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孃親,你不知道,這隻黑貓,居然敢偷窺你洗澡,真是太討厭了,不過,孃親放心,我已經把它打跑了,它以後不會再來了。''小糰子抬眸,看向顧依依,非常認真的說道。

''……''顧依依滿頭黑線,臉上滿是錯愕之色。

她剛纔,貌似是聽到了一個男人的聲音,難道小糰子所說的黑貓,就是禦千夜?!

想到這裡,她猛地抬起了頭,看向四周。

''咦?孃親,你怎麼了?''

聽到顧依依的驚訝之聲,小糰子不解的看向她問道。

''小糰子,你老實跟孃親說,剛剛是不是看到禦千夜了?”

顧依依一雙美眸微瞪,看向小糰子,沉聲問道。

聞言,小糰子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的看向她,''冇有啊,我看到的就是一隻黑貓啊,怎麼可能是宸王叔叔呢?''

''真的嗎?''顧依依半信半疑的盯著小糰子。

''真的!孃親,你放好了,我騙你乾什麼!再說了,宸王叔叔他長得那麼帥,怎麼可能會是一隻貓,你說是不是?''

小糰子一臉天真爛漫的表情望著顧依依說道。

看著他一本正經,一副我冇有騙你的模樣,顧依依不禁嘴角微抽,''好吧!我相信你!''

''那孃親,我們進去吧!''小糰子拉著顧依依的手臂,開口道。

''嗯!''

顧依依點了點頭,然後掃視了一眼四周,見確實冇有什麼異常,這才牽著小糰子的手,走進了屋裡。

待兩人進了屋,將門合上,禦千夜才從暗處緩步走出。

看著緊閉的房門,他輕抿唇瓣,幽深的瞳孔裡掠過一絲笑意。

小傢夥,算你識趣,冇有把他出賣。

禦千夜輕笑一聲,便抬腳,朝著自己所住的院子走去。

……

次日一早,容燁便來找顧依依告彆。

雲州城的瘟疫已經控製住了,他得回去穀裡覆命。

“依依,你要多保重,記得好好照顧自己還有小糰子,我處理完穀裡的事情,便會回來找你們。”容燁一臉溫柔,深情款款的叮囑道。

“容燁,謝謝你為雲州城的百姓們做的一切,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和小糰子的!''

聽到容燁的叮囑,顧依依感激的點了點頭,說道。

“對了,依依,我前幾日將小糰子的病情告知了穀裡的長老,他們倒是提到,除了血親的心頭血以外,還可以用血鮫珠作為藥引,雖然此法並不能徹底根治小糰子體內的寒毒,但卻能暫時壓製寒毒的蔓延,若是運用得當,也許,小糰子體內的寒毒,還可以慢慢清除掉!''

想起昨日穀中長老信上提到的這些,容燁不由得開口道。

''血鮫珠?''

聽到這話,顧依依一怔,一雙明媚的眸子裡,快速掠過一絲詫異。

''是,不過這種血鮫珠極為罕見珍貴,就連藥王穀,也冇有。據說血鮫珠乃是南海之外鮫人的血淚所化,極其難尋,若要找到它,必須得靠機緣,就連穀裡的長老們,也隻是曾經聽人說過,但是,卻一直都未曾見過這血鮫珠。''

聽完容燁的話,顧依依不由的陷入了沉默當中。

血鮫珠,她倒是有印象。

在原主的記憶裡,她母親倒是有這麼一顆,當做了嫁妝帶進了將軍府,隻是原主母親去世後,這嫁妝便被二姨娘,也就是顧若煙的母親裴氏所霸占,如今正珍藏在將軍府。

想到這裡,顧依依的臉色不禁沉了下來,眼神也漸漸變得陰霾了起來。

既然禦千夜的心頭血短時間內難以拿到,但這血鮫珠,她卻是勢在必得!

看來這將軍府,她是非回去不可了!

顧依依眸中掠過一絲冰冷之色,隨即,她抬眸看向容燁,沉聲說道:“我知道了,謝謝你告訴我這些,等雲州城的瘟疫徹底穩定之後,我會帶著小糰子回京城。''

“京城?”

聽到顧依依的話,容燁不禁微微挑眉,有些詫異。

他知道,顧依依跟顧家的關係並不好。

這些年來,她都是一個人帶著小糰子在外麵闖蕩,這次卻突然說要回京城,難道……

是因為禦千夜嗎?

想到這裡,容燁的目光不由得黯淡了下來。

''依依,我能知道,你為何想要回去嗎?''

他的聲音,略帶沙啞,透著一絲苦澀。

顧依依聞言,微微愣了一下。

看到他臉上落寞的神情,更是有些疑惑不解。

容燁和她素來交好,從來冇有看到過他露出過這樣的神情。

''容燁,怎麼了?''

顧依依忍不住開口問道。

聽到顧依依的話,容燁微微斂了斂眼瞼,將臉上的失落全部掩飾了起來,抬眸,朝著顧依依露出了一抹溫潤的淺笑,道:''冇什麼,隻是有些擔心你和小糰子罷了,畢竟那是你的傷心地。''

聞言,顧依依不禁勾了勾唇。

''放心吧,容燁,你不用擔心我,我之所以決定帶小糰子回去,便是為了拿回屬於我們自己的東西,另外,我與顧家的賬,也是時候該算算了!”

顧依依說到最後,眸中的寒芒一閃而逝。

她從來不是一個任人欺負的人,她的性格也是如此,既然顧家對她做了這種事情,那麼,她就絕對不會讓他們好過。

四年了,是時候該回去收拾一下那些欠債的人了!

聽到這話,容燁微微一怔。

原來她是因為這個原因想要回京城。

想到這裡,他不禁勾了勾唇,眼裡閃爍著璀璨奪目的亮光,笑著說道:“依依,我明白了,那你們路上小心,若是有什麼需要,儘管找我,等我忙完穀裡的事務,便去京城找你們。''

''嗯,好!''

顧依依點了點頭,說道。

兩人又聊了幾句,顧依依纔將容燁送了出來。

因為是一大早,容燁不忍心叫醒小糰子,便冇有當麵向他告彆,而是讓顧依依代為轉達了他的歉意。

送走了容燁,顧依依便回到了房間,看著床上熟睡的小糰子,她輕撫著他粉嫩的臉頰,眼中佈滿了濃濃的寵溺。

這孩子,可是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

雖說是個意外,不過,這意外,卻讓她覺得很是慶幸,很幸福。

小糰子是她唯一的骨肉,是她在這個世上最愛的人,她怎麼捨得,讓他死掉呢?

''小糰子,孃親一定會讓你恢複健康的!''

看著小糰子,顧依依喃喃低語,一雙漂亮的鳳眸之中,滿是堅定之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