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笑而不語,什麼酸兒辣女,那隻不過是一種迷信而已。

不過,顧依依並未反駁什麼,而是麵帶微笑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不管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都是我最親愛的孩子,我都喜歡的緊。”

''孃親放心,不管是弟弟還是妹妹,我都會做一個好哥哥的!''小糰子拍著胸脯,信誓旦旦地說道。

“嗯,孃親相信小糰子,不管今後發生任何事情,你都要記住你今天說過的話。”顧依依的心裡冇來由的慌亂,總是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彩霞察覺顧依依的神色不太對勁,上前一步道:“小姐,小世子年紀尚小就已經懂得照顧弟弟妹妹,可真是懂事啊。”

顧依依認同地點了點頭,眸色溫柔,“小糰子是個男孩子,將來是要成為男子漢的,從小就要言而有信才行。”

“孃親放心!我絕對不會讓孃親失望的!”

''嗯,孃親放心吧!''小糰子粉嫩玉琢的小臉上滿是堅定的神色,讓顧依依和彩霞看的皆是心中一暖。

單純可愛的孩子總是能輕而易舉地治癒和舒緩大人心中的煩悶與暴躁,顧依依也不例外。

“小糰子真乖,來,再吃一顆果子吧。”

說著,顧依依就往小糰子的唇邊遞了一顆紫色的果子。

誰知這回小糰子卻不主動迎上去了,反而向後縮了縮,怯生生道:“孃親,這個果子不會跟方纔那顆一樣酸吧……”

聞言,顧依依愣了愣。

她倒是不覺得這紫色果子酸,可是方纔她也不覺得那青色果子酸。

想著,顧依依向彩霞投去了詢問的目光。

彩霞忍俊不禁,“小姐和小世子放心,這些果子裡麵隻有方纔那青果很酸,其他的都是極甜的。”

“呼——那就好那就好。”

小糰子這才放下心來,就著顧依依的手將果子給咬在了嘴裡。

紫色的果子在被咬開的一瞬間汁液橫流,甜甜的味道讓小糰子滿意的眯起了眼睛。

顧依依看著小糰子那心滿意足的模樣心中有些好笑,輕輕地用衣袖擦了擦小糰子唇角的果汁。

“你說說你,吃個果子怎麼還能吃到嘴巴外麵去?”

小糰子聽出了顧依依語氣裡的揶揄,不滿地撅了撅小嘴,“孃親~你又笑話人家!”

顧依依捏了捏小糰子鼓鼓的臉頰,手感滑膩溫潤,好似一塊上好的羊脂玉一樣。

“我們家小糰子長這麼可愛,可真是隨了我,就是這眼睛,更像你爹爹一點。”

顧依依端詳了一會兒後得出這麼一個結論。

“哪有?人家明明是更像孃親一點。”

小糰子雙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又摸了摸顧依依的麵頰,更加確定自己還是更像顧依依一些。

顧依依笑了笑,捏了捏他肉乎乎的臉蛋,“是是是,小糰子像孃親。”

聽到顧依依讚同自己,小糰子笑的更開心了。

顧依依不由的失笑,隨後轉頭看向彩霞,問道:''太子府那邊有什麼動靜嗎?”

她把太子妃打了,趙紫妍肯定會去找太子告狀的,說不定,還會去宮裡告禦狀,她還是需要防範一番才行。

彩霞搖了搖頭,''冇有什麼特殊的動靜,小姐放心吧,太子殿下並非是不明事理的人,而且論輩分,您還是太子的九皇嬸呢,就算您動手打了太子妃,太子也不敢拿您怎麼樣的,再說,這件事本就是太子妃和小皇子出口傷人在先,這次就算是陛下也未必會偏袒他們。''

聞言,顧依依點了點頭,她倒是不擔心太子會如何,她擔憂的是,趙紫妍會在太子耳邊嚼舌根。

雖然她並不怕趙紫妍告訴太子,但是她也不想在這件事上跟太子結仇。

太子這個人,雖說見麵的次數不多,但對他的印象還是不錯的,而且,看得出來,他與禦千夜的關係似乎也不錯,要是因為自己跟太子的關係搞僵了,這也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不過,這並不代表什麼人都可以欺負到她的頭上,她顧依依可是很愛記仇的,這次的事,仔細一想,她總感覺是有人故意在挑撥離間,她倒是要好好查查,究竟誰纔是幕後的主使者。

''孃親,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小糰子見顧依依陷入沉思,忍不住喊道。

顧依依回過神來,笑道:''冇事,孃親在想一些事情罷了,對了,流煙呢?怎麼不見流煙的影子?''

顧依依轉頭,看向彩霞問道。

之前,流煙幾乎都是寸步不離的,今天倒是一天都冇見著她。

這讓顧依依有些奇怪。

''哦,流煙姑娘今早便出去了,好像是被王爺派出去了,到現在都還冇回來,不知道她是去做什麼了,也許是去辦其他的事情吧!''彩霞猜測道。

聞言,顧依依輕輕頷首,正想說話,卻聽見外麵隱隱的喧囂聲。

“外麵這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由於之前心裡頭一直不安定,故而顧依依如今格外注意不同尋常的情況,生怕自己錯過什麼重要的事情。

彩霞見顧依依的神色嚴肅,立馬拂了拂身子道:“小姐莫急,奴婢這就去問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嗯,你快去快回。”

顧依依深吸了一口氣,抓著小糰子的手也緊了不少。

小糰子握緊了顧依依的手,“孃親,你不要著急,這是宸王府,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聞言,顧依依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微笑,“小糰子說的對,這是宸王府,不會出事。”

不一會兒,彩霞就回來了,而隨她一起回來的還有前些日子纔買回來的奴隸阿摩。

隻見阿摩低垂著腦袋,而彩霞也是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

顧依依意識到事情是跟阿摩有關,瞧見阿摩那害怕的模樣,便軟和了語氣道:“阿摩,發生了什麼事?你同本王妃說,若是有人欺辱你,本王妃自當會為你做主。”

聽見顧依依的話,阿摩的眼眸明顯亮了一下,可是轉瞬又變得黯淡。

顧依依的眸中劃過一抹瞭然,看來被她猜中了。

阿摩這是被人為難了。

想到這兒,顧依依的心裡便升起了一抹惱怒。

倒不是因為她有多喜歡阿摩,隻是因為阿摩很有可能跟她一樣,也是鮫人。

同類被人欺辱,顧依依的心情自然說不上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