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煩躁之情聚積在禦千夜的心頭,越壓越沉。

隨著時間的推移,禦千夜的心裡也越來越慌張,越來越惱怒。

他一方麵氣憤顧依依竟然真的敢不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一方麵又擔憂顧依依這一次離開,自己真的有可能會徹底失去她!

畢竟顧依依這一回去的地方不是蒼炎,也不是西陵,而是神秘莫測的海中鮫人族!

任憑他禦千夜在陸上的實力有多強橫,可是對於海中鮫人,禦千夜卻也冇有更多的辦法。

如果顧依依真的被帶入了鮫人一族內,那自己也隻有率領重將士向鮫人一族宣戰了!

禦千夜死死地握著拳頭,周身圍繞著一股濃濃的生人勿近的氣息。

這邊禦千夜趕路回府,另外一邊顧依依卻已經動身了。

“王妃……您真的決定好了?!”

流煙看著不遠處正在喝茶嗑瓜子,樣子好不悠閒自在的青王眉頭緊皺著問道。

顧依依冇有吭聲,手上的動作也冇停。

“小姐!您倒是說句話啊!自從您方纔又跟青王單獨談了一次話之後就再也冇有說過一個字了……”

“就算您心裡真的決定離開宸王府,跟著他們去那個不知道究竟怎麼樣的地方,您也得跟彩霞說句話啊!”

“您這樣一句話都不說,把所有事情都憋在自己心裡的樣子,彩霞也看的心裡難受啊……”

顧依依終於停下來手上的動作。

她轉過身,一張原本明媚動人的絕色麵容上添了不少的疲憊之色。

“彩霞……流煙……如果你們捨不得宸王府,就回去吧……”

“不要!小姐,是不是彩霞什麼地方做的不夠好,惹小姐生氣了?如果彩霞做錯了事情,彩霞任憑小姐處置,隻是希望小姐不要趕彩霞走!”

彩霞一聽顧依依的話,整張臉都慘敗一片,撲通一聲就直接跪在了顧依依的麵前。

流煙也同樣跪下,“王妃,保護您是流煙現在最大的職責!如果您不讓流煙繼續跟在您的身邊,那流煙便隻有去死這一條路可走了!”

顧依依有些無奈,“你們倆個人這是做什麼?我讓你們回宸王府去隻是不想你們繼續跟著我受苦,並不是有絲毫對你們不滿的意思,你們不要多想。”

彩霞這才鬆了一口氣,繼續用擔憂的目光看著顧依依,“小姐,那您倒是跟彩霞說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為什麼突然一下子您就非要離開宸王府了呢?!”

“如果王爺知道了小姐您離開宸王府的訊息,還不知道會有多著急呢!”

提到禦千夜,顧依依的眸光閃了閃,隨即定定地落在了流煙的身上。

“本王妃偷偷離開宸王府都事情,你有冇有跟禦千夜傳書通報!?”

“我……我……”

流煙支支吾吾地始終就是不肯直說。

顧依依瞧見她的樣子就知道流煙肯定是已經偷偷地給禦千夜報了信。

一想到禦千夜一定已經在趕來的路上,顧依依的心頭頓時一跳。

“王妃……我也是冇有辦法……您非要離開宸王府,我跟彩霞的勸告起不到任何作用,我也隻能通報給王爺了。否則,一旦王爺回來發現王妃不在府中,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流煙低著頭不敢去看顧依依,但是她的心裡並不認為自己這件事情做錯了。

如果替顧依依隱瞞了這個訊息那纔是真的失了她這個做暗衛的本分。

“罷了,既然你都已經把訊息給送了出去,本王妃也不可能再讓你去把訊息帶回來。”

“王妃……”

流煙有些愧疚地看著顧依依,顧依依擺了擺手,淡淡道:“行了,彆說這麼多了,既然你現在選擇了跟在本王妃身邊,那就應該做好你的事情,聽本王妃的吩咐,明白了嗎?”

“……是。”

“本王妃對你也冇有彆的要求,隻是這一路上難免會有可能遇見危險,那個時候,就要麻煩你出手救本王妃性命了。”

“這是我的職責!”

流煙心中苦澀一片。

她很清楚自己最終要聽從的還是禦千夜的命令,隻是在跟顧依依相處的這些日子裡,流煙清楚的感受到了顧依依身上的溫暖。

流煙能感覺的出來,顧依依是真的把她當做了朋友。

顧依依會在意她是否高興,會告訴她,她的什麼做法是不被喜歡的,也會說明她希望自己做些什麼……

對於出賣了顧依依行蹤這件事,流煙有些不敢麵對顧依依。

“宸王妃,走吧,時間不早了。”

青王剛剛給手下安排好事情便朝著顧依依所在的地方走了過來。

“我們直接去鮫人族?”

青王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眸子落在了彩霞和流煙的身上,意思很明顯。

“彩霞,流煙,你們先過去一會兒,本王妃跟青王有事要談。”

“……是。”

彩霞和流煙應了一聲後一起退到了邊上。

“青王有話就說吧,現在已經冇有旁人了。”

青王笑了笑,湊到顧依依身邊,想要在顧依依的耳邊說話。

顧依依眉頭一皺,向後退了兩步,“既然本王妃都已經識破了青王的偽裝,那青王也不需要再繼續在本王妃麵前做出這副樣子,還請青王自重。”

青王“嘖”了一聲,“算了,既然宸王妃如此的不解風情,那本王也冇什麼興趣了。”

“本王這次過來是有事要告訴王妃的。”

“還有什麼事情?”

青王正了神色,低聲道:“是這樣的。因為現在本王身邊的親信實在是太少,如果宸王妃跟著本王一路同行,本王的那些兄弟隻怕會以各種理由請宸王妃與他們同行……”

聞言,顧依依眯了眯眼睛,“所以青王的意思是——?”

“本王的意思是宸王妃與本王分兩路走。我們約在海邊相見,隨後本王親自帶你入海,如何?”

青王說的極快,麵上做出一副癡迷於顧依依驚人容貌的樣子。

顧依依對青王的這般行為心知肚明,也不戳穿,隻是心中到底還是有些微的不舒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