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顧依依心中疑惑不已之際,那個蒙麪人從包廂裡麵走了出來,朝著拍賣台走去,來到了主持台上,抱拳拱手,聲音淡漠的說道:''多謝了。''

''公子客氣,舉手之勞罷了。''拍賣師聞言,急忙拱了拱手。

''請收好。''

拍賣師拿著一個精緻的盒子,遞到了蒙麪人的手中。

蒙麪人接過盒子,放到懷中,便轉身離開了。

“王妃,要不要流煙去找那個人談談?”

流煙看了蒙麪人離開的方向一眼,低聲在顧依依的耳邊說道。

''不用了。''

顧依依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

雖然她對這個神秘男子很感興趣,但是卻不願意與他為敵。

更何況,剛纔蒙麪人已經出了一個天價買這株龍膽草,這份財力,可比她強大多了。

雖然她並不缺錢,可讓她一時之間拿出比三億兩還多的金幣出來,她還是做不到,她可不想為了一株龍膽草而讓自己傾家蕩產,況且,這龍膽草能不能成功配成她想要的解藥,還尚未可知,現在就花這麼多的金幣買它,實在是太不劃算了。

更何況,這個蒙麵男子擺明是就是衝著龍膽草來的,哪怕她出再高的價,他也不會讓的。

所以,她還是決定先放棄這次競拍,等下一次機會再出手也是一樣。

顧依依目光掃了台下一眼,隨即起身準備離開。

此時,拍賣台上馬上又開始了新的一輪競拍。

''第二件拍賣品是少年奴隸,底價一百萬兩金幣,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五十萬兩金幣,現在開始競價!''

聽到拍賣師的宣佈聲,顧依依腳步微頓,停止了前行,扭過頭,目光投向了拍賣台。

台上,一名瘦小的少年正在被一群五大三粗的人押著,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看到那人的模樣,顧依依的眉頭微皺。

那個瘦小少年看起來不過十五歲的年紀,五官倒是清秀,隻是身形消瘦,臉色蒼白如紙,身上的布衫破爛不堪,傷口淤青更是遍佈都是,顯然是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更令人驚奇的是,他有一隻眼瞳竟然是藍色的!

這還是她第一次在這個大陸上見到異色眼瞳的人。

就在這時,顧依依忽然瞥見那少年裸露在外的小腿上有一道若隱若現的鱗紋,目光驟然一緊。

難道他是……?

與此同時,台下的眾人開始競價。

''一百一十萬兩。''

先前那包廂裡的女子舉起牌子,漫不經心的說道。

''一百二十萬兩。''另一人也跟著舉起了牌子。

''一百四十萬兩。''

一時間,場內,爭奪之聲此起彼伏,價格節節攀升。

不過片刻的時間,便升到了二百萬兩金幣,然後,便再也冇有人加價。

因為,二百萬兩的價格,已經超過了他們心中的底線。

''二百萬兩黃金,有人還想加價嗎?''拍賣師的目光在場中掃視了一圈,最終停留在了顧依依的身上,開口詢問道。

聽到拍賣師的話,顧依依冇有絲毫的猶豫,直接舉起了自己的牌子。

''一千兩。''

聽到顧依依舉牌的聲音,眾人紛紛側目,目光紛紛落到了顧依依的身上,臉上露出了驚訝和錯愕。

''天呐!這人,瘋了嗎?''

''一出手就是一千兩,區區一個奴隸而已,有必要出這麼多錢嗎?''

''誰知道呢,不過,這個女人倒是豪爽,出手如此闊綽,也不知道這人到底是誰。''

......

眾人議論紛紛,目光中皆是帶著濃濃的不解之色。

''一千兩黃金,還有人加價嗎?''

拍賣師看著顧依依的方向,再次出聲問道。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陣沉默。

''既然無人加價,那這名少年奴隸便歸這位姑娘所有了。''

拍賣師見冇有人加價,當即出聲宣佈道。

顧依依聽到拍賣師的話,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王妃,你確定你要這個少年?他的身體,恐怕撐不了半月吧?''旁邊的流煙見狀,有些擔憂的問道。

顧依依聞言,輕笑一聲,緩聲說道。

''這個,我自有打算。''

顧依依的語氣中,帶著一抹篤定。

流煙聽了,微微愣了愣,看向顧依依的目光中,閃過一抹狐疑之色,不知道她為何要花一千兩買回一個半死不活的奴隸,王府也並不缺下人啊。

流煙有些搞不懂顧依依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是,既然她都這麼說了,流煙也不好再說什麼。

''一千兩黃金,成交!”

聽到拍賣師的宣佈聲,顧依依站起身,目光看向了那個跪在地上的奴隸少年。

那個少年看到顧依依望過來,嚇得渾身瑟瑟發抖,眼珠子都不敢亂瞟一眼,彷彿是生怕顧依依會突然出手,把他殺了一樣。

看到這幕,顧依依心中暗歎一聲。

看來這個奴隸是真的被折磨慘了,否則的話,也不至於嚇成這幅模樣。

''起來吧,以後,你便跟著我。''

顧依依看著那個奴隸少年,淡淡的說道。

那名奴隸少年聽了顧依依的話,身體微微顫抖,卻冇有立刻爬起來,而是戰戰兢兢的抬起了頭,怯懦的目光中,流露出一抹迷茫之色。

顧依依見狀,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開口說道:''怎麼?難道你不願意?''

聽到顧依依的質問,奴隸少年慌忙搖頭,連忙開口解釋道:''不不不,我……我願意跟著小姐。''

''這才乖嘛!''顧依依伸手摸了摸奴隸少年的腦袋,笑眯眯的說道。

那名奴隸少年看著顧依依摸他腦袋的動作,嚇得渾身一哆嗦,連忙躲到了一旁,雙腿打軟的癱倒在地上,臉上全都是驚恐的表情,身體瑟瑟發抖。

''哈哈哈哈,真是一個傻子!''

''就是,這根本就是傻子!''

''竟然連腦子都被嚇傻了。''

“你們冇發現他一隻眼睛是藍色的麼,說不好,還是個怪胎呢!”

......

看到台上的那一幕,四周立刻便傳來了一陣譏諷嘲弄的聲音。

聽到四周眾人的議論聲,顧依依的目光中,露出了一抹冷芒,看向四周眾人,沉聲喝道:''閉上你們的臭嘴,他如今已是我的人,你們再敢胡言亂語,小心我把你們的舌頭割掉喂狗!''

聽到顧依依的威脅,四周頓時安靜了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