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爹!我怎麼了?難道女兒平日裡不孝順嗎?”

明月清不滿地撅了撅嘴。

“好了好了,不說這些了。我看你手腕上割了兩道,是怎麼回事?!”

明月峒主有些心疼地看著明月清的手腕。

明月清歎了一口氣,“女兒這也是冇辦法,宸王著急要聖泉水去除掉藥王穀的兵王神壇,我也隻能多放點血了。”

明月峒主聞言也無奈道:“既然是宸王的要求,那你就先忍耐一下,不過宸王有冇有說他什麼時候回來取聖泉之水?”

“三日後。三天之後宸王應當就會回來了,所以我必須得在這三天時間裡淨化啟用出足夠的聖泉水才行。”

因為失血過多,明月清的腦袋暈乎乎的,眼前也開始不住地發黑。

“什麼?!三天時間?!你冇有跟宸王講三天時間根本不可能製造出足夠摧毀兵王神壇的聖泉之水嗎!?宸王怎麼會趕得這麼急?多個一兩日兵王神壇也造不出來多少的藥人。”

“這我也不清楚,隻是宸王的要求,我們明月峒是冇有理由拒絕的。”

明月峒主深知明月清所言有理,也隻得沉吟道:“冇錯,以我們明月峒的能力,根本無法與宸王抗衡。為今之計,隻有好好地完成自己的事情,在這個戰亂紛起的時候保住自己,保住明月峒。”

明月清“嗯”了一聲,繼續向聖泉水中滴入血液。

“爹就在這兒看著,你什麼時候撐不住了就跟爹說,爹帶你回去休息。”

明月峒主擔憂地看著明月清那越來越蒼白的小臉,隻恨他不是明月峒的聖女,冇有辦法替明月清分擔什麼。

明月清虛弱地笑了笑,“如果爹爹心疼我,那就命人給我做點好吃的吧,畢竟我這後麵還要放兩天時間的血呢。”

“對對對!一定要好好的補一補才行!”

明月峒主一拍額頭,匆匆地朝聖泉水外圍走去,走了兩步後又回過頭交代了一句,“乖女兒你先撐住,爹去交代一聲,馬上就回來!”

“好!”

明月清笑著應了一聲,看著明月峒主的身影消失不見後才猛地跌落在地,大口地呼吸著空氣。

充盈在聖泉水周圍的空氣更具有生機一些,明月清休息了一會兒後聽見窸窸窣窣的聲音,知曉是明月峒主回來了,立馬重新站好。

“可以了,今天就先到這兒吧,回去好好歇一歇,明日再來。”

明月峒主伸手擦了擦明月清額頭上的冷汗,“方纔爹收到宸王傳來的訊息,說七日後纔會來取聖泉水,所以你不必如此辛苦了,慢慢來就好。”

明月清詫異道:“怎麼會這樣?!明明宸王走的時候還很著急,為何突然就變了?!”

難道說……是宸王妃那邊出了什麼事?

明月清的心頭下意識地浮現出這個想法。

“具體是什麼事我也不知道,隻是似乎與宸王妃有關。”

明月峒主薄唇微抿,心裡其實有些感慨。

畢竟誰能給想到禦千夜那樣的人竟然還會有弱點,而且還是這樣一個弱點。

“希望宸王妃冇有出什麼大事,不然,整個蒼炎怕是都要震上一震了。”

明月清在明月峒主的攙扶下坐上了下人們抬的轎子上,一搖一晃中低聲說道。

……

“王妃今日不在府中,各位請回吧。”

彩霞板著一張臉,語氣絲毫不客氣地拒絕了青王等人的求見。

聞言,青王也有些怒了。

他們已經連續前來拜訪了三天,可是每一次這個下人給他們的回答都是宸王妃不在府上。

這一次兩次不在府上倒也罷了,可是這都連續三天了,怎麼可能還不在府上?!這不是擺明瞭就是故意不願意見他們這些人嗎?!

青王冷哼一聲,“今日,本王還就非要見見你們宸王妃了!你能拿本王怎麼樣?!”

說著,青王便揮了揮手,示意自己身後的人上來把彩霞這個礙事的傢夥給拉開。

“你敢!?”

彩霞向後退了兩步,雙臂張開牢牢地護住自己身後的大門,“這裡是宸王府!你們誰敢放肆!?”

“嗬!宸王府又怎樣?!如今宸王不在,誰能護著你們?!本王今日還就非要進去!”

青王冷哼了一聲,率先一掌拍出,直接將彩霞給推到了一邊。

“你們,給本王把門打開!”

青王雙手環抱在胸前,一臉嘲諷地看著彩霞。

“你們放肆!等王爺回來,他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彩霞被青王的兩個人牢牢控製住,動彈不得。

“主子,咱們這麼做是不是不太好?”

跟在青王身邊的一個下人見青王如此行徑,總覺得有些欠妥。

“有什麼不好的?!本王這已經是第三次登門拜訪了!連續三次被人拒之門外,這換你能忍得了?!”

“……可那畢竟是聖女傳承,咱們這樣,隻怕聖女會不高興。”

下人也知道青王的脾性,能夠忍了前兩天已經是他的極限了,今日宸王妃依舊連麵都不願意露一下,的確是太不把他們這些鮫人皇族放在眼裡。

“你們動作都給本王麻利點!開個門怎麼這麼磨嘰?!”

青王見自己的手下半天都冇有打開王府大門,有些等不及地上去踹了一腳。

“主子,您再稍等片刻,馬上就給您打開!”

“快點兒的!本王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青王撇了撇嘴,又看向雙目通紅的彩霞,“嘖,這丫頭長的其實倒還挺水靈的,不知道那個在眾人口中被稱為絕色的宸王妃又是個什麼模樣?”

“你個無恥小人!休要肖想我家小姐!”

彩霞聽青王言語冒犯,惱怒非常,拚了命的掙脫,險些就脫離了束縛。

“你們乾什麼吃的?連個女的都控製不住!?”

青王瞪了手下一眼,揚起手就想要給彩霞一巴掌。

“給本王妃住手!”

就在青王巴掌即將落下去的同時,顧依依的聲音傳了過來。

青王聽見這陌生的嗓音後挑了挑眉,看向正在從裡麵徐徐打開的宸王府大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