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顧依依的臉頰瞬間通紅,一雙美眸狠狠地瞪了一眼禦千夜,開口說道:''纔沒有,你想太多了。''

''嗬嗬......''禦千夜輕輕的笑了笑,他的一張俊逸無暇的臉龐,在月色之下,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這一抹笑容,讓顧依依有些失神。

這還是第一次,禦千夜笑的這麼好看,這麼溫潤儒雅,就像是一幅畫卷,美的攝人心魄。

''那……你要小心一點兒。''顧依依看著禦千夜說道。

禦千夜聞言,嘴角勾勒出了一抹魅惑的笑容,他看著顧依依,一臉深情款款的說道:“好,你放心,本王一定會儘快歸來,等著我,嗯?''

禦千夜伸手,撫上了顧依依的臉蛋,眼眸之中帶著幾分寵溺的笑意,聲音沙啞的說道。

''知......知道了。''被禦千夜撫摸著臉頰,顧依依隻覺得一股電

“你好好休息吧,本王先回去了。''禦千夜看著顧依依,輕輕的揉了揉顧依依的秀髮,溫柔的開口說道。

''嗯。''顧依依點了點頭,目送著禦千夜轉身離開。

待到禦千夜離開後,顧依依躺到床榻上,閉上了雙眼,不知道怎麼的,心中莫名其妙的湧起一股失落感。

或許是捨不得吧!

畢竟......

禦千夜是去征戰沙場,一去數載,不知道能不能安全的回來。

想到這裡,她的心中隱隱的有些不安。

夜已深,可顧依依翻來覆去怎麼都睡不著了。

最後,顧依依乾脆直接坐起了身,披上外衣,走出了臥室,朝著禦千夜的書房走了過去。

自從禦千夜承諾不會強迫她之後,他便一直是在書房睡。

顧依依站在書房的門口,輕輕的敲了敲房門。

''誰?''房間內,傳來禦千夜低沉磁性的嗓音。

''我。''顧依依聽到禦千夜的聲音,開口說道。

''進來。''

顧依依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看到顧依依的身影,禦千夜放下了手中的文書,看著顧依依,俊美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說道:''你怎麼還冇睡?''

''我睡不著。''顧依依看著禦千夜,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哦?為何睡不著?''

''我......''顧依依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解釋,她想了想,開口說道:''我是因為你明日就要離開了,所以,想和你說兩句。''

聞言,禦千夜的唇角微微上揚,一抹淡淡的笑容浮現在嘴角。

他將手中的文書擱置在了一旁,看著顧依依,開口說道:''你有什麼話想對本王說?''

''呃......就是......你要保重身體。''顧依依有些尷尬,她看著禦千夜,說道。

''嗬嗬......傻丫頭,你在擔心本王嗎?''

禦千夜輕輕一笑,看著顧依依開口問道。

''嗯。''顧依依點了點頭,''我希望你能早日凱旋歸來。''

禦千夜聽到顧依依的回答,臉上的笑容加深,''好,本王答應你,一定早日歸來。''

顧依依聽了,點了點頭,隨後從懷中掏出一個香囊,遞給了禦千夜,開口說道:''喏,這個香囊送你,可以防身。''

禦千夜伸手拿過香囊,打量了一番,笑著問道:''這個你是什麼時候準備的?''

''呃……就今天,回去的路上買的。''顧依依隨口扯了一個藉口,搪塞著說道。

她纔不會告訴他,其實這個香囊,是她早就為他親手做的,隻是後來一直冇有機會送給他罷了。

“是嗎?”

禦千夜看了看手中的香囊,說道:''本王還以為是你親手做的呢,原來不是。''

''怎麼,你不喜歡?''

顧依依一怔,看著禦千夜開口問道。

''喜歡是喜歡,不過本王更希望是你親手做的。''

禦千夜一本正經的看著顧依依,緩緩的開口說道。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心中一暖,臉上也忍不住浮起了一抹笑容。

''既然你喜歡,那等你回來,我再親手給你做一個。”

顧依依抬眸,看著禦千夜,開口說道。

''好,本王等著。''

禦千夜點了點頭,一臉笑容的應聲道。

''時辰也不早了,你快回去歇息吧。''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開口說道。

''嗯。''顧依依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書房。

走到門口的時候,顧依依突然停下了腳步,她轉過身子,看著禦千夜,開口問道:''你今晚還是和以前一樣,睡在書房嗎?''

禦千夜聽到顧依依的話,輕輕一怔,他看著顧依依,勾唇道:''怎麼,你希望本王留下來陪你?''

顧依依聽到禦千夜的反問,俏麗的臉蛋上,浮現了一抹紅暈,她看著禦千夜,開口說道:“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怕你會睡得不舒服,畢竟,你明日還要早早的趕路。''

''原來是這樣,本王還以為,你是想讓本王留下來陪你呢,害本王白高興了一場。''

禦千夜故作失望的說道,語調之中,帶著濃濃的失落。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臉頰微紅,她看了一眼禦千夜,咬了咬嘴唇,低聲說道:''你若是願意留下來陪我,我也不介意。''

聞言,禦千夜看著顧依依,唇邊,勾起了一抹淺笑。

他伸手,拉住了顧依依的手腕,將她拽進了書房裡麵,然後,一把攬住了顧依依纖細的腰肢,在她耳邊吹了一口熱氣,開口說道:''真的嗎?''

''嗯。''

顧依依點了點頭,聲音中充滿了羞澀。

聞言,禦千夜的黑瞳之中閃爍著一抹璀璨奪目的光芒,他的唇角微微翹起,開口說道:''既然娘子這般邀請,那本王又豈有拒絕之理?''

說著,禦千夜將顧依依攔腰抱了起來。

感受著男人結實有力的胸膛,顧依依臉頰越發的緋紅起來,她雙手環住了男人的脖頸。

禦千夜邁著優雅的步伐,將顧依依抱回了臥房,輕輕的放在了床塌之上。

顧依依被禦千夜壓倒在了塌上,她感受到男人身上獨特的氣味,腦海之中,不禁浮現出上次令她痛苦不堪的經曆,身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她伸手緊緊抓住了床單,眼神之中,流淌出一絲絲的恐懼之色。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害怕的樣子,心中升起一絲的憐惜,他看著顧依依,柔聲說道:''彆怕......放鬆......本王這次不會再傷害你,相信本王,嗯?”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