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日子以來,他派了不少人潛伏在宸王府中,但是卻冇有任何訊息傳來,他派出去的人全部都被禦千夜發現並解決,彆說將聞媛救出來,連人關在哪裡都不清楚。

如今,他的手上根本就冇有什麼可用的人,而且,西陵公主也被禦千夜抓了,他與西陵秘密勾結的事恐怕也早已被髮現了,如此下去,隻怕他這條老命也要保不住了。

聞丞相看了一眼書房內放著的那把寶劍,嘴角浮現出一絲狠戾之色。

聞丞相的雙眸微微眯起,眸光之中,殺意凜冽,他伸手將書桌上的那把寶劍拿起來,看著鋒利的寶劍,他的手微微顫抖起來。

''媛兒,等著,父親一定會救你出來的!''

他的眼神冰冷陰森,似乎在想著什麼陰險毒辣的計劃。

……

翌日,天剛矇矇亮,一行數百名黑衣人便悄無聲息的朝著邊境進發。

他們的行軍速度很快,幾乎一天便可抵達邊境。

這些黑衣人,乃是聞丞相花高價雇傭的死士。

為首的黑衣人,身材高大魁梧,臉龐長得粗獷、凶悍,臉部輪廓分明而深邃,一雙犀利冷厲的鷹隼般銳利的目光,透著一股攝人的寒芒。

此刻,黑衣人們,正策馬狂奔,飛快的朝著邊關進發。

黑衣人們一路狂奔,朝著邊關衝了過去。

他們的目標,正是禦千夜。

另一邊。

禦千夜率領的一萬兵馬,浩浩蕩蕩的朝著蒼炎邊關挺近。

此刻,已經臨近午膳的時辰。

''王爺,再往前麵走一個時辰左右的路程,便能夠到達邊境了。''

馬匹之上,禦千夜騎在高頭大馬之上,身旁跟著幾個侍衛,他的耳朵動了動,聽著馬蹄踏在大地上傳來的聲響,他的唇角緩緩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

''嗯。''

他輕聲的應了一聲,聲音淡淡的。

隨後,禦千夜的視線朝著身旁的一名侍衛看了一眼,開口吩咐道:''去通報邊關的城門守將,本王今晚要進城。''

''是,王爺。''

侍衛恭恭敬敬的應了一聲,然後,策馬揚鞭,朝著邊境城門的方向跑了過去。

禦千夜看著侍衛離開,他又轉頭看了一眼周圍的情況,隨後,他轉頭,看著站在他身旁的一箇中年漢子,沉聲問道:''張統領,這幾天,有什麼訊息傳遞進城嗎?''

''回王爺,一切都還正常。''

張統領回頭,看著禦千夜,恭敬的回稟著。

聽著張統領的回答,禦千夜點了點頭。

他抬起手,朝著身後的人使了一個眼色,身後的人立馬明白他的意思,紛紛從腰間拔出了武器,然後,朝著周圍隱藏起來的敵人攻擊了過去。

見狀,那些黑衣人,也迅速反抗起來。

禦千夜身旁的侍衛,一個個身手矯健,手裡拿著長刀,朝著黑衣人迎戰。

兩撥人交戰,廝殺聲不斷。

一番廝殺之下,最終,那些黑衣人全部倒在了禦千夜身旁的侍衛腳底下。

''王爺,他們都被解決了。''

一名身穿盔甲,手持長槍,身形壯碩的侍衛上前,走到禦千夜麵前,單膝跪下,朝著禦千夜恭恭敬敬的回稟道。

聞言,禦千夜抬腿下馬,看著眼前橫七豎八的屍體,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他的眸光掃視了一遍周圍,隨後,走到那名為首的黑衣人麵前,蹲下身來,將他從地上拉起來,冷聲的質問道:''說,誰派你們來殺本王的。''

''我呸,老子寧願死也不會告訴你。''

黑衣人看著禦千夜,一臉傲慢的說道,臉上露出了桀驁不馴的神情,完全冇有半點害怕的模樣。

禦千夜看著這個黑衣人,唇瓣微啟,吐出了一句話來,''是聞丞相派你們來的吧?”

''哼,你既然知道了,老子也就不瞞著你了,就是聞丞相讓老子來刺殺你的,老子隻負責殺人,其餘的事情一概不管。''

聞丞相?

禦千夜冷笑了一聲。

果然,還是按捺不住了啊。

“回去跟聞丞相帶個話,讓他放聰明一點,如果想要他的女兒活命,就讓他帶著誠意來找本王,否則,便準備好棺材,本王等著他去給他女兒陪葬!”

禦千夜說著,語氣冷酷至極,話語之間,充滿了殺意和狠絕。

那名黑衣人聞言,身子頓時狠狠地顫栗了一下。

他看著禦千夜的眼神,充滿了驚懼。

他們雖然都是死士,但是,卻也都是有血有肉的,聽著禦千夜的話,他們也有一種背脊生涼的感覺,彷彿被一隻野獸盯住了一樣。

那名黑衣人不敢說話,禦千夜的聲音又繼續響起,''滾吧!''

那名黑衣人聞言,身子再次狠狠地顫抖了一下。

然後,他咬牙,轉身,策馬狂奔,很快消失在了叢林之中。

禦千夜站在原地,靜靜地注視著那名黑衣人逃走的方向。

片刻之後,他收回目光,對身旁的那名護衛說道:''走吧,繼續趕路。''

''是,王爺!''

護衛聽到禦千夜的話,應了一聲,隨後,策馬朝著前方走了過去。

禦千夜翻身上馬,坐在了馬背上。

''駕!駕!''

一陣馬蹄聲響起,禦千夜的駿馬飛快的朝著前方奔馳過去,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茫茫的草原之中,隻留下一陣陣的塵土和濃重的馬蹄聲。

......

夜幕降臨。

禦千夜和一眾將士們來到了邊境的嘉陽城。

此刻,城門口守著的官兵,已經換了一批。

城門口的官兵看著禦千夜的隊伍到來,連忙打開城門,恭敬的請禦千夜的隊伍進入嘉陽城。

''參見王爺!''

城牆上,一個身穿官袍的中年男子,朝著禦千夜行禮,聲音恭敬的說道。

''免了,帶本王去見城主。''

禦千夜淡漠的瞥了他一眼,語氣冰冷的開口道。

那名中年男子聽到禦千夜的話,立馬開口道:''是,王爺請!''

說完,他轉身朝著前麵的方向走了過去。

禦千夜坐在馬背上,目光幽暗的看著前麵的那座城池。

這座城池比起京都來,規模要小的多,但是,勝在地理位置偏遠,易守難攻,所以,才儲存的十分堅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