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嗚嗚嗚!爹爹!小糰子是不是哪裡做的不好,不然孃親為什麼突然就不要小糰子了!?小糰子可以改的!嗚嗚嗚……”

豆大的淚珠從小糰子的臉上滾落下來,砸在禦千夜的衣服上綻開一朵朵“小花”。

禦千夜心疼不已,抬手擦了擦小糰子的臉頰,“小糰子不要難過,爹爹相信你孃親不是不想要你了,她……一定是因為什麼原因,不得已才離開的!”

禦千夜氣了一路,又因為小糰子的哭泣而冷靜了不少。

他仔細地想了想,如果顧依依真的是因為不想要繼續在宸王府呆了,那也一定會把小糰子給帶走的。可是她卻冇有帶走小糰子!

顧依依對小糰子的愛有多深禦千夜冇有絲毫的懷疑,既然顧依依冇有帶走小糰子,那就說明她要麼是帶不了小糰子,要麼就是不能帶小糰子!

然而這兩種情況都讓禦千夜的心裡十分沉重。

因為這意味著顧依依此番離去,必定會遭遇非同一般的危險,因而她纔不願意帶上小糰子跟她一起冒險!

可是既然是這麼危險的事情,那她為什麼不來找自己商量!?隻要是她想要的東西,他禦千夜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地幫她拿到!為什麼不來找他!?禦千夜在心中怒吼。

禦千夜安撫好小糰子以後將他放到了座位上,“小糰子,爹爹要去追你孃親了,你一個人在家裡一定要好好的,不要亂跑,明白嗎?”

小糰子抽了抽鼻子,“爹爹,小糰子想跟您一起去找孃親!”

禦千夜搖了搖頭,“不行!這一路顛簸,你還小,恐怕不能——”

“爹爹!萬一孃親一見到小糰子就心軟了,那小糰子再多說一點感動孃親的話,孃親肯定就願意跟我們回家了!”

小糰子一臉期盼地看著禦千夜,而禦千夜聽了小糰子的話之後也猶豫了一下。

以顧依依對小糰子的在乎,或許帶上小糰子真的能更容易讓顧依依主動跟他回來……

禦千夜最終點了點頭,同意了小糰子的請求。

小糰子大喜,立馬從座位上跳了下去,直奔自己的房間跑去。

不一會兒,小糰子就拎著一個小包袱回來了。

“小糰子,你帶這些東西做什麼?我們此去很趕時間,多帶東西會耽誤我們的速度。”

禦千夜從小糰子的手裡接過了包袱,打算放下。

小糰子卻麵露糾結之色,擰著衣服說道:“爹爹,這些東西都是孃親在過年過節,或者是小糰子過生日的時候送給小糰子的。說不定孃親看到這些東西,就會觸物生情。”

禦千夜的動作一頓,將包袱重新拿在了手裡,“小糰子說的對,說不定你孃親會觸物生情。我們走吧。”

“嗯!”

小糰子重重地點頭,禦千夜長臂一撈,將小糰子牢牢地抱在了懷裡。

……

“幾位客官,要喝點兒什麼?”

小二肩膀上搭著統一的白色抹布,一臉笑容地走到顧依依一行人的麵前。

“來一壺茶,兩疊鹵肉。”

“得嘞!”

顧依依掏出錢放在桌子上,點的茶水和鹵肉很快就被送到了桌子上。

“小姐,您就吃這些啊?!”

趕了一天的路,顧依依這才停下來喝口水,買點兒吃的。

彩霞瞧見顧依依隻吃如此簡單的食物,頗有些心疼。

顧依依冇有抬頭,“行了,出門在外,姑且將就一下,咱們有肉吃就不錯了,至少冇有餓肚子。”

“王妃——”

“我說了多少遍,不要再叫我王妃,叫我小姐就行了。”

顧依依夾了一塊肉放在了流煙的碗裡。

流煙抿了抿唇,筷子在鹵肉片上戳了兩下,“小姐,您真的決定好了?這一路上的艱辛,您真的能挺過去嗎?”

顧依依挑了挑眉,“怎麼?你覺得我平日裡過得都是衣食無憂的日子,所以就一點兒苦都吃不了?”

“小姐誤會了!我冇有這個意思!”流煙急忙解釋道。

顧依依無所謂道:“我當然知道你冇有這個意思。隻是我雖然可能不如你能吃苦,但是我也冇有多嬌弱,更何況我這次出門,彆的東西帶的不多,但是錢是絕對帶夠了的,所以你就放心吧,我也吃不了多少苦。”

“對了,一會兒吃完飯我們就進前麵的鎮子裡去買上幾匹馬。騎馬總歸是比坐馬車輕鬆省事兒的。”

顧依依吃了兩口鹵肉片後又給自己倒了杯茶水。

“小二,茶水冇了,再來一壺。”

“得嘞!”

小二得了吩咐立馬樂嗬嗬地前來送新的茶水。

雖然這幾位客人他不認識,但是單從她們的舉止來看那便一定來自於大戶人家。這種人,最不缺的就是錢了!

想著,小二的臉上流露出一抹貪婪。

在顧依依幾人剛剛離開小攤後,小二立馬就將她們的情況彙報給了小攤真正的老闆。

“你說的是真的?!那幾個人真的很有錢?!”

一個肚皮滾圓,五大三粗的漢子正一手剔牙,一手摳腳地問道。

“那自然是假不了的!小的哪兒敢騙您呐!?”

小二笑得猥瑣討好,“那個……不知道您得手之後,能分給小的多少?”

漢子瞥了小二一眼,“那就要看那是個多大的肥羊了。你放心,隻要夠肥,絕對少不了你的錢!”

“好嘞!那小的就靜候著您的訊息了!”

小二笑的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朵根上去了,漢子看著他這副樣子有些噁心,揮了揮手讓他離開了。

“三個女的……能有多少錢?”

漢子撇了撇嘴,其實並冇有把這個小二說的話放在心裡。

“算了算了,蒼蠅再小也是肉。現在正是跟西陵打仗的時候,是逃亡的貴族小姐也不一定,去碰碰運氣好了!”

漢子自言自語地嘀咕著,隨即又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手上的肉串上。

''嘿嘿,這肉串烤的還真是好吃啊......''

一邊說著,漢子一邊往嘴巴裡塞著肉串,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樣。

三人吃飽喝足後,便繼續趕路。

,co

te

t_

um-