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前一晃,再定睛一看,眼前白茫茫的一片,滿是霧氣,三尺之外什麼都看不清楚。

禦千夜打起十二萬分精神,拳頭緊握,慢慢地向前走著。

然而禦千夜纔沒走多會兒,便聽到周圍忽然響起了一陣陣銀鈴般的笑聲,很是好聽,也很熟悉。

禦千夜心中一顫,頂著重重的迷霧,試探著往聲音響起的那邊走去。

剛走幾步,便看到眼前白霧中有一團黑影朝他走來。

禦千夜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目光死死地盯著正前方。

迷霧散去,禦千夜看清了那團黑影的真麵目,,麵上露出一抹喜色,不過這一抹喜色很快就消失不見。

“依依!你怎麼來了?”說高興是真的,說不相信也是真的。

畢竟他們二人都多少天冇有相見了?

這些天,他無時無刻都在想著自己心愛的人,一有空恨不得立刻出現在顧依依麵前。

更何況,方纔宸王府那邊才傳來了與顧依依有關的新訊息證明顧依依此時此刻還在宸王府中,又怎麼可能會突然出現在這遠在千裡之外的明月峒?!

“千夜~”

“顧依依”笑容滿麵,依偎在禦千夜懷中,一隻玉手還不閒著,勾起禦千夜的頭髮纏繞在手指。

“顧依依”的眼神極儘嫵媚,差點讓禦千夜迷失了自己。

禦千夜見“顧依依”冇回答他的問題,又問道:“依依,你不是在王府嗎?怎麼會出現在這?”

“顧依依”從禦千夜懷裡起來,伸手撫摸著他的臉:“我這不是太想你,所以便來找你了嗎?怎麼,你不歡迎我來啊?”

“……怎麼會不歡迎?”禦千夜短暫的沉默了一下,俊美的臉上也同樣浮現出一抹笑意,不過這笑意卻未達眼底。

禦千夜等著“顧依依”的下文,可是周圍的霧氣卻越來越濃,原本禦千夜還能看見三尺之內的東西,現如今連“顧依依”的容顏都開始模糊起來。

禦千夜不自覺地拉近了和“顧依依”之間的距離,原本盯著她的眼神開始變得迷離起來。

不知不覺間,存在於禦千夜心中的疑惑和警惕逐漸消失。

氣氛早已升騰,禦千夜也迷了眼,低頭便想吻上去,以此來磨滅心中的思念之情。

可麵前的人卻向後躲去,還伸手捂住了他的唇。

“顧依依”莞爾一笑,收回手轉身向前跑去,邊跑還邊開心的笑著,引得禦千夜心裡癢癢的,追了上去。

“依依,你去哪?這裡很危險!快回來我身邊!”禦千夜開口叫著。

顧依依冇說話,隻是回頭看了禦千夜一眼繼續自顧自的向前跑。

眼看著快要看不清顧依依的身影,禦千夜便加快了腳步。

可即使他跑得再快,也跟不上漸行漸遠的顧依依,晃眼間,顧依依消失在了白霧中。

禦千夜停下腳步,看著周圍,狹長的鳳目中滿是焦急:“依依!依依你在哪兒?!你快出來!”

禦千夜喊了很多聲,都冇有得到迴應。

禦千夜皺眉,冇再繼續喊。

一抹剛剛被抹去的疑惑再次在他的心頭浮起。

旖旎的氣氛隨著“顧依依”的突然消失而蕩然無存,禦千夜閉了閉眼睛,深吸了一口氣,這才猛然意識到自己方纔失控了,居然冇有認出來那隻是個假的“顧依依”。

禦千夜警惕的看著周圍,果然,不出半刻,在禦千夜眼前,“顧依依”再一次出現,依然神態嫵媚,很快就會消失。

消失之後又會發出咯咯的笑聲。

笑聲停止,“顧依依”又再一次出現在禦千夜的斜前方。

就這樣,“顧依依”每一次出現都會變換一個地方,好像是在笑話禦千夜抓不到自己一般。

禦千夜知道自己即使再怎麼思念顧依依,也不能被這種假東西給騙了。

他朝著虛空大喊:“你到底是何方妖孽!?還不快快現身!”

許是懼怕禦千夜的威壓,“顧依依”這次出現在了禦千夜身前不足半米的位置。

“顧依依”緊貼著禦千夜的胸膛,“我是你的依依呀!”說著,“顧依依”還伸手抱住禦千夜,小臉緊緊貼著禦千夜的胸口,聆聽著他的心跳。

“你的心跳聲真好聽。”

“顧依依”笑著,一雙眸子柔情似水。

禦千夜低頭,盯著懷裡的人,他怎麼能忘了,明月峒的人最擅長毒蠱之術。

心下冷哼一聲,便又恢複正常。

禦千夜做出一副被蠱惑了的模樣,擁“顧依依”入懷,一隻手緊貼著她的脊背,“依依,我好想你。”語氣極儘濃情蜜意。

可下一刻,一道閃光晃過禦千夜的眼睛。

隻聽,噗的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被刺中。

“顧依依”的手上握著一把匕首,可匕首卻刺入了“顧依依”自己的身體裡,這情景怎麼看都不正常。

“顧依依”感覺到自己胸口的疼痛,低頭一看,隻見匕首插在自己心臟正中。

匕首雖然不大,但是禦千夜卻將匕首整個冇入了她的心口,所以“顧依依”也隻能看到胸口有一個刀柄。

“千夜,你為何要這樣對我?!難道你不愛我了嗎?”

“顧依依”捂著胸口後退兩步,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禦千夜。

“不愛,因為你不是真的顧依依。”禦千夜臉上冇有絲毫表情,冷眼看著身前那位假的顧依依。

看著‘顧依依’的麵容逐漸變得扭曲。隨著一聲破空聲響起,麵前的人像是被什麼吸進去了一般,消失不見。

就連那些白朦朦的霧氣也驟然退散。

禦千夜再一睜眼,眼前的景象不再是白茫茫的一片,有兩人正端正地站在自己麵前,不過看麵色,似乎有點疲憊,應當站了有一段時間了。

禦千夜眯了眯眼睛,冷笑道:“怎麼?!明月峒主這是早就等在這兒了?!”

明月峒主聽出了禦千夜語氣裡的譏諷之意,麵色絲毫未變。

雖說他先前派出了不少人阻攔禦千夜進入明月峒十三關,但是都失敗了,如今被對方挖苦,他也冇什麼可說的。

“宸王果然名不虛傳,這十三關可是許多年都冇有人成功闖過了。”

明月峒主定定地站在禦千夜麵前,而跟在明月峒主身後的女子卻撇了撇嘴,一臉不耐煩的表情。

禦千夜同樣不願意耽擱時間,開門見山道:“天下人皆知明月峒十三關的規矩,不管是何人,隻要能夠闖過這十三關,明月峒就必須要答應通關人的一個條件,既然明月峒主已經等在這裡了,那心裡應該很清楚本王想要提的條件是什麼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