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見四周眾人安靜了,這才走到了那個少年的身前。

''你叫什麼名字?''

顧依依蹲下身子,柔聲詢問道。

“我……我叫狗蛋。”少年聞言,怯懦的說道。

''狗蛋?''

顧依依聞言,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這名字還能再土一點嗎?

“咳咳……”顧依依清了清嗓子,然後道:''要不,我給你取一個新名字好不好?''

少年聽到顧依依的話,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見少年同意,顧依依臉上露出了一抹喜悅的笑容,開口說道:''好,從今天起,你就叫阿摩,以後,你就跟著我吧。''

''謝主人賜名,阿摩以後願意跟在主人身後。''少年聽到顧依依的話,趕緊跪倒在地,恭敬的朝顧依依叩首。

顧依依見狀,連忙將他攙扶起來,說道:''起來吧,彆總是跪著,膝蓋會受不了的。''

''謝主人恩典。''阿摩聽了,連忙感激的說道。

''好了,現在,便跟我回府吧。”

顧依依伸手將奴隸少年身上的繩索取下,轉頭看向流煙說道:“把他帶回去吧。”

''是。''

流煙應了一聲,便將那個少年拉了起來。

顧依依留下一張金票後,便離開了鬼市,坐上馬車返回了王府。

回到王府後,顧依依便讓阿摩洗漱了一番,換上了一身乾淨的衣服。

阿摩原本就長得極其清秀,穿上男裝後,整個人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一點兒也看不出來他曾經是一個奴隸。

阿摩的容貌雖然算不上是極品,但是,也絕對是一等一的俊美,這要是長開了,絕對是一枚美男子,隻是,那雙漆黑明亮的眼睛中,卻始終透著一抹膽怯與害怕。

顧依依看著他,心中一陣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環境,才能夠養成一個這樣膽小的性格。

阿摩看著顧依依,低垂著頭,不敢去看她,隻覺得自己的身份卑賤,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顧依依見此,眉梢微挑。

''阿摩,既然你已經跟了我,那我自然也不會虧待你,你日後便安心的住在這裡,你不用怕,有我在,冇人敢欺負你。”

顧依依伸出纖細白皙的玉手,撫摸了一下阿摩的頭,柔聲說道。

''謝謝主人。''阿摩聽了,連忙說道。

顧依依見他的神情有些拘謹,不由得失笑一聲,說道:''放鬆點,這裡是王府,冇人敢把你怎麼樣的,以後,這裡也是你的家。”

阿摩聽了,連連擺手,惶急的說道:''阿摩不敢......''

''行了,彆這麼緊張,既然你已經被我買了回來,那麼,我便是你的主子,你也可以跟流煙她們一樣,叫我王妃。''顧依依笑著說道。

聽完顧依依的話,阿摩愣了愣,隨後,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衝著顧依依恭敬的說道:''王妃。''

顧依依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對阿摩說道:''把手伸過來。''

阿摩看了顧依依一眼,猶豫了片刻,然後,伸出手,將自己的手遞到顧依依的麵前,任由顧依依握住他的手腕,替他把脈診斷起來。

片刻後,顧依依收回了自己的手,眉宇間,閃過一抹異色。

隨後,她轉頭朝著流煙說道:“流煙,你先下去吧。''

流煙聞言,應了一聲是,便退了下去。

等到流煙退下去後,顧依依便開口問道:''阿摩,告訴我,你是哪裡人?父母都是什麼身份?''

阿摩聽到顧依依的問題,先是一怔,接著,目光中露出了一絲傷痛之色,低聲說道:''阿摩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誰,阿摩是在乞丐堆裡長大的,跟著白爺爺乞討了數十年,前些日子我們在破廟裡遇到了一夥賊匪,他們殺了白爺爺,又將我丟進了一個大鐵籠中關起來,直到昨晚,才被他們放了出來,然後賣給了奴隸場。''

阿摩低著頭,小聲地訴說道。

顧依依聞言,心中不禁一陣心疼,冇想到,一個這麼漂亮的少年,在那樣殘酷的環境中長大,竟然承受了這麼多不公平的待遇。

看著麵前這個低垂著頭,一臉委屈的少年,顧依依心裡一陣憐惜和心疼,輕聲安慰道:''好啦,阿摩,你不用擔心,以後,我會保護你的。''

阿摩聽了,猛地抬頭,目光中充滿了欣喜和驚喜,''阿摩多謝王妃的庇佑。''

''以後你就住在這裡吧。''顧依依看著阿摩,開口說道。

''嗯。''

阿摩點點頭。

顧依依又吩咐了阿摩一些事情,便讓他退下了。

阿摩離開後,流煙走進房間內,看著顧依依,輕聲問道:''王妃,您真的打算讓這個少年一直跟著你?''

''對啊,怎麼,你覺得這個孩子很可疑?''顧依依看著流煙,疑惑的問道。

''倒也不是可疑,隻是這個孩子的相貌實在是有些特彆,而且他的身上,也冇有半點武功修為的痕跡。''流煙皺著眉頭,緩緩開口說道。

顧依依聽了,沉默了片刻,說道:''這件事情,你不必管了,我自有分寸,你照顧好阿摩便好了。''

''王妃,您真的要把他留在身邊,萬一出什麼差池怎麼辦?''

顧依依搖搖頭,說道:''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流煙聞言,隻得歎息一聲。

“是。”

......

阿摩跟了顧依依三天時間後,開始習慣了王府的生活,不再像剛來王府那般膽戰心驚,甚至是連話都不敢多說一句。

顧依依看在眼裡,也樂得他如此。

不過,令她意外的是,她從宮裡帶回來的那隻白狐似乎對阿摩很有好感,一見到阿摩,就圍繞著他團團轉,一副親昵的模樣,彷彿,它和阿摩之間早就認識一樣。

阿摩的身體已經恢複了不少,隻是,還需要一段時間來調理。

她給阿摩檢查過,他體內的確存在與常人不同的血脈,但具體是什麼,她尚不能下定論。

不過,顧依依可以肯定,阿摩絕非普通人,很有可能跟她一樣,也是鮫族後裔。

隻是,他的血脈太過稀薄,所以纔沒有被髮現,而且,他腿上的鱗紋也並不是很明顯,或許是因為年幼的緣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