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輕的官員感受到禦千夜的注視,渾身打了一個冷顫,不由得縮了縮脖子,有些害怕的低下了頭。

禦千夜見狀,收回視線,嘴角勾勒起一抹冷酷的弧度。

他的目光,再一次轉移到了大殿中央的那一眾官員的身上,沉聲說道:''既然大家都冇有什麼好建議,那就先回去吧,這幾天,讓各個部門的官兵加強對城內的巡查,不允許任何人擅自離開嘉陽城,若是讓本王發現,誰擅離職守,或擅自調動兵力,一律軍法處置!”

禦千夜的聲音冰冷而威脅,充滿了不可違背的霸氣。

''臣遵命!''

眾官員見狀,立刻跪倒在地,齊聲應道。

''好了,都散了吧!''禦千夜揮了揮手,沉聲說道。

眾官員紛紛起身,朝著禦千夜拱了拱手,然後便快速的退了下去。

“宸王殿下,下官已經為您安排好了寢宮,請宸王殿下移駕。''

這個時候,城主走上前來對著禦千夜拱了拱手,沉聲說道。

''不用,本王今晚會在城外駐紮。”

聞言,城主微微愣了愣,臉上閃過一絲錯愕,他不禁抬眸打量了禦千夜一眼。

他冇想到,宸王居然要駐紮在城外。

駐紮在城外,這豈不是代表,要和西陵大軍正式交鋒了嗎?

''怎麼,有問題嗎?''

禦千夜察覺到城主的疑惑,冷冷的掃了一眼他,沉聲詢問道。

''屬下不敢。''

城主慌忙回答道。

''那你就按照本王的意思執行吧,至於城裡的防衛工作,還需要你費心費力一番,希望你不要辜負本王對你的信任!''禦千夜沉聲說道。

聞言,城主的額頭不由的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心中也是驚濤駭浪般。

''屬下定當竭儘全力完成殿下的命令,不讓西陵的人侵入嘉陽城。''

城主急忙拱手應道。

禦千夜聞言,點了點頭,然後邁步,走出了正廳。

出了城主府,禦千夜徑直朝著城外飛奔而去。

禦千夜離開後,城主的目光,不由的投放到了一旁的一個黑衣男子的身上。

''告訴底下的人,宸王前往了邊關軍營,讓他們做好準備,今晚動手!''城主對著黑衣男子吩咐道。

''是!''

黑衣男子恭敬的點了點頭,然後迅速消失在了城主府。

......

嘉陽城外,十幾座巨大的營帳,矗立在荒涼的沙漠之中,猶如一座座高聳入雲,拔地而起的小山峰,給人一種巍峨壯觀,震撼人心的感覺。

一隊隊身穿盔甲的士兵,分列整齊,站在營地的四周,一副戒備森嚴的模樣,目光警惕的盯著遠方,似乎,生怕一個不小心,便被敵軍突襲。

而這時,一匹駿馬,從遠處疾馳而來。

在距離營地的邊緣,猛然的停了下來。

''籲!''

一個聲響,駿馬揚蹄嘶鳴。

緊接著,隻見一個黑影從馬背上翻身躍了下來,穩穩的站在了地麵上。

''屬下參見宸王!''

見此,守衛在營地四周的將士們,立刻恭敬的彎腰行禮,異口同聲的喊道。

禦千夜站在原地,目光平淡的看了那些人一眼,然後沉聲說道:''你們繼續巡邏,不得懈怠。''

''是!''

那些將士應道,紛紛躬身行了一禮,然後轉過身去,繼續巡邏。

看著那些將士離開的背影,禦千夜的目光,不由的閃爍了一下,眼中露出一絲若有所思的神色。

很快,他的目光又再次恢複了平靜,邁步朝著軍營裡麵走去。

軍營內,禦千夜坐在一塊空曠的地方,目光不斷的朝著四周掃視著,臉色平靜,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片刻後,一個黑衣蒙麵男子,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禦千夜的身旁。

''主上,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了,現在就等您的命令了。''

黑衣男子恭敬的朝著禦千夜抱拳,沉聲說道。

''嗯,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禦千夜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語氣之中透著幾分冰冷。

''是!''

黑衣男子應了一聲,然後便悄無聲息的消失在了禦千夜的視野裡麵。

禦千夜望向遠處的天際,眼中閃過一絲淩厲的寒芒,嘴角微翹,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他早就料到西陵那邊會派人潛伏進城內,所以他早早就派了人手暗中監視。

既然西陵密使都能潛入蒼炎皇城,那嘉陽城肯定也有他們的人。

所以,早在他進入嘉陽城之前,就暗中派了自己的人,埋伏在嘉陽城的各個角落,隨時待命。

隻要發現任何不對勁,立刻通報與他。

而他現在要做的,便是等待。

一炷香之後,嘉陽城的西北方向,突然升騰起了沖天的煙霧,濃烈的煙塵瀰漫而起,很快籠罩了半邊的天空,一股令人作嘔的菸草氣味傳了出來。

很顯然,那是煙燻火燎引燃的。

''哼,這麼快就動手了。''

禦千夜嘴角掀起了一抹冷酷的笑容,沉聲說道。

話落,他的眼神,瞬間變得陰冷無比,身上也迸射出了一抹殺機。

''咻咻......!''

一陣陣尖銳而刺耳的破風聲驟然在這寂靜的夜空中響起,一道道破空聲,帶著凜冽的氣勢,朝著嘉陽城飛掠而來。

''敵襲!''

''保護王爺!''

''有敵襲!''

一陣陣的驚呼聲響徹雲霄,緊接著,數以百計的身形從各個營房內沖天而起,快速的朝著禦千夜所在的地方聚集而來。

看到這一幕,禦千夜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冰冷的弧度,眼神也越發的陰沉了幾分。

很快,數十道身影,便來到了禦千夜的身旁。

''啟稟王爺,城門已經被封鎖,城內的奸細,都已經被全部抓獲!''

為首的將領單膝跪在禦千夜的跟前,沉聲說道。

''嗯!''

禦千夜微微頷首,一雙漆黑的眸子,冷冷的盯著營帳外的硝煙和滾滾的濃煙,一字一句,沉聲說道:''傳本王命令,所有的士兵,即刻進攻!''

''是!''

為首的將領聞言,立刻領命,然後從懷中取出了一支信號彈,發射了出去。

緊接著,便聽到一陣陣尖銳的哨聲響起,在這寂寥的夜空之下格外的嘹亮,彷彿是一聲聲驚雷,在空中炸響一般。

聽到哨聲之後,城牆上的弓箭手,快速的拉開弓箭,將一支支利箭搭在了弦上。

弓弦緊繃,嗖嗖的破空之聲響起,那一支支利箭,在月光下,泛著一絲冷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