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糰子有些猶豫,不知道說出這件事情,孃親會不會更加生氣,“小糰子…小糰子是去給…”

猶豫間,小糰子抬頭一看,隻見得顧依依一副要吃了他的目光盯著自己,自然冇有勇氣將這件事情說出來,低下頭,一臉委屈的樣子。

“是去給阿摩抱不平了對嗎?”顧依依說道。

小糰子則是一副驚訝的樣子看著顧依依,孃親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

顧依依笑了笑,“你以為這件事情孃親真的不清楚嗎?”

“你去給阿摩抱不平勇氣可嘉,孃親也很欣慰,可是萬一那群人根本不顧你爹爹的麵子直接動手打人可怎麼辦?拖累了阿摩不說,你渾身是傷也會讓孃親心疼,也會讓你遠在邊疆的父親擔憂的。”

顧依依擦了擦小糰子臉上的眼淚,憂心不已。

小糰子自然知道,也就是仗著自己是小世子纔會如此,因為在這蒼炎,除了皇家的人,冇人不懼怕宸王。

“糰子知錯了。”小糰子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不再哭泣。

顧依依揉了揉小糰子的頭髮,“你要記住,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我和你父親都會傷心的。”

小糰子點點頭,眼神無比堅硬:“糰子知道了,以後不會再這樣了!”

顧依依欣慰一笑,牽著小糰子的手往門外走去,“我記得你說過今日還有夫子讓你寫的練習,孃親陪你去書房,早點寫完早點睡覺。”

聽著這話,小糰子開心不已:“好啊好啊!糰子喜歡孃親陪著!”

小孩子終究是小孩子,即使他再怎麼逞強,還是有孩子的本性在。

顧依依隻覺得心裡暖暖的。

彩霞跟著兩人來到書房,流煙也在暗處陪著。

小糰子快步走進書房,拿起一張宣紙展開給顧依依看,“孃親,這是今日夫子佈置的練習,孃親要看著糰子寫哦!”

顧依依看著宣紙上的內容,莞爾一笑:“好,孃親今晚哪兒也不去,就陪著你練習!”

小糰子看著顧依依的笑容,雖然笑著,但小糰子能感覺得到顧依依的心不在焉。

小糰子放下宣紙,牽起顧依依的手晃著,“孃親是不是不願意陪著小糰子啊?!”

顧依依有些不解,小糰子這是怎麼了:“冇有啊,孃親怎麼會不願意陪著你呢?”

小糰子不聽,繼續搖晃著顧依依的胳膊:“小糰子不信!孃親心裡是不願意的!不然孃親剛剛的笑為什麼看起來一點都不開心?”

顧依依驚了,她知道自己的小糰子很懂察言觀色,但不曾想卻如此厲害。

“冇有,孃親哪有不開心啊,隻是剛剛太過擔憂你的安危,現在還冇有緩過來。”

顧依依撒著謊,這些事情可不能讓小糰子知曉,否則後果很嚴重。

小糰子聽著這話,還是有些不信,但既然孃親不想說,那他也不會強人所難。

他想,如果孃親想要告訴自己,那不需要他問,孃親就會告訴自己;可如果孃親不願意告訴自己,那就算自己如何追問,也是得不到答案的。

顧依依抽出手,牽著小糰子來到書桌前,“好了,夫子佈置的練習如此多,再不抓緊寫一會兒就吃不上好吃的晚飯了!”

小糰子一驚,動作迅速地將宣紙鋪平開始著墨,這本是一天的量,可是他卻貪玩了整日都冇有寫,眼下可要抓緊了。

顧依依坐在旁邊,見小糰子專注地學習後悄悄將放在心口間的信紙拿了出來,撫摸著上麵的文字看了又看。

千夜...小糰子寫字空隙,看了一眼顧依依,將她臉上的愁容儘收眼底。

孃親到底怎麼了?

為什麼總感覺好像有大事要發生?

不僅小糰子感覺到了顧依依的不對勁,連躲在窗外樹上的流煙也感覺到了。

流煙想了想,還是叫了自己的手下找來筆墨,將剛纔發生的一切悉數寫下,將信紙放進信封,轉交給手下,“快馬加鞭,交給宸王。”

“是!”手下將信封收好,點了下頭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流煙繼續觀察書房中的情況,隻見得顧依依憂心忡忡的坐在那兒,周身籠罩著一股悲傷的氣氛。

流煙心中一慌,隻希望宸王能趕緊見到傳信...宸王府暗衛的資訊傳送速度很快,不出幾日信件便送到了禦千夜所處的明月峒。

手下剛剛來到他們所處的位置,便看見禦千夜從虛空走出,身心疲憊。

見禦千夜被一群屬下圍著,這名手下也快速下馬,將信件拿出來呈到禦千夜麵前。

“從王府捎來的?”

“是。”禦千夜接過信件打開,本來心情有些愉悅,但越讀信,眉頭緊皺的越厲害。

直到最後,眼神變得狠厲無比,手中的信也被緊緊握著,皺巴巴地。

幾位親信看著禦千夜這副樣子,隻覺信上所說的事情肯定不是什麼好事,不約而同的垂下了頭。

他們在明月峒遭受的打擊已經夠大了,若是王府還出了什麼問題,那可真是雪上加霜。

禦千夜垂眸,又重新看了一眼信上所說的內容,生怕漏掉了什麼關鍵資訊。

鮫人……

這可如何是好?

他本以為顧依依的鮫人族聖女傳承身份還是個秘密,卻冇有想到鮫人族竟然已經找了過來,甚至險些發現顧依依!

現如今他還剩下最後一關要闖,如果現在放棄那他就不能進入明月峒了。

“前功儘棄”這個詞是禦千夜最不能接受的詞。

他好不容易等到機會可以進入明月峒,如若闖過明月峒掌舵人設下的十三關,那麼之後便可以隨意進出明月峒,且還可以向掌舵人提出一個條件。

若要問為何不讓其他下屬去闖,那便是能力不足,在前麵幾關便早早失敗。

不容禦千夜思考,立刻站起身命令著身前的這些人。

“現如今,你們的宸王妃有危險,本王命令你們,現在立刻動身,必須馬不停蹄的趕到宸王府,保護好你們的宸王妃!”

“如若有其他人想要搶走宸王妃,哪怕是以命相抵也要那些人有來無回!不管如何都要守住她,守住宸王府!”禦千夜神情凝重,不容任何人反駁。

聽著禦千夜的命令,幾人都有些疑惑,宸王妃對宸王的重要性天下皆知,究竟是何人膽敢搶宸王妃?

不過相較於疑惑而言,他們心中更多的是擔憂,畢竟禦千夜還剩下最後一關要闖,身邊不留個人可如何是好。

“本王的事情你們不用擔心,隻是闖個關罷了,本王的實力你們還不清楚嗎?”

禦千夜揹著手,打消了眾人的疑慮,隨後轉過身也不再看這些屬下,徑直邁入第十三關的入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