這種心思。''

禦承胤的話,讓禦承乾心裡暗自鬆了一口氣。

他還以為,三弟對九皇嬸有意思,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麼,他可要好好地防範一下三弟才行。

''希望你說的是真的,我可不希望,自家兄弟,因為某些事情,反目成仇。''禦承乾語重心長地提醒道。

''大哥放心吧,承胤不會做這種傻事的。''

''嗯,那就好。''禦承乾點了點頭,眼裡閃爍著一抹深沉的目光。

兩人說完,便各自分開,離開了宴席。

禦千夜帶著顧依依出來,並冇有立即回府,而是在禦花園逛了起來。

顧依依被他拉著,一路走著,看著禦千夜一路牽著自己,朝著前麵一個拐彎處走去,不由得好奇的問道:''咱們不是回府嗎?''

''你剛纔不是說吃撐了麼,我們先在這兒消食一番再回去,順便逛逛這皇家禦花園。''

''哦。''顧依依點了點頭。

她跟在禦千夜身後,朝前麵慢悠悠的走著。

突然,顧依依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停下了步伐,一臉驚訝的看向禦千夜。

''哇,你快看,那是什麼?''顧依依指著一個角落,一臉激動的喊道。

禦千夜疑惑的看著顧依依,隨著她的手指方向看了過去。

隻見,在距離他們兩個人不足百米的地方,有一棵巨大的櫻樹,而在櫻樹下麵,有一堆白雪,雪地上,躺著一隻幼年白狐。

它渾身的毛髮潔白無瑕,一雙碧綠色的眼睛,正眨巴著看向兩人,一臉好奇的模樣。

''這隻白狐好可愛啊。''顧依依驚呼道,她邁步朝著那隻白狐走了過去,想要抱起白狐。

禦千夜趕忙攔住了她。

''依依,小心一些。''

''嗯。''顧依依乖巧的點了點頭。

她蹲下身,將手放在白狐的腦袋上,輕撫著它柔軟光滑的皮毛,一邊摸著,一邊笑眯眯的說道。

''好漂亮的一隻白狐啊,不知道它是從哪裡來的?''顧依依看著那隻可愛的白狐,忍不住的伸出手,逗弄著它。

白狐的身子動了動,似乎很喜歡顧依依的觸碰,伸出舌頭舔了舔顧依依的手。

顧依依見狀,更加的高興起來,她抬起頭,看向禦千夜。

''禦千夜,你說這隻狐狸這麼可愛,我們把它帶回去養可好?''

禦千夜看著那隻白狐,眉頭微微蹙起,“它好像快死了。”

禦千夜的話,讓顧依依愣了一下,她低頭,仔細打量了那隻白狐一番。

隻見,在白狐的肚腹處,有一塊傷口,那裡,血流了一地,染紅了大片的雪地。

顧依依一臉驚訝,''怎麼會這樣,難道這隻白狐是在雪地裡被野獸襲擊受傷了嗎?''

''不清楚,不過,它的體溫已經降到了零度左右,估計它活不久了。''禦千夜淡漠的開口。

顧依依看著那隻奄奄一息的白狐,眉頭皺的越來越緊,她伸手,將白狐從雪地裡麵抱起。

將它放到自己懷裡,,用自己的衣袍包裹著它的身子,免得它凍壞了。

''禦千夜,我們帶著它回去吧。''

''嗯。''禦千夜點了點頭。

顧依依抱著白狐,轉過身,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候,一名侍衛急匆匆的跑到了兩人跟前,他跪下行禮,''參見宸王,宸王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