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怎麼回來了?”顧依依眨了眨眼睛,看向禦千夜,有些不敢置信地問道。

禦千夜看了顧依依一眼,然後湊到她耳邊,輕輕地咬了咬她粉嫩的耳朵,略帶埋怨地說道:''本王若再不回來,恐怕就要失寵了。''

顧依依被他弄得癢酥酥的,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聽到他這話,顧依依頓時哭笑不得,她伸手,輕拍著禦千夜的胸膛,說道:''胡說八道什麼呢。''

''難道不是麼,王妃都把外麵的人帶回府裡養著了,本王再晚些回來,恐怕就要成為棄夫了。”

禦千夜故作幽怨地看向顧依依。

聞言,顧依依怔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他話裡的意思。

原來他是知道了阿摩的事,至於是誰告訴他的,不用想也知道。

顧依依不禁抿唇淺笑了起來,看著禦千夜,調侃著說道:''怎麼?你現在知道了,心裡不高興了?''

''當然不高興!''禦千夜一臉認真地說道,''本王在邊關奮勇殺敵,浴血奮戰,王妃居然揹著我在外麵找野男人,你說本王能夠開心嗎?''

聽了禦千夜的話,顧依依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了聲,看著禦千夜的目光裡,儘是促狹。

“他還隻是個孩子呢,你該不會連一個孩子的醋都吃吧?”

顧依依笑著打趣道。

''孩子?本王猜的冇錯的話,他應該也快弱冠了吧。”禦千夜冷哼了一聲,沉聲說道。

''......''顧依依無語的看著禦千夜,隨後,又說道,''你彆誤會了,他不過是我在外麵買回來的一個奴隸罷了,你彆亂想。”

''是嗎?''

禦千夜挑眉,似笑非笑地看著顧依依。

''嗯。''顧依依點了點頭,''你不會以為,我是因為喜歡上那個小孩子了,所以,纔將他帶回來的吧?''

''那可不一定。''禦千夜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繼續說道,''聽說那人長了一副好皮囊,是一個翩翩少年郎,說不定,你看上了他的美貌,所以,便帶回了府裡養著了。''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頓時滿頭黑線。

她承認,她確實是個顏控,可她再怎麼喜歡帥哥,也冇有到饑不擇食的地步吧,更何況,那個小傢夥,明顯就是一個稚氣未脫的孩子,她哪裡有那麼變態啊。

''好了,彆生氣了,他隻不過是個孩子罷了,我又怎麼可能會對一個孩子感興趣呢?''

顧依依一臉正色的說道。

''那可未必。''

''......''顧依依無奈的歎了口氣,接著伸出纖細的胳膊,抱著禦千夜的脖子,在他的薄唇上輕輕地吻了一口。

這樣的舉動,讓禦千夜眸色瞬間一暗,摟著顧依依的手臂不由得收緊了一些。

“這下,你總該滿意了吧。''顧依依看向禦千夜,輕笑著說道。

''還不行。''禦千夜的聲音低啞,''還需要加深印象才行。''

''你......''顧依依的話音還未落下,便被禦千夜堵住了櫻桃小嘴,狂熱的吻,鋪天蓋地襲捲而至,霸道,強勢,又溫柔。

顧依依感受著禦千夜的親吻,她也主動伸出了雙臂,緊緊地摟著他的肩膀,迎合著他。

不多時,顧依依的呼吸有些急促,臉頰微紅,眸光瀲灩,一片迷濛。

感受到顧依依的變化,禦千夜唇角勾起了一絲邪魅的笑容,低頭在顧依依的頸窩處輕吻了起來,手掌也不閒著,緩緩地朝著她的衣襟探去。

顧依依渾身一顫,下意識地抓住了禦千夜的手腕,慌亂著說道:''千夜,不要。''

''怎麼?難道你還抗拒本王碰你?''

禦千夜微微抬起了頭,望進顧依依氤氳迷離的杏眸裡。

''不是。''顧依依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我......我懷孕了,不能那個......''

聽到顧依依這句解釋,禦千夜頓時一愣,一張俊臉上,浮現出一抹驚訝,''懷孕了?你懷孕了!''

顧依依點了點頭。

“什麼時候懷上的?”禦千夜問道。

“已經有一個多月了。”

顧依依輕聲說道。

''懷孕這麼重要的事,你怎麼冇有跟本王說?''禦千夜微皺著眉頭說道。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自己懷孕了,想著你在邊關戰事吃緊,不想讓你分心,所以,就冇有告訴你,誰曾想,你今日便回來了。”顧依依輕聲解釋道。

''傻瓜!''

禦千夜的聲音有些沙啞,看著顧依依,低低的說了一句,''你懷孕這麼重要的事情,你都不想著告訴本王,那本王這個做夫君的,也真是太不稱職了。''

聽了禦千夜的話,顧依依輕輕的靠在他的肩膀上,說道:''你在軍營裡那麼辛苦,還要操勞國家的事,我怎麼捨得讓你分心,你要知道,你的每一個決策,可都是關係著百姓,關係著皇室的榮譽啊,我不希望因為我,讓你陷入危險之中。''

聽著顧依依的話,禦千夜心裡湧上了一陣暖流。

他輕擁著顧依依,柔聲說道:''以後再也不能瞞著本王了。''

禦千夜伸手捏了捏顧依依的鼻尖,沉聲說道,''本王希望,你的每一件事,都能第一時間告訴本王,知道嗎?''

''恩,我記住了。''顧依依用力的點了點頭,笑眯眯的應道。

“對了,你不會說要年後才能回來麼,怎麼會提前那麼久趕回京城來呢?''顧依依忽然想到這個問題,疑惑的問道。

''想你了。''

顧依依:''......''

她還以為,禦千夜是因為政事,冇想到,他竟然說想她了,真是太肉麻了。

看著顧依依呆愣的表情,禦千夜笑了,他伸出手臂攬著她纖細的腰肢,然後將頭埋進了她的頸窩處,低沉的嗓音,帶著一絲沙啞的傳來,''你知道麼,本王想你,想得快要瘋掉了,所以,本王迫不及待的想要早日結束戰爭,早日回來見你。''

顧依依的心裡,泛起了一股甜蜜。

其實,她也很想念他呢。

想念他那英姿勃發的身影,想念他那充滿陽剛味的體魄,想念他那寬厚溫暖的胸膛,想念他那霸道卻又溫柔繾綣的吻......

如果說以前,禦千夜在她心裡,僅僅是占據了一個位置的話,那麼從今往後,她的心裡,便再也裝不下任何一個人,隻有他,隻有禦千夜。

她愛他,比她自己想象的還要愛他。

她的心,也許早就被他給偷走了,無論是以前的顧依依,還是現在的顧依依,都是如此,都是被他所吸引著,深深地淪陷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