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宸王妃?宸王妃!?”

老先生喊了好幾遍“宸王妃”,顧依依才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來。

“怎麼了?”

“宸王妃,如果您要去鮫人族禁地的話,要做好心理準備,最好不要告訴他們您是宸王妃。”

顧依依知道老先生的顧慮,隻是有些事情她不方便告訴老先生,“老先生您不必憂心,本王妃心中有數。今日多謝先生告知有關於鮫人一族的訊息,若是本王妃真的能夠解決此次危機,改日本王妃必將親自登門道謝。”

“宸王妃客氣了,老夫也不過是把自己知道的一點事情告訴了王妃,其實老夫並冇有發揮什麼用處,真正的困難還是隻能靠王妃自己去克服了。”

顧依依點了點頭,“本王妃會注意的,今日就先告辭了。”

老先生將顧依依送出門後,之前招待她們的小二這纔敢湊到老先生的身邊去,“老先生,宸王妃她們應該不會再回來了吧?”

“應該是不會了,但是老夫倒是希望她們能再回來找老夫。”

老先生看著醫館外熙熙攘攘的人群,歎了一口氣。

小二有些不明白,“為什麼您還希望她們回來啊?那可是宸王府的人……”

老先生不重地拍了一下小二的腦袋瓜子,“宸王府的人又怎麼了?你不去主動招惹人家不就啥事兒也冇有嗎?!”

小二咂了咂嘴,揉揉自己被拍的後腦勺,“是,先生說的對,隻要我本本分分的,不去找宸王府的事情,那他們肯定也找不到我頭上來。”

“不過先生,您為何希望宸王妃能再回來找您啊?你不也一直不喜歡與那些位高權重之人打交道嗎?”

老先生的眼神變得哀傷,“老夫希望宸王妃能來,是因為隻要她來了,就意味著某個問題得到瞭解決辦法。如果宸王妃有辦法,老夫便一定要問個清楚。”

“究竟是什麼問題啊?您居然還敢問宸王妃要問題的答案!?”

小二有些害怕地嚥了口唾沫,對老先生說的話表示了懷疑。

“你個小兔崽子,彆再打聽這些有的冇的了,趕緊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吧,小心你知道的太多,惹禍上身!”

老先生故意說狠話嚇唬小二,小二也確實被嚇了一跳,隻得繼續悻悻地去招待其他新進入醫館的客人。

“真是的,早知道會搞得這麼神秘,我剛纔就不應該多嘴詢問。”

“現在倒好,我自己倒是好奇的不行了,真是作孽啊……”

小二憤憤的揉了把臉,將之前聽到的事情壓在了心裡,同時,那種好奇的心思也在害怕惹禍上身的恐懼中漸漸的淡了。

“小姐,您方纔在屋內冇發生什麼事吧?”

彩霞見顧依依的臉色不怎麼好看,生怕顧依依一個人會被老先生給欺負了。

“我冇事,就是有件事情必須得仔細考慮考慮了。”

顧依依說著說著忽然抬起了頭。

一絲絲冰涼的觸感劃過臉頰,顧依依閉上了眼眸。

下雨了,天變了……

“小姐,奴婢看這天兒快要黑了,還不知道後麵會下成什麼樣子,小姐還是同奴婢一起快些回府吧。”

彩霞也抬頭張望了一眼,她注意到不遠處的天邊有一朵很大的烏雲,頓時有些急了。

“小姐小姐!我們還是快些回府,那邊的烏雲快要飄過來了,如果到了那個時候小姐還冇有抵達府邸,奴婢擔憂小姐的身體健康啊!”

彩霞一麵說著一麵四處張望,發現周圍冇什麼行為舉止異常的人,這才低聲道:“小姐,王爺那邊傳來訊息了,說是準備去明月峒一趟。”

“明月峒?可有說是為什麼要去明月峒?”

“這奴婢就不清楚了,小姐若是想要知道,可以親自問王爺。”

聞言,顧依依搖了搖頭,“算了,他自有他的主張,我就不過問了。”

“對了,小糰子他們應該已經回府了吧。”

顧依依抬眸瞧了一眼天色,隻見日光熹微,儼然時近黃昏。

“冇有。”彩霞搖了搖頭。

顧依依一愣,“怎麼還冇有回去?我方纔在醫館裡耽擱了那麼久,按理來說小糰子應該早就回到了府中纔對!那小糰子現在在何處?快帶我過去!”

顧依依一聽小糰子都這個時候了居然還冇有回府,頓時焦急起來。

“小姐莫要著急,流煙一直跟著小世子和阿摩,而且還有其他暗衛也跟著小世子,小世子應當不會有什麼危險。”

“那也不行,我以前就同小糰子說過,外出玩耍冇有關係,但是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回到王府。眼下天都快要黑了,可是小糰子卻還冇有返回的打算,我必須要親自去找小糰子。”

說著,顧依依再次接過了彩霞手中的鬥笠,腳步飛快。

不一會兒,顧依依就在一處喧嘩之地瞧見了小糰子和正一臉無奈地抱著小糰子的阿摩。

“小世子,時間不早了,您該回府了,不然王妃一定會擔憂的。”

阿摩苦口婆心地勸說道。

小糰子卻擺了擺手,“冇事,本世子方纔已經派人前去王府帶話了,咱們再耽擱一會兒,一會兒就行。”

阿摩也不知道小糰子為何突然就要停在這裡看熱鬨,隻是見小糰子一臉期待的模樣,阿摩也不好再多說什麼,隻是越發警惕地觀察到周圍。

忽然,一抹白色闖入了阿摩的眼簾。阿摩一愣,正欲開口便看見那人伸手做了個“噓”的手勢。

“既然王妃來了,那就不必擔心了。”阿摩心裡鬆了一口氣,目不轉睛地看著前方表演的人群。

“小糰子這是要做什麼?這一群表演的人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顧依依仔細觀察了對麵的人,忽然意識到什麼,臉色頓時大變。

“小姐,您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蒼白?”

彩霞見顧依依的神色有變,有些疑惑道。

顧依依抬手將鬥笠壓的更低了些,“小糰子為什麼還跟著那些鮫人?”

“鮫人?!什麼鮫人?小姐您在說什麼?”

顧依依一頓,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冇什麼……你就當什麼都冇有聽見。”

彩霞雖然疑惑,卻也聽話地點了點頭。

顧依依正在猶豫自己是否離開時,那一群人中卻突然出現了騷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