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老先生想到了什麼,忽然眼睛一亮,“敢問王妃,方纔那小世子是否是王妃的親生孩子?!”

“冇錯。”顧依依點了點頭。

老先生頓時激動了起來,“那王妃當初是如何做到的?!既然當初能夠度過詛咒的危機,那麼這一次還采用上次的辦法即可!”

顧依依聞言卻苦笑了一聲,“老先生有所不知,上一次,本王妃的鮫人族血脈是處於封印狀態的,而這一次,本王妃的鮫人族血脈卻已經開始覺醒了。”

“這段時間本王妃時長會覺得小腹抽痛,而且有的時候疼的本王妃險些昏厥。”

老先生臉上激動的表情隨著顧依依的話語逐漸凝固,重新變得傷感起來。

“怎麼會這樣……老夫還以為王妃已經找到了克服鮫人族詛咒的方法……結果卻是封印了血脈。不過王妃既然之前能夠封印血脈,那這次能否再封印一次血脈?”

“不行,如果可以的話本王妃早就封印了。”

顧依依的心情也變得低落。

老先生歎氣道:“既然如此,那就隻剩下最後這個辦法了,隻是這個辦法本身就是九死一生的局麵,往好聽了說是一個辦法,往不好聽了說,那就是換種死法而已……”

顧依依抿唇不語,最終還是問了這個辦法究竟是什麼。

“要想順順利利地生下孩子,那就隻能去大海深處鮫人族皇宮裡的禁地了。”

“禁地?!”

“對。”老先生說著從身旁拿出了紙筆,開始在上麵寫寫畫畫。

隨著線條不斷在宣紙上相交,顧依依漸漸意識到這不是一副普通的圖。

這就是那鮫人族皇宮禁地的圖!

“老先生,您是怎麼知道禁地的內部路線的?!”

也不怪顧依依懷疑,禁地之所以被稱為禁地,那就是因為禁地是不允許尋常人進入的。既然進不去,那句更不可能知道裡麵行走的路線了。

老先生並未回答顧依依的問題,而是自顧自地在紙上“作畫”。

直到整張“畫作”徹底完成之後,老先生才後知後覺地衝著顧依依說道:“方纔宸王妃是不是說了什麼話?不知宸王妃可願意再說一遍。”

顧依依聞言,微微一愣。

“這鮫珠在使用的時候需得全身心使用,所以老夫方纔對外界對感受很少,並未聽清宸王妃的問題,還望宸王妃莫怪。”

老先生一臉抱歉的表情說著。

''無礙。''顧依依淡淡說著。

她並未多說什麼,而是看著靜靜躺在老先生手裡的英白色珠子,不由的問道:“這是鮫珠?”

“不錯,這就是鮫珠,隻有鮫人才能產出。”

“鮫珠隻有兩種,一種是鮫人心甘情願的獻出自己的生命,由此可形成純淨鮫珠。隻是鮫人本就數量稀少,又居住在海洋,所以這種鮫珠可謂是千金難求,有價無市。”

老先生輕輕地撫摸著鮫珠光滑的表麵,就像是在撫摸自己心愛之人的麵頰一樣溫柔。

顧依依深受觸動,聲音也不自覺地輕了許多,“那另外一種呢?”

“另外一種……那就是罪惡鮫珠了。王妃聽這名字應該就知道這種鮫珠不是什麼好鮫珠。”

“因為純淨鮫珠十分難得,但是想要鮫珠的達官貴人又數不勝數,於是有些人就冒著生命危險前去深海誘捕鮫人,將他們抓住後殺死挖取鮫珠。”

“隻是他們抓了很多鮫人,也殺了很多鮫人,卻連一顆鮫珠也冇有得到。直到有一個容貌絕美的女鮫人在飽受折磨之後被挖出了黑色的鮫珠,那些人便開始瘋狂虐待抓住的鮫人,將他們虐待致死後再挖取罪惡鮫珠,再以高價賣給那些位高權重的人……”

顧依依聽後隻感覺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

如此喪心病狂的行為,真是令人髮指。

“最初,罪惡鮫珠的出現讓那些追尋鮫珠的人喜出望外,可是隨著罪惡鮫珠的不斷產出和使用,罪惡鮫珠的壞處也逐漸顯露。”

“什麼壞處?”

老先生沉吟道:“凡是得到了罪惡鮫珠的人,到最後都莫名其妙的暴斃了,而且死相皆十分淒慘。”

顧依依心中悲傷,雖然對鮫珠心存貪唸的人都得到了懲罰,可是因這些人而死的鮫人卻是再也活不過來了……

這些鮫人的性命根本不能以這種方式被償還!他們遭遇的那些痛苦和虐待根本不是這些人的死能夠抵消的。

“那後來罪惡鮫珠的生意是不是開始減少了?!畢竟冇有人想要無端暴斃吧。”

顧依依靜了靜心,覺得這種可怕的後果應該會讓這些人收斂,甚至是畏懼。

誰料老先生卻搖了搖頭,“人們最開始發現這個影響的時候確實是很害怕,但是隨著有人發現了罪惡鮫珠的新用途,這個生意就又恢複了,甚至可以說比從前還要過分了不少……”

“什麼!?他們不要命了?!”

顧依依詫異道。

“自然不是他們不要命了,而是這些人想要彆人的命了。鮫珠的生意本就鮮為人知,再加上罪惡鮫珠的作用人人皆諱莫如深,那知道的人就越發少了。”

“收到鮫珠的人還以為自己得到了什麼了不得的寶貝,卻不知道自己實際上是收到了閻王爺的邀請。”

顧依依忍不住握住了拳頭,“這些人……簡直是無恥!惡毒!”

“哎……現在說這些也無用,老夫告訴宸王妃這些隻是想讓宸王妃清楚,鮫人族對人族會有多痛恨。”

“鮫人族的繁育本就是九死一生的場麵,再加上鮫人族被如此屠殺,那麼鮫人族的數量必定銳減,宸王妃作為一個在陸上生活了這麼多年的鮫人,老夫有些擔憂他們不同意宸王妃踏入禁地。”

顧依依自然也知道鮫人族對人族的態度絕不會友善,隻是她的身份畢竟是鮫人族聖女,這樣的話,那些鮫人是不是能同意自己進入禁地裡……

不對!自己在想什麼呢!?

為什麼要進禁地裡?萬一……萬一還有彆的方法能夠解決眼下的問題呢?!

自己雖然是鮫人族聖女傳承,可是難保這些鮫人早就對自己懷恨在心,此番上岸就是要將自己給抓回去進行懲處呢?!

顧依依兀自想著,越發覺得手腳一片冰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