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糰子立刻揚起小臉,一臉嚴肅地盯著顧依依看,道:''好,我答應你,孃親你說吧。''

''其實......''顧依依猶豫了片刻,開口繼續說道:''其實,宸王就是你的親生爹爹,孃親之前跟你說你爹爹死了,是騙你的,你不是什麼野孩子,你就是名副其實的宸王小世子。”

聽完顧依依的話,小糰子頓時睜大了眼睛,顯得十分激動的模樣。

''孃親,這是真的嗎?我真的是宸王的孩子?''

''當然了,孃親絕對不會騙小糰子的,你的確是宸王的孩子,他也的確是你的親爹,這是誰也無法改變的。''顧依依點了點頭,十分認真地說道。

''太好了,太好了!''

小糰子一雙烏溜溜的眸子,亮晶晶的,閃爍著異常璀璨的光芒,他的小手抓著顧依依的衣袖,一迭連聲地說道:''小糰子終於有親生爹爹了。''

看著小糰子那欣喜若狂的模樣,顧依依的心裡也是非常地欣慰,她一直都在擔心小糰子會不會不接受,會不會怪自己欺騙了他。

可是現在,她的擔憂全部都消失了,她的寶貝小糰子是真的開心,也是真的願意認禦千夜這個親生爹爹。

“所以孃親,小糰子不是野孩子,對不對?”

小糰子一雙清澈見底的水潤眼眸,一眨不眨地盯著顧依依,神采奕奕地問道。

看著小糰子眼神中閃爍著的渴望和希冀的光芒,顧依依心裡升騰起了濃鬱的愧疚感。

若不是她一直瞞著小糰子,冇告訴他真正的身世,他也不會遭受那麼多的非議和委屈,也不用承受那麼多的痛苦,更加不會被人冤枉成是野孩子,受儘了欺淩。

想到這裡,顧依依伸出雙手,緊緊地抱住了小糰子,眼眶瞬間就紅了。

''對不起,小糰子,孃親讓你受委屈了。''

小糰子伸出白皙的小手,輕輕地放在了顧依依的肩膀上,稚嫩的聲音軟糯地響了起來,''孃親,小糰子不委屈,孃親也不要跟我說對不起,我知道,孃親這麼做,也是為了小糰子好,小糰子不怪孃親。”

小糰子的話,立刻觸動了顧依依的心絃,她鬆開小糰子,將他拉近了懷裡,低頭在他那粉雕玉琢般精緻的小臉蛋上重重地親了一下,然後笑著道:''謝謝小糰子!孃親愛你。''

聽到顧依依的話,小糰子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了燦爛的笑容,一雙烏黑明亮的眸子也彎成了月牙兒。

''我也愛孃親!''

''真乖。''

顧依依摸了摸小糰子那軟軟的頭髮,一陣幸福從心底湧上了心頭,''看你這麼乖的份上,那孃親再告訴你一個好訊息好了。''

小糰子聞言,立刻好奇地問道:''什麼好訊息啊?''

''你要有一個弟弟或妹妹了!''顧依依笑眯眯地對著小糰子說道。

''弟弟?妹妹?''聽到顧依依的話,小糰子不由得愣住了,然後立刻驚呼道:''孃親,你說的是真的嗎?我真的要有弟弟或者妹妹了?''

“自然是真的,喏,他/她就在孃親肚子裡,過上幾個月你就能親眼看見了。”

小糰子張開了小手想要摸一摸顧依依的肚子,可是又怕傷到還未出世的小寶寶,臉上流露出一抹糾結。

顧依依微微一笑,牽起小糰子的小手放在掌心,“小糰子,以後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弟弟或者妹妹哦。”

小糰子迅速點頭,一本正經道:“孃親放心,以後好吃的我都會留給弟弟妹妹的!不過他們還小,不能吃太甜的東西,牙齒會壞掉。也不能吃辣的,辣的太刺激了……”

顧依依見小糰子掰著手指頭開始計劃今後要怎麼對弟弟妹妹好,心都快要融化成了一汪溫泉。

能有一個這樣乖巧懂事的孩子,她無疑是極其幸運的。

顧依依正想要好好誇一誇自己的小寶貝,可是腹部突然傳來的劇痛令她變了臉色。

“孃親!孃親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孃親是不是不舒服,我這就去叫人過來!”

小糰子說著便要去找人,顧依依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極力扯出一抹微笑,“小糰子彆擔心,孃親冇事,隻是胎動而已,一會兒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真的嗎?”

小糰子還是很擔憂,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顧依依,本想伸手給顧依依把脈,卻被顧依依拉住,''小糰子乖,你就放心好了,孃親真的冇事,你快回房間補上你今天落下的功課吧。''

''可是......''

小糰子仍舊還是很擔心顧依依。

顧依依笑著安撫他,''小糰子,真的冇事,孃親保證。''

小糰子扁了扁嘴,儼然是一副捨不得顧依依的模樣,小聲道:“那我回去了,孃親一定要好好休息!等我把今天夫子佈置的練習寫完就去找孃親。”

“好,孃親等你。”

顧依依溫柔地摸了摸小糰子的頭頂,看著小糰子一步三回頭地往書房走去。

待到小糰子走過拐角後,顧依依的腹部傳來的疼痛感越來越劇烈,臉色也越來越蒼白,她的額頭上甚至已經滲透出了豆大的汗珠。

顧依依深吸一口氣,努力剋製住體內翻滾的那股疼痛感。

可惜,越是忍耐著,顧依依體內的疼痛感卻越發的嚴重,顧依依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身子也因為疼痛而微微顫抖起來。

看到顧依依的反應,一旁的彩霞嚇壞了,趕忙跑上前扶住了顧依依的胳膊,''小姐,您冇事吧?小姐......''

''我......我冇事,彩霞,你去幫我端杯熱茶進來。''顧依依虛弱地朝著彩霞吩咐道。

''好的,奴婢這就去。''

彩霞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顧依依咬緊銀牙,努力地控製著腹部的絞痛,她的眉宇之間滿是隱忍和痛苦的表情。

待彩霞離開後,她才伸手撩起袖口。

看到手臂上蔓延的鱗紋越來越多,顏色越來越深厚之後,顧依依臉色一沉。

她必須想辦法壓製體內的血脈波動才行,同時,又不能傷到肚子裡的孩子,隻有這樣,她才能保證孩子平安出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