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顯形的效果發作時間很短,如果你們再不去找個地方好好躲著,那就等著在所有人麵前現出原形吧!隻是不知道在這個地方,你們會不會被人直接當成怪物給亂刀砍死!”

阿摩的話讓青王臉色煞白,隨著鱗片在身上浮現,周圍的百姓也被嚇了一跳,看著青王等人的目光中也滿是震驚的神色。

有些膽子大的百姓手上拿著各種各樣能夠當作武器的東西緩緩靠近青王等人。

“主子,我們必須得趁著雙腿還在趕緊離開這裡,若是繼續拖下去,隻怕今日我們真的有可能會被他們打死在這裡啊!”

“閉嘴!本王能不知道嗎!?我們走!”

青王惡狠狠地看了一眼小糰子和阿摩,“你們給本王等著,本王總有一天會再親自登門拜訪宸王府的!”

“滾!”

“醜八怪滾出蒼炎!”

“快滾啊!”

“叫囂什麼醜八怪!快點給老子滾出蒼炎!”

……

“多謝小世子。”

阿摩放下了小糰子,朝著小糰子跪下行禮。

小糰子甜甜一笑,拉起阿摩,“不用謝,孃親不方便出麵,那本世子身為孃親的乖孩子,自當要為孃親解憂的。更何況你是我們宸王府的人,更不能被其他人欺負了去。所以啊,本世子幫你是應該的。”

阿摩重重地點了點頭,將手握成拳放在心口的位置,“阿摩今日在此發誓,將會用一生來回報小世子相助之恩,能得小世子的信任,是阿摩的福分。”

小糰子伸手要抱,阿摩立馬抱起了小糰子。

“阿摩,你說那些人為何會突然那麼慌張,那水有什麼名堂?他們身上突然出現的東西是跟那水有關係?”

小糰子看了看自己手裡的碧綠色草葉,疑惑地問道。

“小世子有所不知,那些人並非是尋常人。這草浸泡過的水對尋常人來說冇有什麼不同,但是對他們來說就不一樣了。如果內服這種藥草,他們甚至有可能會死。”

說到這兒阿摩的眼神閃爍了一下。

小糰子想了想,忽然把手裡的藥草給扔了出去,阿摩不明所以,“小世子這是做什麼?”

“你跟他們是不是一類人?”

“是,小世子是怎麼知道的?”

小糰子掰著手指頭,“他們認識你,而且聽起來你們似乎來自一個地方。既然他們會被這株藥草影響到,那你應該也會被影響到吧。”

“小世子說的冇錯,我的確和他們來自同一個地方,也確實會被這株藥草影響到,不過我的血脈淡薄,所以收到的影響不大,就算是吃了也不會死。”

小糰子搖了搖頭,“那也不行,總歸還是對你不好。本世子抓了那藥草,你還是把本世子放下來,本世子先去淨個手。”

阿摩心中觸動,站在小世子的身旁守著。

“小世子,您一直帶著小的去各種醫館是為了什麼?”

這些天,阿摩跟著小糰子來往了不少的醫館,隻是每一次他都隻能再門外等著,所以並不知道小糰子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算了,告訴你也無妨,不過你要保證,你絕對不會告訴本世子的孃親!”

小糰子轉過身,用一雙亮晶晶的眸子緊緊地盯著阿摩。

阿摩:“……”

怎麼辦?

王妃交代在先,可是如今小世子也要他保密,這可如何是好……

阿摩臉上的糾結著實是有點明顯,小糰子瞭然,歎了口氣,“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隻是確實不能告訴孃親,既然你很為難,那本世子也就不強迫你了。”

“多謝世子!”

聽見小糰子的話阿摩這才鬆了一口氣。

顧依依和小糰子都於他有恩,要他從這兩個人裡麵選擇一個實在是太困難了。如今小世子願意給他一個台階,真真是解決了他的難題。

阿摩緩緩撥出一口氣,繼續抱起小糰子前往下一個醫館。

而在他們都冇有看見的地方,顧依依和彩霞正默默地注視著他們離開的背影。

“小世子可真聰明,竟然懂得借用百姓們的輿論力量逼退那些人。”

彩霞由衷地感歎道。

顧依依讚同地點了點頭,“這裡畢竟是蒼炎的地界,如今蒼炎與西陵交戰,禦千夜作為戰神,守護著蒼炎百姓們的安寧,百姓們自然不能忍受有人說他們英雄的壞話。”

說著,顧依依抬手摸了摸放在自己心口位置的信紙。

禦千夜……你一定要早些回來啊……

“小姐,您還要繼續跟下去麼?”

彩霞見顧依依冇有返回宸王府的打算,有些詫異。

顧依依偏過頭,“這些日子小糰子和阿摩都去了哪些地方?”

彩霞想了想,“其實也冇有什麼其他地方,隻是每次都會去不同的醫館。”

“醫館?”

顧依依皺了皺眉,心裡有些擔憂。

難道是小糰子生病了?

“對,醫館,除了醫館之外,小世子冇有再去過其他地方。”

“好,我知道了。彩霞,你跟隨我悄悄跟上去看看,小糰子有可能有事瞞著我,我有些不放心。”

“是。”

彩霞見小糰子最近總是跑各種醫館,心裡也是有的擔憂的,隻是顧依依交代過不能讓小世子發現,所以她也不敢現身。

顧依依和彩霞耐著性子在醫館對麵的茶館裡喝茶,直到小糰子和阿摩離開後才快步走入了醫館中。

“兩位是來看病的?”

醫館裡招待客人的小二見到顧依依和彩霞後立馬迎了上來。

“我們不是來看病的,我們隻是想要問問方纔那個小孩子來這裡都問了些什麼,他可有生病?”

“這……”

小二聽見顧依依是來打聽其他病人的情況頓時起了疑心,支支吾吾地不願意回答。

見狀,顧依依有些著急道:“你放心,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想問問那個小孩子有冇有生病?他為什麼要來找你們?”

小二猶豫了一會兒,低聲道:“二位還是請回吧。你們打聽的那個人可是宸王府的小世子!”

“宸王那是什麼人啊?那可是蒼炎的戰神!你們打聽戰神的兒子,當心掉腦袋!”

顧依依歎了口氣,抬手摘下了鬥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