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二凝視著顧依依那絕色容顏,下意識地嚥了口唾沫。

“本王妃乃是宸王府的王妃,問你小世子的事情也隻是擔心小世子有冇有生病,你把情況如實道來即可。”

小二一聽顧依依的身份,迅速的收回了看顧依依的目光。

開玩笑,當今整個蒼炎誰人不知宸王極其寵愛王妃。

自己方纔那般打量王妃,不會被宸王給砍了吧!?

小二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小命不保,就害怕的發抖。

顧依依安撫道:“你不用害怕,你把事情如實報來即可,本王妃不會怪罪於你。”

小二這才鬆了一口氣,領著顧依依和彩霞走進了內室中。

“先生,這二位是來瞭解方纔宸王府小世子的事情的。”

小二將顧依依和彩霞領到了一個老人麵前後便退了出去。

老者打量了顧依依一會兒後,問道:“這位姑娘也是宸王府的人吧。”

顧依依微微一笑,“老先生如何得知?”

老先生摸著鬍子,“我那小徒兒素來害怕招惹到位高權重的人,他知道那小孩子是宸王府的小世子,自然畏懼的緊,不敢將小世子的事情抖露出去分毫。”

“可是如今他卻將二位給領了進來,那麼二位肯定也跟宸王府有關,而且老夫猜測,二位在宸王府應該還地位不低,不然出賣宸王府的小世子,他也不會有好果子吃。”

彩霞聽完老先生的推測之後拍了拍手,“小姐,這位老先生雖然年紀大了,但是腦子還很好使。”

顧依依麵色平靜,“老先生猜的不錯,我是宸王妃,前來是為了問問老先生世子為何而來。不知老先生可否告於我?”

老先生並未回答顧依依的問題,而是眯著眼睛盯著顧依依,直到看的顧依依有些反感的時候纔開口道:“老夫本來也不清楚世子的那些問題究竟是從何而來,如今見到王妃,老夫倒是徹底明白了。”

聞言,顧依依一驚,“老先生這是何意?!難道小世子所問之事還與本王妃有關?!”

老先生笑了笑,倒了一杯茶放在顧依依麵前,“王妃請用茶。”

顧依依按捺住心中的好奇與緊張,將茶水一飲而儘後繼續追問道:“老先生幾句不要同本王妃賣關子了,有什麼事情還是請直說吧。”

老先生聽了搖了搖頭,“不是老夫不願意告訴王妃,是這件事老夫就算告訴了王妃,也冇有用,隻會給王妃徒增煩惱。又或者,王妃自己心裡其實很清楚自己的情況。”

這番話說的模棱兩可,聽的彩霞事雲裡霧裡的,怎麼也繞不明白,可顧依依卻突然一下子明白了。

她控製著自己的聲音保持平穩,“彩霞,你先出去,本王妃要同老先生單獨談一談。”

“那小姐自己小心。”

彩霞一步三回頭,對於顧依依一個人留在房間內的決定有些放心不下。

顧依依示意彩霞放心,“我心中有數,你在外麵等著即可。”

“那好吧,小姐你可千萬要小心啊。”

彩霞最後看了顧依依一眼,關上房門守在了門外。

顧依依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儘量變得平心靜氣,“老先生!現在您可否告知本王妃您方纔所言究竟是何意了?”

老先生歎了一口氣,無奈道:“宸王妃,老夫就算不告知於你,你的心裡也應當是清楚的。”

“這樣吧,老夫先給你把把脈,或許……還有一絲可能性。”

老先生的話讓顧依依的心頭一片冰涼,“好。”

白色的絲綢搭在顧依依的手腕上,不過片刻,老先生便將絲綢取了下來,搖了搖頭,語氣頗為無奈,“哎,不是老夫不願意醫治,是宸王妃你這病症著實是無解啊……”

聞言,顧依依麵上的血色刹那間褪去。

她本就是個醫術高超的人,願意讓老先生看看也無非是心存一絲僥倖罷了。

可如今,這一絲僥倖也被這個老先生給硬生生的掐斷了。

“本王妃知道了,所以小世子前來也是為了本王妃的病症?”

顧依依有些疑惑,小糰子是怎麼知道自己的身體出了問題的?!她記得自己並冇有在小糰子的麵前表現出什麼異常。

老先生點了點頭,就在顧依依準備同老先生告辭的時候,老先生卻突然給了顧依依一個辦法。

“宸王妃,老夫有一個問題,如果宸王妃願意如實告知,那或許,老夫還知道一個辦法能夠給王妃解憂。”

顧依依詫異地挑了挑眉,紅唇微抿,思索了片刻後才說道:“好,本王妃會如實告知。”

“老夫想要問問宸王妃,王妃可是一個純正的蒼炎人?”

顧依依瞳孔微縮,她冇有想到這個老先生居然在短短的時間裡就看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如果自己的鮫人族身份這麼容易就能被人看出來,那麼那些從海裡來的皇族想要找到自己不過是時間問題了。

難道自己真的就要這樣被人帶走嗎……

顧依依的小臉發白,一雙杏眸裡的震驚難以遮掩。

老先生生怕顧依依誤會自己的意圖,急忙解釋道:“宸王妃不用擔心,老夫已經一把年紀了,不會拿此事要挾王妃,也不會多嘴告訴任何人。”

顧依依這才稍稍安下心來,她回頭看了看門口的方向,這才低聲迴應道:“老先生所言不錯,本王妃……的確不是尋常人,不過老先生是如何發現這一點的?!”

老先生摸了摸自己的白鬍子,“實不相瞞,老夫並不是土生土長的蒼炎人。老夫以前一直住在海邊,曾有幸遇見過一名鮫人女子,而她,後來也得了與宸王妃相同的病症。”

“其實也不能算是病症,她告訴我說那是她們鮫人族的詛咒。”

“老夫直到現在也不能接受鮫人族的身上居然會有如此惡毒的詛咒!後來她過世了,老夫就決定遠離大海那個令人難過的地方,到了大陸深處。”

雖然老先生的語氣毫無波動,但是顧依依卻感受到了那掩蓋在平靜之下的痛苦和憤怒。

是啊……怎麼會有如此惡毒的詛咒?

顧依依的手下意識地撫摸到了自己的小腹上,雖然現在還感受不到什麼,但是顧依依知道,那裡正孕育著一個小小的生命,那是她和禦千夜的結晶。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