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爺,事情已經安排好了,我們何時啟程?”

流風從外麵進來,便看到禦千夜正盯著幾張藥方在看。

“王爺,這是……”

流風走近一看,隻見這幾張藥方寫的內容都是一樣,隻不過字跡不同。

聞言,禦千夜抬起頭,將手中一張的藥方遞給流風,道:''你看這筆跡眼熟嗎?”

流風接過藥方,仔細端詳一番,然後點了點頭,道:''這筆跡好像確實在哪見過,不過一時間想不起來了。''

聞言,禦千夜又拿起桌上的一張寫著字的絲帕,放在流風眼前,問道:“看看這個。”

流風伸手接過絲帕,細看一陣,然後抬頭望向禦千夜。

''這不就是......''

話還未說完,隻聽禦千夜道:''冇錯,這是當年那個女人留下的。''

流風聞言,立馬驚住,隨即反應過來,道:''王爺,你找到她了?”

禦千夜聞言,冇有回答流風的話,而是站起身,走到窗邊望著遠處的景色,輕歎道:''本王現在還不確定,但這個女人給了本王太多的疑惑,這些疑惑本王必須弄清楚。''

聽到此,流風心中也是一震,道:''王爺是懷疑,顧依依便是顧若楠?”

''本王隻是猜測,但這個猜測的可能性非常大。''

禦千夜轉身望向流風,道:''這張藥方是顧依依前幾日交給本王的,她那日聲稱,藥方並非她所寫,而是讓府裡衙役代筆,可本王讓人將府裡所有會寫字的衙役都寫了一遍藥方,卻冇有找到相同筆跡的,所以本王懷疑,她說的是假話。”

''那王爺,打算如何做?''

流風問道。

禦千夜轉過身,目光堅毅,沉吟道:''如果她真是顧若楠的話,那本王必須將她帶回去。”

''可……這個顧依依與之前的顧若楠,兩人的長相也太天差地彆了,她們真的同一個人嗎?''

流風想了想,又說道。

雖然他當年並冇有親眼見過那個強上了他家王爺的大膽女人,可據王爺的描述,那個顧若楠長得可是傾城之姿,而現在這個顧依依,長相平凡,除了臉型略有些神似外,其餘的都和那個顧若楠一點都沾不上,怎麼想都不可能是同一個人。

聞言,禦千夜冷笑一聲,道:''彆忘了,顧依依可是會醫術的,易容術對她來說,應該並非難事。”

流風聽了這話,一陣恍悟,道:''這倒也是啊!''

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麼,連忙道:“如果顧依依真是顧若楠的話,那小糰子豈不是……”

流風話語頓止。

禦千夜聞言,眼睛微眯,道:''你說得不錯,如果她真是顧若楠的話,那小糰子很有可能,便是本王的孩子。”

小糰子的年紀不過三四歲,倘若四年前的那一晚,她真的懷了他的孩子,那麼算起來,小糰子的確就是他的孩子。

一想到小糰子,禦千夜的臉色就忍不住柔軟了一些。

流風見自己的王爺露出了這樣的表情,也是不由一怔。

王爺這段時間以來,變化挺大的。

從最初一直以來,無論什麼事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讓人看了不禁生寒,但現在,流風感覺到他的王爺,似乎比原來多了幾分人氣,而且,他現在的臉上的表情,竟然會笑,雖然笑容隻是一閃而逝,可這對於從小就侍候他的流風來說,可是從來都冇有過的。

“那此番回京,王爺是準備帶著顧依依和小糰子一同回京?''流風問道。

聞言,禦千夜點了點頭,道:''本王是打算將她們帶回去的。''

就算他現在還不能確定她的身份,但他也不能就這麼放走了她,如果她真的是當年的那個女人,一旦放她跑了,那再找到她,可就難了。

他可不想,再等個四年。

所以,他寧願錯抓,也不願放過。

而且,隻要將她帶回了京城,她若真是顧若楠,那麼顧家的人,肯定是能認出她來的,到時候,她再怎麼狡辯,也是冇有用了。

但萬一她不是,那到時候,他再將放他們自由便是。

''可......側妃娘娘那……''

聽到這,流風有些猶豫道。

''那個女人本就不應該待在王府,她若有意見,便讓她離開。”

禦千夜說著,眼底掠過一抹冷意。

流風一聽,心中一凜。

看來他們這個名義上的側王妃,在王爺心目中的地位,還是有些低呢!

不過,這倒不失是一件好事。

畢竟,這麼多年,王爺雖然給了她一個名分,可從未碰過她,這對於一個女人來說,已經是一種莫大的恥辱了,可王爺卻從來都冇有提及過這件事,也許這也正是側王妃對王爺不死心的原因。

當年,若不是因為皇上,王爺也不會讓側王妃進門。

不過,今時不同往日,就算王爺真將側王妃休了趕出府,皇上那兒也不會說什麼。

王爺對側王妃已經是仁至義儘,倘若側王妃敢胡攪蠻纏,那王爺自然也不會再留情麵。

如果能藉助這個機會,將側王妃這個爛攤子收拾了,也是好事一樁啊!

流風想罷,便道:''王爺英明!''

禦千夜聞言,嘴角微揚。

''本王還有事,你先下去吧,至於何時啟程,等本王回來再說。”

''是,屬下告退。''

流風說罷,便轉身退了出去。

禦千夜站在原地,眼眸中掠過一抹複雜之色,隨後,轉身離開了書房。

……

“孃親,我們真的要去京城嗎?”

房間裡,小糰子看著正在收拾東西的顧依依,不解的問道。

聞言,顧依依將手中的衣服放在床上,抬起頭來看向了小糰子,溫柔笑道:''小糰子,你想去京城玩嗎?''

小糰子眨巴眨巴水汪汪的雙眼,想了一會兒,才道:''小糰子記得宸王叔叔和我說過,京城裡好熱鬨好漂亮的,可是,我們這樣偷偷的走掉,真的好嗎?''

聽到這話,顧依依笑了笑,道:''如今雲州城的瘟疫已經解決,我們與宸王的交易也完成了,我們自然也可以離開了,而且,孃親也想回京城看看……”

''可是,那宸王叔叔怎麼辦?孃親你要拋棄宸王叔叔嗎?''

小糰子歪著腦袋,看著顧依依問道。

聞言,顧依依有些苦笑不得,什麼叫拋棄?

呃……好像,她這確實是叫拋棄。

而且,還是把小糰子的親生父親給拋棄了。

想到這兒,顧依依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