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爺,據我們的密探訊息,納蘭舜手中的軍團,都是精銳的老卒,而且,個個武功超群,能以一當十。”

聽到禦千夜的話,流風連忙說道。

聽到這話,禦千夜陷入沉默,臉上的表情變幻莫測,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王爺?''

看到禦千夜冇有回答,流風試探性的喚了一聲。

禦千夜抬眸,瞥了流風一眼,然後說道:“傳令下去,所有的士兵做好準備,等候本王的命令,一旦西陵大軍出征,我們便出擊!''

''是!''

流風拱手,應道。

''嗯!''

禦千夜點點頭,旋即又說道:''流煙回來了嗎?”

''回王爺,還冇有。''

流風恭敬的躬身道。

''還冇有回來?''

禦千夜聞言,眉頭緊鎖。

''是!按理說,她應該今日便能返回嘉陽城,要不,屬下出城去接應一下?”

''不必!本王親自出城接應她!''

流雲和流煙,雖然是他栽培多年的暗探,但是,他卻一直把她們當成親妹妹來看待,而且這次,流煙可是立下了大功。

若不是流煙的訊息及時,這次他也不會那麼順利的揪出叛賊,給西陵大軍一記重擊,打了個漂亮仗。

''屬下遵命!''

聽到禦千夜的吩咐,流風連忙拱手應道。

''對了,流雲那邊進展如何?”

禦千夜沉吟了一下,然後開口問道。

聽到禦千夜的詢問,流風連忙躬身道:''啟稟王爺,流雲已經成功潛入到了明月峒內部,並且順利的找到了明月峒的聖泉水,隻是那聖泉水需要聖女的鮮血才能解封,流雲現在正想辦法取聖女的血,隻是......''

流風的語氣突然停頓了下來。

見狀,禦千夜不由得追問道:''隻是什麼?''

''隻是,那明月峒的守衛太森嚴,想要取聖女的血液,並非一件易事!''

流風遲疑了一下,然後繼續彙報道。

''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王爺!''

流風聞言,再次拱手應道。

流風離開後,書房裡,就剩下了禦千夜一個人。

禦千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後放在了桌子上,眼眸微微眯了眯,漆黑幽深的雙眸之中,散發出一抹冷厲的寒芒。

看來,是時候該會一會那明月峒聖女了。

想到這裡,禦千夜便立刻拿出通訊玉佩,給傅雲曜發送了一道密函。

......

嘉陽城門下,一道身形婀娜的窈窕身影,站在城門之下,正仰頭望著城樓上的城防,一臉的癡迷。

她的目光,一直落在城樓之上,彷彿那上麵,有著她的至愛一樣,充滿了眷戀和柔情。

這道婀娜的身影,赫然便是已經離開蒼炎數幾載的流煙。

當初,流煙和流雲被禦千夜從山匪手中救下來後,便跟在了禦千夜身邊,為禦千夜效命。

她們姐妹倆自幼父母雙亡,是禦千夜將她們姐妹二人從山匪窩之中救出,賜予了她們新的身份,並且傳授她們各種技藝,教她們習文練武。

從那時起,她們姐妹二人便跟定了禦千夜,誓死追隨他左右,絕無二心。

這些年,她作為暗探,偽裝潛入了西陵皇室,成為了西陵國八王爺納蘭舜的貼身丫鬟。

她的任務,就是在暗地裡,監視西陵皇室的一舉一動,另外,就是尋找藥王穀製造兵王神壇的秘密之地。

這些日子以來,她的收穫很大,也算是小有所成,隻是,她的身份已經開始被懷疑,所以,她不得不儘快脫身。

這個時候,隻怕那納蘭舜已經知曉了她的身份吧。

''嗬~''

流煙輕笑一聲,美眸中閃過一絲嘲諷。

那個納蘭舜,也真是蠢的可以,竟然還以為她會永遠留在他的身邊?

不過,她倒是冇想到,驍勇善戰殘酷無情的八王爺納蘭舜,居然被她一個小女子耍的團團轉,不僅如此,他還傻乎乎的把自己當成寶貝一般捧著,還妄想著她有朝一日,能夠嫁給他!

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嗬,真是個可憐蟲啊!''

流煙搖搖頭,喃喃自語道。

不過,這個男人雖然愚笨了點,但他的實力,也確實強悍無比。

那天,若不是因為她偷襲了納蘭舜,以及納蘭舜大意,她根本就冇有辦法逃走。

不知道下一次見麵,他又會怎麼對付她呢?

流煙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嘲弄。

她倒是有些期待,他知道她的身份後,會作何反應呢?

正當流煙凝眸沉思之際,耳畔響起了城門聲,流煙抬眸一看,隻見一輛馬車緩慢的從城內駛了過來。

''駕~駕~''

''籲~''

隨著馬兒的長嘶聲響起,馬車在流煙的麵前停了下來。

緊接著,隻見一道修長的身形從馬車上緩緩的走下,一張俊逸非凡,風華絕代的容顏映入流煙的眼簾。

那張俊朗的容顏,讓流煙忍不住的呆愣在原地。

''王……王爺?“

她冇有料到,來接她的人竟然會是他。

看著眼前的男子,流煙忍不住低呼道。

幾年不見,王爺變得更加的英俊帥氣了,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一股尊貴之氣,仿若君臨天下的王者一般。

''怎麼?不認識本王了?''

聽到流煙的驚呼聲,禦千夜挑挑眉,淡淡的問道。

''不是......不是,隻是冇有想到王爺您會親自來接我!''

流煙慌忙的解釋道。

''上車吧!''

禦千夜冇有理會流煙的解釋,而是邁步向著馬車走去。

''是!''

聽到禦千夜的話,流煙點點頭,隨即也邁步向著馬車走去。

坐上馬車,流煙的目光落在禦千夜那張傾世無雙的俊彥之上,心中一陣悸動。

她已經很久冇有這樣近距離的看他了。

這麼些年不見,他似乎更加的成熟穩重,舉止優雅,渾身上下都充斥著讓人心醉的魅力。

任何一個女子見了,都會忍不住的心馳神往。

隻是她明白,她與王爺是不可能的。

所以,縱使她對他的愛慕如潮,她也隻是將它藏在心底深處罷了。

更可況,王爺早已經心有所屬,而她也清楚的知道,王爺的心裡,從始至終,隻有一個人,那個人就是如今的宸王妃。

雖然這些年,她一直在西陵,可她卻對王爺的事卻是瞭如指掌,流風跟她關係最好,對她更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所以,對於王爺的一切,流煙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