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一早。

禦千夜便悄然離開了嘉陽城。

而流煙也緊接著,趕往了京城。

顧依依在王府的這些時日,過的實在是有些無聊,小糰子被送去了稷下學宮讀書,她一個人在王府,除了每天配藥試藥之外,就隻剩下在院子裡曬曬太陽,賞賞花之類的。

雖然答應過禦千夜,乖乖待在府中,不準踏出王府半步,可是,在王府裡呆著也實在是有些無聊。

最主要的是,她正在研究寒毒的解藥,還缺了一味龍膽草藥引,她嘗試過好多次用其他藥引代替,但都失敗了。

這龍膽草乃是百年難遇的珍稀藥材,她派人打聽過,全京城的藥鋪都冇有這一味藥引。

所以,她打算去鬼市碰碰運氣。

反正她之前也曾去過幾次,也算是熟客了。

今天初七,正好是鬼市大開的日子。

顧依依收拾妥當,換了一身便裝,便出門了。

她出了房間之後,便看到一名紅衣女子,正站在她院子的門外。

''這位姑娘,你是?''

顧依依走到那名紅衣女子的跟前,開口詢問道。

這個女子身穿紅色的衣袍,腰間束著一條黑色絲綢的腰帶,顯得極為高挑漂亮,而她的長相更是精緻,五官十分漂亮,特彆是那一雙水眸,格外明亮有神,猶如璀璨的星辰一般,令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她的皮膚白皙如玉,眉宇間透著一絲英氣,看起來英姿颯爽,頗有幾分男兒風範。

看到顧依依出來,女子衝著她微微行了一禮,''流煙見過宸王妃!''

流煙?

顧依依一怔,她似乎聽流風說起過,禦千夜手下還有兩個護衛姐妹花,一個叫流雲,一個叫流煙。

難道,這個女子就是流煙嗎?

看著流煙一臉恭敬的模樣,顧依依的心中不禁感歎,禦千夜的手下,一個個都是人中龍鳳啊!

''原來是流煙姑娘。''

想到流風曾經說過,流煙也算得上是禦千夜的心腹,所以,對於流煙,顧依依的態度,也稍微友善了一些。

''王妃客氣了。''

說完,流煙抬眸微微打量了顧依依一眼,心中微微詫異。

她冇想到,這位宸王妃的長相,竟然如此標誌,簡直美豔不可方物,比起當年的慕容傾顏,都要勝上一籌。

即使一身普通的青色裙衫,卻仍然掩蓋不了她身上的那份尊貴和嫵媚。

難怪王爺會喜歡上她,甚至連太後和皇上都對她讚譽有加。

想到這裡,流煙的眸光閃爍了一下,臉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看到流煙打量自己的目光,顧依依微微一笑,開口問道:''不知道流煙姑娘來此,是否有事?''

聽到顧依依的話,流煙連忙開口說道:''王妃,我是奉王爺之命,專程過來保護王妃的,王爺囑咐過我,一定要寸步不離的守護在王妃的左右,不得讓王妃受到半點傷害。''

聽到流煙的話,顧依依的心中,不由的湧出了一股濃濃的暖意。

她微微抿了抿唇瓣,然後輕聲笑道:''流煙姑娘言重了,我的實力不弱,你也不用這麼小心翼翼的保護我,正好我要出去一趟,我們一路走,一邊聊吧!''

聽到顧依依的話,流煙的臉上頓時浮起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她衝著顧依依微微一福,然後道:''是,流煙遵命!''

顧依依衝她擺了擺手,隨即,兩人便一同上了馬車,朝著京郊走去。

一路閒聊之際,顧依依從流煙的口中,得知了禦千夜在邊關的近況。

聽完了流煙的敘述,顧依依心中對於禦千夜的擔憂和掛念越發的濃烈了。

她很清楚,禦千夜在戰場上殺敵,肯定是凶險萬分。

可是,她又不能出去,她不想讓禦千夜分心。

她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隻有祈禱禦千夜能夠凱旋歸來。

兩人閒聊的同時,不知不覺之間,便已經走到了偏僻的西郊外。

西郊外,荒草叢生,野獸橫行,不少地方,甚至連人跡都很難尋見。

流煙看到西郊外的情況,秀美的柳葉眉緊緊皺起,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王妃,西郊外,是鬼市的所在之處,王妃莫非是要去鬼市?''

流煙壓低了聲音,開口說道。

聞言,顧依依輕輕的頷首,''不錯,我要去鬼市買一味藥引,不過,鬼市的地形複雜,我一個人進去怕是不安全,還請流煙姑娘陪我一起進去,不知道姑娘可否願意。''

''當然冇有問題,王妃,請!''

聽到顧依依的話,流煙立刻應道。

隨後,顧依依便帶著流煙,來到了鬼市的附近。

顧依依和流煙在鬼市的門口停了下來,兩人相繼下了馬車,然後進入了鬼市。

鬼市的規矩很簡單,隻要拿著鬼市的牌子,然後將手中的錢財交給負責接待的人,便可以進入鬼市之中購買東西。

顧依依之前來過鬼市,鬼市不分國界地域,幾乎每個城池都有鬼市,而且,鬼市的牌子也是通用的。

顧依依算是鬼市的常客了,之前,她也曾自製一些丹藥拿到鬼市上來賣。

因此,她並冇有費多少周折,便直接進入了鬼市之中。

在這裡,每個人都是帶著麵具的,買賣交易,向來不問身份,也不論來曆。

顧依依拿著鬼市的牌子進入鬼市之後,便立刻有人將她們領到了一間雅緻的包廂內。

雅緻包廂內,坐著兩名黑衣男子,一名是青年男子,另外一名則是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是這家鬼市的主人,是鬼市的掌櫃,也是一名煉器師。

他看著顧依依手中的牌子,眼睛微眯了起來。

''這位姑娘,你想必是第一次來這裡吧?''

顧依依點點頭,開口說道。

''冇錯。''

聽到顧依依的話,青年男子立刻笑了起來,他伸手指了指對麵坐著的那名中年男子,說道:''這位是鬼市的掌櫃。''

聞言,顧依依立刻衝著對麵的中年男子拱了拱手,''見過掌櫃。''

中年男子的視線落在顧依依身上,打量著她身上的穿戴。

看到她身上穿著的一身普通的棉布衣衫,他的唇畔勾起了一抹冷笑。

他伸出手,衝著顧依依揮了揮手,示意她坐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