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顧依依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陣敲門聲傳來。

“小姐,奴婢能進來嗎?”

顧依依連忙收拾了一下情緒,對門外的彩霞說道,''進來吧,什麼事?''

彩霞推開房門走了進來,手裡端著一碗熱乎乎的燕窩粥,''小姐,剛剛禦膳房送了一碗燕窩粥過來,說是王爺特地吩咐禦廚做的,王爺說了,您現在懷孕初期,必須要注重身體的補品,尤其是燕窩和魚翅,王府的禦膳房每天早上都會做好送過來。''

''嗯,我知道了。''顧依依看著彩霞,笑著點了點頭。

''小姐,你現在感覺好點了嗎?''

''嗯,好多了。''

彩霞看著顧依依,關心地問道:''既然已經好了,就趁熱把燕窩喝了吧,這樣的補品,不僅對你的身體有好處,對肚子裡的寶寶也非常有好處,王爺特意交待,一定讓我親眼看著你喝下去才行。''

''好的,我一定喝完。''顧依依點了點頭,然後接過彩霞遞過來的碗,喝了一大半,又拿起湯匙,舀了一勺喂進嘴巴裡。

她一邊喝著,一邊想著心事。

''小姐,這燕窩的味道怎麼樣?''彩霞見顧依依吃的香甜,一張俏麗的小臉上也露出了燦爛的笑靨,看向顧依依問道。

''嗯,味道不錯!''顧依依笑眯眯地衝彩霞點了點頭。

''那你趕緊趁熱把這碗燕窩全部喝完,然後再休息一會兒。''

''嗯。''顧依依點了點頭,把碗裡剩下的燕窩一股腦兒都倒入嘴裡,然後喝了一整碗燕窩後,這才放下了碗筷,''我飽了。''

彩霞立刻笑著點頭道:''嗯,那小姐你休息一下吧。''

''你下去吧。''顧依依揮了揮手,讓彩霞離開。

''小姐,你要是有什麼不舒服的,一定要告訴彩霞。''彩霞關心的叮囑著。

''嗯。''顧依依淡淡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那彩霞就先告辭了。''彩霞福了福身子,退出了顧依依的房間,替顧依依把房門帶上了。

顧依依靠坐在床榻上,抬頭看著房頂上的紗幔,腦海裡不由得浮現出了容燁的影子。

自從大牢一彆,她便再也冇有見過他。

她知道,禦千夜如約放了容燁,可同時,禦千夜也將西陵的公主擒了,她也是後來才得知,原來容燁已經和西陵公主定了親,藥王穀和西陵國,徹底捆綁在了一起。

這也意味著,她與容燁也徹底成了對立麵。

雖然,她早就料到了會有這樣的局麵,但當這個結果真的出現的時候,她的心裡,還是忍不住湧上了一抹濃濃的失落。

昔日的好友,最終也變成了敵人。

她和容燁之間的緣分,到此為止了。

他日,若真有一天,他們真的兵戎相見,她也不會再留情麵,因為,他們之間已經形同陌路,她欠他的,她已經償還了。

想到這兒,顧依依長長地歎了口氣,她的視線不經意掃過桌櫃上的錦盒。

那個盒子,裝著容燁送給她的天蠶衣。

盒蓋打開後,露出了裡麵那一套輕如薄翼的天蠶衣。

看著天蠶衣,顧依依的眼眸裡閃爍著複雜的光芒,她不由得想到了當初在百草閣,她被聞媛暗算,正是因為有天蠶衣,她才一開始冇有中毒,而後,又是在容燁的幫助下,禦千夜才及時趕到,將她救下。

顧依依垂眸看著天蠶衣,神色黯然了下來,她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個錦盒,畢竟,這個錦盒裡,裝著的是她和容燁共同的回憶。

顧依依沉默了許久,終究還是將錦盒合攏,抱了起來,然後來到後花園。

''小姐......''彩霞遠遠地看到顧依依過來了,便快步朝顧依依走了過去,臉上露出了擔憂之色,''小姐,你這是乾嘛呀?是不是身體又哪裡不舒服?''

''冇事。''顧依依搖了搖頭,然後看向彩霞,''你去找個鏟子過來。”

''鏟子?''彩霞微怔,不明白顧依依想要鏟子做什麼,不過,她還是照著顧依依的話去辦了。

很快,彩霞便拿著鏟子過來了,然後看向顧依依,等著顧依依的吩咐。

''你幫我挖個坑,越深越好,挖好之後把這錦盒埋進去。''顧依依看著彩霞,開口說道。

''挖個坑埋東西?''彩霞聽完顧依依的話之後,忍不住愣了愣。

''嗯,你按照我說的做就行了。''顧依依點了點頭。

''哦。''彩霞應了一聲,然後拿出了鐵鍬,在土壤裡挖起了坑。

很快,一個一米左右的深坑便出現了。

''小姐,你這是?''彩霞抬起頭來,看向顧依依,有些疑惑地問道。

''把這錦盒放到坑裡麵去,然後再填平。''顧依依看向彩霞,認真地吩咐道。

''哦,好。''彩霞應了一聲,然後按照顧依依的吩咐,將這錦盒放進了挖好的坑裡。

“小姐,這裡麵裝的是什麼啊?”

顧依依看著這個錦盒,猶豫了片刻之後,方纔開口,''是我和容燁的回憶。''

''哦,原來是這樣。''

彩霞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看來,小姐這是要徹底跟容少穀主斬斷所有的牽扯,這樣也好,免得兩人都糾纏不清,到時候又讓王爺給誤會了,那就不好了。

不過,既然要斬斷念想,那為什麼不直接把東西燒了呢?

燒掉它,豈不是斷的更乾淨?

“小姐,既然你決定要斷絕跟容少穀主的關係,那把這東西燒了豈不是更好,為何要選擇埋掉啊?”彩霞一副不解的樣子問道。

''這東西,留著對我有用。''顧依依搖了搖頭,''你按照我說的做就行了。''

''好吧。''

彩霞見狀,隻好應了一句,埋好了錦盒後,便和顧依依一起離開了後花園。

回去的路上,彩霞的臉上仍舊掛滿了疑惑。

不過,她並未多嘴問。

就在這時,府內的管家行色匆匆的跑了過來。

''王妃,不好了......''

''管家,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

顧依依看著一臉焦急的管家,皺眉問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