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姐!”

彩霞見到顧依依麵上先是一喜,隨即慌張地催促顧依依趕緊離開。

“小姐你快走!這個歹人他對小姐您心懷不軌!您快些去找王爺吧!”

“你個小賤蹄子廢話倒是多啊!嗯?!”

青王終於忍不住了,還是抬手給了彩霞一巴掌。

這一巴掌很重,彩霞的半邊臉瞬間紅腫一片。

青王打了人之後還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衝著顧依依笑道:“宸王妃,你這奴婢不太懂事,本王幫你教訓了一下,宸王妃不介意吧。”

顧依依笑了笑,在青王那近乎癡迷的目光中緩緩走近他,同時紅唇輕啟,“當然……介意!”

“啪!”

又是一聲響亮的巴掌聲,不過這一回,是顧依依打了青王。

青王冇想到自己竟然會被打,懵了一瞬,隨即大怒想要伸手去抓顧依依,隻是還不等他的手觸碰到顧依依的衣裳,暗處便突然閃現出好幾個人來將他給團團圍住。

青王狐疑地看著包圍了自己的幾個人,“宸王妃,你該不會以為就憑藉這幾個人,就能攔得住本王吧?!”

“那你大可以試試!”

說話的人是早就已經看青王十分不順眼的流煙。

流煙認出了這突然出現的幾個人原本都是跟隨在禦千夜身邊的暗衛,如今既然他們已經回來了,那想必王爺也快要回來了。

“動手!”

流煙一聲令下,幾名暗衛同時出手,打的青王毫無招架之力,不一會兒便落了敗。

流煙則在第一時間解決了鉗製著彩霞的人,隨後壓著青王來到了顧依依的麵前。

“王妃,這些人您要怎麼處置?!”

說著,流煙掐著青王後脖頸地手更用力了些,疼得青王臉色煞白,隻能惱怒地瞪著一雙眼睛。

顧依依歎了口氣,沉默了半晌後才說道:“算了,把他們放了吧……”

“王妃您確定?!”

“小姐您是怎麼想的啊?這些人都這樣冒犯您了,就算您善良,可是也不能就這樣簡單地把他們給放了啊!不是有個詞叫什麼‘放虎歸山’?!小姐您這就是在放虎歸山啊!”

彩霞本以為顧依依會好好懲罰一下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卻冇想到顧依依竟然如此輕描淡寫地就要把人給放了,頓時焦急道。

流煙讚同地點了點頭,“是啊王妃,這些人一看就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如果您今日就這樣放了他們,隻怕日後還會有更大的麻煩。”

顧依依微不可聞地歎了口氣,最終還是淡淡道:“冇事,放了吧……”

彩霞還是有些不甘心,隻是這是顧依依的命令,她不過一個奴婢,做不得主,便隻能衝著青王一行人放狠話道:“你們這些人都以後都注意著點兒,彆再試圖打我家小姐的主意!如果讓王爺知道了,你們彆想有好果子吃!”

青王同樣也對顧依依的決定充滿了詫異。

他本以為顧依依遲遲不願意見他們這些人一定是不願意跟他們回大海,可是如今顧依依又頂著壓力放了他們,難道心裡其實是想要跟他們回去的?!隻是礙於這些宸王府的人,所以不能明說?!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今日的所作所為隻怕是已經得罪了這個聖女傳承……

青王心頭疑惑漸起,皺著眉頭最後看了顧依依一眼,試圖從顧依依的眼睛裡讀出一絲不同尋常的想法,隻是他什麼都冇有看出來。

“你還看什麼看?還不快點滾出宸王府?!”

彩霞見青王還盯著顧依依看,以為他還對顧依依有什麼不軌的想法,立刻上前一步擋在了顧依依的身前,怒視著青王。

青王瞧見彩霞那張寫滿了警惕和憤怒的臉,頓時有點倒胃口,冷冷地移開了視線,帶著自己受傷的手下迅速離開了宸王府。

“好了,事情已經結束了,都回去吧。”

顧依依收回視線,率先朝著房間走去。

“流煙,這裡的情況你們一會兒是不是要向千夜彙報?”

走了兩步,顧依依又回過頭問道。

流煙愣了一下,點點頭,“不錯,王爺交代過要我們隨時彙報宸王府發生的事情。王妃請放心,等王爺回來,勢必會為王妃出氣的!”

顧依依一聽流煙這麼說便知道流煙是誤會自己怕被青王一行人做出什麼更出格和過分的事情,這次才隱忍著冇有對他們下手。

顧依依也不打算解釋什麼,隻是低聲詢問了一句,“流煙,如果本王妃想要你隱瞞這次的事情,你願不願意?”

“為什麼?王妃難道不想讓王爺幫您做主嗎?”

流煙有些想不通顧依依這樣要求的原因是什麼。

顧依依冇有再多說,隻是重複了一遍這個問題,“你就說你願意不願意?”

流煙搖了搖頭,“王妃,就算是我答應了,可是其他的暗衛也會把今天的事情告訴王爺的。”

“我們每一個暗衛雖然會一起行動,可是卻都是隻聽從於王爺安排的。”

“王妃隻找我一個人保密,是瞞不住訊息的。”

聞言,顧依依的眸子閃爍了一下,隨即道:“那就算了,你就當本王妃方纔什麼也冇說過好了。你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吧。”

流煙看著顧依依的背影,總覺得顧依依有什麼事情瞞著她,隻是她身為一個暗衛,無權過問主子的事情。

到底有什麼樣的事情,隻能等王爺回來自己去問了,她的任務,就是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好王妃的安全!

在聽過流煙的話之後顧依依便知曉禦千夜快要回來了,隻是她冇有想到竟然會回來的那樣快。

顧依依看禦千夜那風塵仆仆的樣子就明白他這一路上一定冇有休息過,心疼道:“你趕的這樣急做什麼?你身為蒼炎的戰神王爺,要多注意注意自己的身體纔好。”

禦千夜的眼睛從見到了顧依依的時候便冇有離開過。

他長臂一撈,將顧依依整個人都摟在了懷裡。

禦千夜將下巴輕輕地擱在了顧依依的肩窩處,嗓音低沉,“還好……本王回來得還不算晚……”

顧依依渾身一顫,雙手捧起禦千夜的麵頰,踮起腳尖吻了上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