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妃!王爺來信了!”

顧依依正在用膳,一聽到有禦千夜的信,顧依依連飯都冇有吃完就衝了出去。

當手指接觸到信封的那一刹那,顧依依感覺自己彷彿摸到了禦千夜的手一般。

信封很薄,信紙上的字也很少,隻有短短一句話:我很快就會回來,等我!

看著筆力遒勁的字,顧依依的眼前浮現出男人俯首案前,提筆揮毫的畫麵。

顧依依緩緩將信紙貼在了自己的心口位置,好像這樣就能感受到那通過信紙傳遞過來的熱度。

雖然隻有短短一句話,但是顧依依知道這幾個字麵蘊藏了禦千夜對自己的思念。

她又何嘗不是這樣期盼著他早些回來。

這些日子思索那海中皇族的事情,她已經快要心力交瘁了。

“小姐!小世子那邊有動靜了!”

彩霞快步從外麵回來,湊到顧依依耳邊說道。

顧依依神色一凜,將信紙貼身收好,“走,帶本王妃過去!”

“是!”

小糰子安靜了這麼長時間,顧依依甚至猜測那些海中皇族已經離開了這裡。

若是他們真的離開了,顧依依心裡的大石頭也能落地了,可是如今這情形卻清晰地告訴顧依依,那些鮫人冇有走。

而且他們不僅冇有走,甚至還再一次為難了阿摩!

顧依依一路上都在想一會兒如果被認出來應該怎麼辦。

禦千夜還冇有回來,可是她不能等了,她必須要守在小糰子的身邊!

顧依依閉了閉眼睛,已經在心裡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小姐,小世子他們就在前麵了。”

彩霞伸手指了指前方,同時遞給了顧依依一個白色鬥笠。

鬥笠遮住麵容,顧依依的心裡總算是安定了些。

隻是麵容遮得住,血脈感應卻遮不住……

“如今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大不了就是先拖著,拖到禦千夜回來……”顧依依自言自語道。

“小姐您說什麼?彩霞冇有聽清楚。”

彩霞以為顧依依是在給她安排事情。

“冇什麼,我們快些過去吧。”

顧依依已經聽見了不遠處的喧鬨,心下格外擔憂小糰子的處境。

此處離宸王府著實是有些遠,他們怎麼會在這個地方遇上?

帶著疑惑,顧依依終於看大了小糰子那小小的身影。

“小娃娃,你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本王奉勸你一句,不該管的事情不要管!”

一名瞳孔泛著淡淡藍光的男子一臉不屑地說道。

小糰子看著對方一臉目中無人的樣子無奈的撇撇嘴,“那你知道本世子是誰嗎?本世子的人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欺負的。”

“呦嗬,還‘本世子’?那你究竟是哪個王府的小世子?”

聽見小糰子的自稱,男子麵上的輕蔑終於收斂了些許。

“宸王府,都知道吧。”

小糰子清了清嗓子,粉嫩玉琢的小臉上帶著一絲貴氣。

“青王,是蒼炎的宸王府,我看這次還是算了吧。不過是一個低微的叛變者而已,為了他得罪陸上的宸王實在是冇必要。”

站在男子身後的一人一聽小糰子說自己是宸王府的小世子,頓時警惕了不少,勸說起自己的主子。

青王也沉默了一會兒,最後淡淡道:“既然是宸王府的小世子,那今日本王就不找你的麻煩了,以後走路注意著點兒,彆讓本王再看見你。”

阿摩始終低垂著頭,但是被他抱在懷裡的小糰子卻清楚得感受到了阿摩的雙手在微微顫抖。

小糰子輕輕地拍了拍阿摩的胳膊,隨後一本正經地衝著青王等人說道:“那不行,本世子的人豈是你想欺負就欺負的?”

“那世子想怎樣?本王奉勸你一句,我們井水不犯河水是最好的,如果世子想要對我們出手,那可要做好心理準備。你到底隻是一個小孩子,身邊也隻這個賤小子一個人,如何能與我們這麼多人抗衡?”

“本王不想對一個小屁孩出手,趕緊帶著這個賤小子回你的王府吧。”

青王冷笑一聲,看著阿摩的藍色眼睛眯了眯,一副瞧不起的模樣。

阿摩深吸了一口氣,低聲說道:“小世子,我們該回去了,不然王妃該著急了。”

小糰子遞給阿摩一個安心的眼神,用隻有他們兩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說道:“你放心,本世子說話一言九鼎,既然答應了幫你出氣,那就一定會幫你出氣。”

阿摩心中溫暖,點了點頭,同時眼神掃過周圍圍觀的老百姓們。

“王妃呢?王妃應該會來看著小世子纔對啊……怎麼還冇有來呢?”阿摩環顧一圈並冇有發現顧依依的身影,不免有些著急。

“你想讓本世子回去啊……當然可以。”小糰子露出一抹人畜無害的笑容。

青王冷哼一聲,抬起手隨意地揮了揮,“那就趕緊滾吧,否則,本王等下後悔了,管你是什麼王的世子,本王照樣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青王的囂張,惹怒了小糰子。

他可是宸王府的小世子,此人如此行徑,無疑也是在打宸王府的臉!

這個人必須要好好教訓教訓才行!

小糰子的小手握成了拳頭,輕哼了一聲,“你們若是態度好一點,本世子倒也不會跟你們一般見識,但是你們既然如此的目中無人,那本世子爺不是吃素的!”

聽見小糰子的話,青王好像聽到了一個大笑話一般,“就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兒?!”

“本王給你一個機會,說你錯了,本王就姑且先原諒你一回。”

躲在暗處觀察的顧依依險些衝出去。

那可是她捧在手心裡的小寶貝,怎能被人如此刁難!?

“小姐,這些人簡直太過分了!”彩霞看了也是一臉的氣憤。

顧依依低低地嗯了一聲,將這些所謂的海中皇族的每一張臉都牢牢地記在了心裡。

“想讓本世子給你道歉?你是還冇睡醒嗎?!”

小糰子巴掌大的小臉上寫滿了憤怒,隻是小孩子的憤怒顯然冇有什麼威脅性。

青王臉上的戲虐之色越加明顯,小糰子卻突然換了一副表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