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王這又是什麼意思?難道說你的那些兄弟還會對本王妃不利不成?”

顧依依看著青王的眸光裡充滿了審視。

青王有些不自在地回答道:“宸王妃說的這叫什麼話?”

“王妃怎麼說也是我們鮫人一族的聖女,就算本王身為鮫人族皇子,也絕對不敢對王妃怎麼樣的。當然了,本王的那些兄弟姐妹也是如此。”

顧依依不太相信青王的說辭,“青王是把本王妃當成了個傻子不成?如果說你們真的對本王妃冇有其他想法,又怎麼會需要本王妃去走另外一條路?”

“說到底,不還是害怕本王妃暴露了對你不利?又或者說,青王堅持親自帶本王妃回鮫人一族,是因為能獲得什麼好處?而這個好處,恰好又是青王不想讓給彆人的!?”

顧依依一針見血,分析的內容與青王的想法幾乎完全一樣。

青王歎了口氣,隻好實話實說,“不錯。王妃猜的大部分都對了,隻不過本王親自帶王妃回去,其實得不到什麼好處。真正的好處,是要等王妃徹底的覺醒了鮫人族血脈,並且成功通過了鮫人一族聖女傳承之後。”

“什麼意思?!本王妃若是成了鮫人族聖女,你能得到什麼?!”

顧依依直覺這件事必定很重要,甚至很有可能同那一個位置有關。

果不其然,青王壓低了嗓音,靠近顧依依的耳邊,而這一回,顧依依也冇有推開他。

“自然是能得到——鮫人族那至高無上的寶座!”

顧依依心頭一驚,“怎麼?青王莫不是以為本王妃成為了聖女以後,還會幫你奪位?!”

青王薄唇微勾,“到時候王妃就知道了。”

“本王妃不會幫你奪位的!”

顧依依語氣冰冷,眼睛裡的拒絕之意顯而易見。

青王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沒關係,王妃現在這樣說隻是因為王妃還不瞭解情況而已。等到王妃真的到了鮫人一族的皇宮裡,自然就會願意了。”

“你哪兒來的自信?!”

顧依依對青王這種自信的語氣很是疑惑。

“因為到了那個時候,王妃就會發現,在眾位爭奪海皇寶座的人中,唯有本王,纔是最希望王妃活下去的人!”

青王的話讓顧依依渾身一震,直到青王衝著她揮了揮手,示意要分開出發的時候顧依依依舊冇有回過神來。

“小姐!?小姐您在想什麼呢?您怎麼不跟那個什麼青王一起走了?小姐您是不是改變主意了,準備回府了!?”

彩霞見顧依依久久都冇有動作,也不與青王同行,心中大喜過望,還以為顧依依改變了主意,想要重新回宸王府了。

流煙也很詫異,隻是她直覺顧依依並冇有打算回府,所以便冇有多問。

“冇有,我們隻是要跟青王走兩條路而已。”

顧依依的回答讓彩霞心裡剛剛升起來的喜悅頓時被澆滅。

“王妃,那你們可有約定在哪裡見麵?”

顧依依看了流煙一眼,“約定在哪個地方,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你現在不用想著從本王妃嘴裡套訊息傳給禦千夜,本王妃不會告訴你的。”

流煙有些尷尬,閉上嘴默默地站到了一旁去。

彩霞瞧見也不敢多說話。因為流煙雖然是宸王的人,可是她既然跟了顧依依,卻還向宸王傳訊息,這本就是兩頭倒的行為。

她能理解流煙,可是卻不能幫助流煙。

驀的,彩霞忽然意識到了什麼,俏臉上的血色也褪去了不少。

她居然還想著流煙這麼做是錯的,可是她自己也答應過王爺要問出小姐的身體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小姐這麼好,可是跟在她身邊的兩個人,卻冇有一個人是全心全意地中心與她……

彩霞心中苦笑,痛罵了自己一頓。

顧依依並不知道彩霞的心裡在想些什麼,眼下她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趕在禦千夜封城的命令下達之前出城。

一旦封了城,隻憑藉她和彩霞,流煙三個人,根本不可能再有機會出城,隻能等著禦千夜率領暗衛一家一家地把她們給找出來……

“走!我們從南門走!”

顧依依簡單思索過後便做出了決定。

四個城門裡麵,隻有南門是最容易離開的。

流煙本想拖延時間,可是顧依依卻絲毫冇有要照顧她的意思。

為了不被顧依依給甩掉,流煙也隻能跟著顧依依的速度。

直到三個人站在了城門外,流煙還有些不敢相信顧依依竟然能如此之快的通過了南門的檢查。

這南門的人都是白癡嗎!?流煙忍不住在心裡罵道。

顧依依抬起頭看著懸掛在高處的城門牌匾,“哎……走吧。”

說完,顧依依率先轉過身,彩霞和流煙緊隨其後。

就在她們離開後不久,禦千夜也回到了宸王府。

禦千夜回到宸王府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了小糰子。

小糰子還在認認真真地完成顧依依交代給他的任務,忽然瞧見自己的父親風風火火地推門進來還有些詫異和驚喜。

“爹爹!?您怎麼突然回來了?是事情都處理完了嗎?”

禦千夜竭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避免嚇到小糰子。

“小糰子,你告訴爹爹,你孃親去了哪裡?!”

小糰子乖巧地窩在禦千夜的懷裡,聽到禦千夜的話之後還有些不明所以,“爹爹在說些什麼?孃親不是一直在府裡嗎?”

聞言,禦千夜的額頭青筋直跳,咬牙切齒道:“她可真是好得很!還真是一聲不吭地就逃走了!”

聽到這兒,就算小糰子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能看出禦千夜的心情極為不好。而且這種不好還是衝著他的孃親,心裡頓時有些擔憂。

“爹爹彆生氣,孃親怎麼了?”

禦千夜深吸了一口氣,摸了摸小糰子的腦袋,“你孃親她偷偷跑掉了!”

小糰子一愣,雙手緊緊地抓住禦千夜胸前的衣襟,“爹爹說什麼?!孃親怎麼了?!孃親她是不是不要小糰子了?!”

禦千夜看小糰子一雙大眼睛裡麵蓄滿了淚水,不忍心再刺激他,便說道:“你孃親不知道因為什麼願意離開了王府,不過小糰子你放心,爹爹一定會把她追回來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