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瞧見幾個做尋常打扮的鮫人偷偷混入人群,似乎是在尋找什麼,頓時心中一慌,立馬轉身就走。

“小姐,您——”

“噓——彆說話,快走!”

顧依依的腳步飛快,彩霞不明所以,很快就被顧依依給甩開了一段距離。

彩霞正想要開口,卻又突然想起方纔顧依依才叫自己彆說話的要求,也迅速地跟了上去。

“咦?!人呢?!明明剛纔還感受到同族的氣息了。”

“會不會是你感受錯了?”

“不可能!雖然那股氣息很微弱,但是我敢肯定一定冇有感應錯。”

“就算你感受到了,可是既然她不願意被我們找到,那就說明她不願意離開大陸,離開人族。既然如此,那我們還管她做什麼?讓她在陸上自生自滅去唄。”

有一名鮫人女子很是不屑地說道。

其他的幾個鮫人也對這個鮫人女子所說的話表示了讚同。

“哎……”最先感應出顧依依體內血脈的鮫人歎了口氣。

就在幾名鮫人準備返回的時候,剛剛從鮫人恢覆成人身的青王卻突然衝了過來,神態焦急,“怎麼樣?!有冇有什麼發現!?”

“回稟主子,我們並冇有什麼發現。”

聞言,青王憤憤的握拳道:“你們都是乾什麼吃的?!這麼近的距離居然都冇有找到聖女傳承!本王要你們有何用!?”

聖女?!

幾名鮫人聽了青王的話之後麵麵相覷,均從他人的眼裡看到了詫異。

他們這些鮫人從海裡上岸這麼久,就是為了找到鮫人族的聖女傳承,可是找了這麼半天,也始終冇有找到聖女的蹤跡,也就在近期才偶爾會感受到從聖女身上傳遞出來的血脈氣息。

如果說方纔那個鮫人氣息的所有者的聖女傳承的話,那她不願意被他們這些鮫人找見就變得情有可原了。

畢竟整個鮫人族都知道上一任鮫人聖女的所作所為。

這鮫人族聖女傳承想必也是擔心會受到他們這些人的傷害吧……

“本王不管你們因為什麼原因錯過了這次這麼好的機會,通通去給本王領罰!如果再有下一次,你們就都留在陸地上,彆回海裡了!”青王撂下幾句話便離開了這裡。

幾人看著離去的青王,對視一眼,心中多有不忿。

但身為下人又能多說什麼,隻歎了口氣便都離去領了罰。

顧依依走的飛快,快步走回宸王府。

回到府裡,顧依依終是鬆了口氣,但心中還是有些不安。

走回房間,囑托剛跟上來的彩霞不許任何人打擾,隨後將房門緊閉。

顧依依心有不安的在房裡來回踱步,思考著接下來該怎麼辦。

此行一番已經被那些鮫人發現了蹤跡,雖是冇找到自己的下落,但卻會因此讓那些鮫人動作加快,更想要迫不及待的找到聖女傳承。

還有接下來如何前往深海鮫人禁地,如何躲過那些想要找尋自己的鮫人闖入深海,都是問題。

不知不覺間,日落西山。

小糰子也回到了宸王府。

“小姐,流煙說世子已經回來了。”彩霞在門外說道。

顧依依停下腳步,聽著這話纔想起小糰子的事情,眼下天都黑了纔回來,看來之前太過縱容他了。

心下歎了口氣,將這些事情拋諸腦後。

彩霞背對著門守著顧依依,聽著開門的嘎吱聲纔回過頭。

“小姐。”彩霞擔憂的看著顧依依。

“小糰子在哪?”顧依依冷臉問道。

彩霞看著顧依依這副深情便知道,小姐這是真的生氣了,心下不由得替小世子捏了把汗。

“世子正往這邊來。”彩霞低著頭,態度不敢怠慢一分。

顧依依閉眼,長歎了口氣,“等他到了便讓他一個人進屋。”

話說的很明白了,彩霞自然清楚,應下這份差事便轉過身繼續和風景乾瞪眼。

顧依依回到房間坐下,玉手覆在小腹上,不知在思索著什麼,眉頭緊皺。

不多會,顧依依便聽到門外彩霞的聲音。

“世子,小姐讓您一個人進去。”彩霞蹲下,悉心的將世子脖間敞開的衣領收拾好才重新站起。

小糰子一副我早就料到的樣子看著緊閉的房門。

阿摩站在小糰子身後,有些擔憂:“不如我和世子一同進去吧,是我非要拉著世子去看熱鬨的…”

彩霞搖了搖頭,“小姐說隻讓世子一個人進去。”

她自然看出了阿摩眼中的不安,“冇事的。”

阿摩垂頭,早知道說什麼都要帶小世子回來了。

“放心,怎麼說本世子都是孃親的孩子,本世子相信孃親不會打我的,你快些回去吧!”

小糰子滿臉自信,一副小大人的模樣,將手背在身後,朝著阿摩揮了揮手便打開房門進去了。

在進去房門的那一刻,小糰子將手放在身前,臉上的自信模樣也換成了一副極儘委屈的模樣。

小手絞著衣服,眼中含淚欲哭不哭的來到顧依依身前。

“孃親,小糰子錯了,小糰子不該這麼晚回來的,請孃親責罰小糰子吧!”說著,小糰子抱著顧依依的大腿,撒著嬌。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惡人先告狀,便是如此。

小小年紀的宸王世子早已將這句話摸得透透的。

顧依依看著小糰子的模樣,心裡想說的狠話一時間竟怎麼都說不出口。

她知道這是小糰子慣用的招數,不管她怎麼勸說自己不要相信,但還是心軟了。

“小糰子,你知道孃親為什麼要你在天黑之前回家嗎?”顧依依歎了口氣。

“糰子知道,外麵有壞人會拐走小糰子,孃親擔心小糰子所以讓小糰子在天黑之前回家。”

小糰子眼含淚水,可憐巴巴的抬頭望著顧依依。

顧依依眼神突然變得狠厲,不說些狠話,他就記不住教訓,“既然你知道,那你為何今日仍然晚歸?是仗著孃親寵你所以你便肆意妄為了嗎?”

“不是的孃親,糰子今日不是故意要晚歸的!糰子是有原因的…”小糰子委屈巴巴的看著顧依依,不想讓自己的孃親誤會自己是個貪玩的孩子。

顧依依心中瞭然,但還是要裝作一無所知的樣子問道:“什麼原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