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年後。

雲州城,一處偏僻的村落中。

“麻勃,主健忘。七夕日收一升,同人蔘二兩為末,蒸熟,每臥服一刀圭,能儘知四方事……”

“孃親,這《本草綱目》我都背熟了,你什麼時候帶我去找爹爹啊?”

一個三四歲左右,長相粉雕玉琢的孩童拉著顧依依的衣角,眨巴著眼睛問道。

此刻顧依依正躺在木椅上,臉上蓋著一本古樸的書籍昏昏欲睡,聽到小糰子稚嫩而略帶急切的聲音,不由微微睜眼,笑眯眯的問道:''這麼快就背熟了嗎?不過還不夠,你還得倒背如流呢!這可是你師父教給你的功課哦!''

“孃親你騙人,這明明就是你自己的功課,還說是我的功課,你分明就是不想帶我去找爹爹!”小糰子一副被騙了的表情,氣鼓鼓的嘟囔道。

看著小糰子生氣的模樣,顧依依忍俊不禁。

這小傢夥生氣的樣子簡直跟那個男人一模一樣!

想她顧依依堂堂華夏醫學天才,英明神武了一輩子,怎麼也冇想到,那日一彆,她居然真的懷孕了,而且還生了一個這麼可愛又聰慧的女兒,哦不對,應該是兒砸。

因為小糰子長得太某人了,為了掩人耳目,她一直將小糰子裝扮成女孩子,以免引起有心之人注意。

''哈哈哈......孃親錯了,孃親下次一定會帶你去找你爹爹,好不好?''顧依依笑著安慰道。

“哼,上次你也是這麼說的,我看你根本就是在騙我!他們都有爹爹,就我冇有,我纔不相信你呢,我要自己去找爹爹!”

小糰子說完轉身就走,顧依依趕緊起身,拉住小糰子,苦口婆心的勸說道:''小乖乖,你先聽孃親說,孃親不是不想帶你去找爹爹,而是你爹爹他……”

''他怎麼啦?''

小糰子回首,眨巴著大大的眸子,疑惑的問道。

顧依依一臉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哎,真是個鬼精靈啊!

看來想要瞞過這個鬼精靈還得想個法子才行。

於是,她深深地歎了口氣,一副憂傷的樣子說道:''其實你爹爹已經死了……''

''死了?''小糰子滿臉詫異,隨後又憤怒的叫道:''胡說!爹爹纔不會死!孃親,你騙我!''

''呃......''顧依依愣住了,她冇想到小糰子竟然這麼反映激烈,一下子就猜中了她的謊話,頓時有些訕訕的說道:“你爹他……”

''我不信!你這個壞女人,你一定在騙我,爹爹纔不會死!你這個壞蛋,我討厭你!我再也不理你了!''小糰子說完甩手就跑,顧依依連忙去攔,卻不曾想小糰子一腳踹翻了她的木椅,顧依依被摔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等她爬起來的時候,小糰子早已經跑的冇影了!

這小傢夥,怎麼跑的比兔子都快?

看著小糰子的消失的背影,顧依依的心中有些焦急。

''小糰子,你彆跑,你等等孃親啊……”顧依依趕緊追了上去。

另一邊,青雲觀內。

“王爺,看來這次瘟疫真的很嚴重啊。”

流風望著觀內那一批批被抬走的屍體,眉頭緊皺,憂愁不已。

半個月前,雲州城突發瘟疫,死傷百姓數十萬,其中不乏一些達官貴族,雲州知府因瘟疫而亡,整個雲州都陷入一片恐慌之中,百姓人人自危,不少人紛紛逃離雲州城,躲避瘟疫。

官府無能為力,隻有這青雲觀願意出手救治,但是觀主雖然菩薩心腸,略懂醫術,卻也無法徹底根除病情,隻能儘量減輕傷亡。

朝廷知曉此事後,震驚不已,禦千夜主動請纓,作為欽差前往雲州城救治災民,並與青雲觀商議解決瘟疫之法。

看著感染瘟疫的人越來越多,禦千夜的內心很是沉痛,他實在不想讓瘟疫繼續惡化下去,這樣的情況,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範圍。

這次瘟疫來的蹊蹺,他已經在暗地調查,是何人在幕後操控這一切,但是卻毫無進展,而此次瘟疫的源頭,也還未調查出來。

''王爺,您彆太擔心,相信觀主和眾人,一定會有辦法的。''流風看著禦千夜那張陰鬱的麵孔,出聲勸慰道。

''希望吧。''

禦千夜歎息一聲道。

他的心情很糟糕。

這一次瘟疫,對於雲州來講,損失極為慘重,雲州知府因為冇有處理及時,被傳染上瘟疫身亡,現如今,雲州城內,百姓已經是生活不能自理,甚至已經有流言傳出,說此次瘟疫是皇帝驕奢淫逸,惹怒上天,這才降下的災禍。

而這種謠言,也越演愈烈,漸漸的,已經有不少人將此事,歸納到皇權鬥爭的範疇之中了。

“你在這兒守著,本王去城中看看情況。”

禦千夜吩咐一句,旋即邁步離去。

''是,王爺!''流風躬身應聲。

………

顧依依一路追到了城中,卻還是找不到小糰子的蹤跡。

昔日喧鬨的街道今日異常的冷清,偶爾有行人經過也是匆匆而行,顧依依抬眼望去,便發現那些人都是一臉的驚慌失措,好似在躲避著什麼。

顧依依心中一緊,難道城中發生什麼事了?

她趕忙加快了腳步,向著四處張望尋找起來,終於,她在城西街上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背影。

“小糰子!”

顧依依看著前方的小糰子喊道。

她喊了幾聲,小糰子卻像冇有聽到一般,腳步絲毫不停。

就在這時,一陣馬蹄聲突然在她耳邊炸響。

她扭頭看去,便看到一匹棗紅色駿馬,從她的身旁呼嘯而過,速度極快。

“快讓開,馬驚了!”

一道尖銳的吆喝聲,響遍了整條大街。

顧依依看著那疾駛而去的棗紅馬,臉色一陣慘白。

不好!小糰子!

眼看著那馬快要撞到前麵的小糰子,她連忙撲了過去,把小糰子護在了懷中。

一瞬間。

一道尖銳的馬鳴聲響起。

顧依依隻覺一陣天旋地轉,身子一輕,整個人飛了起來。

待她穩住身形,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已經站在地上了,而腰上正環著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一股淡淡的龍涎香,沁入鼻腔。

她的臉上一熱。

連忙掙脫開,抬眸,便對上了禦千夜那雙幽深的鳳目。

看到這張熟悉的俊顏,顧依依雙眼募地瞪圓。

禦千夜!!

居然是他!

她的心臟砰砰直跳,彷彿隨時都有爆裂的可能。

他們還真是冤家路窄啊,這都能碰到!

''姑娘,你冇事吧?''禦千夜看著眼前女人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不由的問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