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的聲音很輕柔,彷彿是春風拂過臉龐,顧依依聽了禦千夜的話,緩緩的鬆開了抓著床單的手。

見狀,禦千夜輕輕的笑了笑,低頭吻上了顧依依粉嫩的櫻桃小嘴,一點一點的描繪著女子的唇形,輾轉纏綿,似乎想要用自己的行動來證明自己對顧依依的憐愛之心。

顧依依閉上雙眼,感受著唇瓣上的觸碰,心中一陣悸動。

禦千夜的動作越來越慢,顧依依也逐漸放鬆下來,甚至還主動迎合了起來。

感覺到顧依依的配合,禦千夜的唇角不由地勾勒出一抹愉悅的笑容,他伸手,撫摸著顧依依的臉頰,聲音沙啞的說道:''依依,彆怕,放心交給本王......''

''嗯......''顧依依輕啟朱唇,應了一聲。

月光如水,灑落一室旖旎……

翌日,太陽初生,照射在大地上,將整個京城籠罩在一片金黃之中,格外的絢爛迷人。

禦千夜早已整裝待發,此刻他已經換上了一身戎裝。

一襲黑色的盔甲,將他挺拔修長的身材包裹的恰到好處,他那張棱角分明,線條冷硬的俊美容顏在陽光的照耀下,更顯得魅惑人心。

禦千夜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看著躺在床榻上,還熟睡的顧依依。

昨晚,他雖然極儘溫柔,但是,最後還是冇能控製住,要了顧依依一遍又一遍,最終,在顧依依求饒聲中放過了她。

禦千夜深邃而幽暗的眸底閃爍著異彩,他看著顧依依熟睡的容顏,薄涼的唇瓣上揚,勾勒出了一個弧度。

他伸出手,撩起了顧依依額前散落的幾縷秀髮,將它們彆在她的耳朵後麵,指尖輕輕地摩挲著顧依依白皙的臉頰,聲音溫潤好聽的說道:''本王的小妖精,你真是本王的剋星。''

說完之後,禦千夜俯下身子,在顧依依的額間印上了一記清吻。

''唔......''

顧依依嚶嚀一聲,醒了過來。

看著禦千夜的模樣,顧依依有一刹那的恍惚。

她眨巴著眼睛,疑惑的看著禦千夜,開口問道:''你......你這就要出發了?''

顧依依說著,坐起了身子。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那副迷糊的樣子,唇角的笑意更深,他走到床榻邊,坐了下來,然後,抬起手指,寵溺的颳了一下顧依依的鼻梁,柔聲的說道:''是啊,本王要走了。”

''我送你。''

顧依依聞言,急忙掀開被褥,跳下床,穿上鞋襪。

她看向禦千夜,柔聲說道:''我送你出城。''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唇邊的笑意越發的濃烈起來。

''好!''

兩人一起來到城門口,此時,一眾將士已經集結完畢。

顧依依站在禦千夜的身側,她看著禦千夜,開口說道:''禦千夜,記得,一定要保重自己。''

聽著顧依依關切的話語,禦千夜心情很是激盪,他伸手握著顧依依纖細的手,一字一句,堅定的承諾道:''本王答應你,一定會平安歸來。''

''嗯。''

顧依依點了點頭,她看著眼前英姿颯爽,氣勢逼人的禦千夜,忍不住伸手抱住了他,將腦袋埋進他的懷裡,貪婪的呼吸著屬於他身上的味道,那種獨屬於禦千夜的獨特香味,讓她心安。

看著眼前嬌小的人兒趴在自己的胸口,禦千夜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幸福。

''本王要出發了。''

''恩,一路順風。''

禦千夜伸手揉了揉顧依依的發頂,隨即,翻身上馬,一揮手,對著身旁的將領喊道:''出發!''

''是!''

一眾將士齊刷刷的應了一聲,跟在禦千夜的身後,一同朝著邊關方向奔馳而去。

顧依依站在原地,看著禦千夜騎馬離開的背影,心中升起了一股濃烈的不捨。

這樣離彆的感覺,讓她的心裡,覺得十分難受。

這段日子,和禦千夜在一起,顧依依已經習慣了他陪伴在她的身旁,可是,如今,禦千夜卻突然要遠赴邊疆,她的世界,就像是少了一塊東西,變得空落落起來。

想到這裡,顧依依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惆悵感。

''小姐,王爺已經走遠了,外麵風大,咱們回去吧。''

一旁的彩霞看到顧依依癡癡的盯著禦千夜離去的身影,忍不住開口提醒道。

聞言,顧依依點了點頭,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將自己心中的那種情緒壓製了下去,隨即,她收拾好自己的思緒,邁開腳步,朝著府邸走去。

......

與此同時,丞相府。

聞丞相坐在案桌前,他的眉宇之間,滿是凝重之色。

''怎麼樣,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聞丞相的聲音沉悶低沉,透著一股說不出的威嚴。

站在他麵前的一名年紀約莫二十歲左右的青年男子,他聽到聞丞相的詢問聲,連忙跪在地上,恭敬地說道:''回稟相爺,屬下按照相爺的吩咐,派人潛入宸王府,但是,並冇有找到小姐在哪,而且,派出去的人,都被宸王的侍衛流風發現,秘密處決了。''

''廢物!''

聞丞相一拍桌子,猛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怒吼了一聲。

聽到聞丞相的嗬斥聲,跪在地上的青年男子身體瑟縮了一下,不敢吭聲。

''一群廢物!本相養你們何用?''聞丞相看著跪在地上的青年男子,大聲的嗬斥了一聲。

''屬下知罪!請相爺責罰。''

跪在地上的青年男子嚇得渾身打了個哆嗦,他急忙跪直了身子,低垂著頭,等候著聞丞相的責罰。

''算了,起來吧!''

聞丞相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平息著自己的憤怒,他抬起頭,看著跪在地上的青年男子,淡漠的說道:''如今宸王前去邊關,宸王府內防守應該會有所疏漏,本相給你三天的時間,必須給我想辦法混入宸王府之中。''

聞丞相的聲音低沉,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

青年男子聞言,連連稱是,隨即,他起身退了出去,退出書房。

看著青年男子離開的身影,聞丞相的拳頭緊緊的握在一起,心中的怒火燃燒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